澳博app

国庆七十周我与东方红履带拖拉机的故事

  

  曹会智/文

  我的老家伊滨区诸葛镇西马村,在我小的时候,原本是叫诸葛公社马村大队的,土地归村集体所有,划分给了几个生产队,各队负责各自的农活。

  每天,我们第二生产队队长会在生产队饲养室门口的树下敲钟,集合大家,然后分派工作,各自去干活,晚上,有人负责在昏黄的煤油灯下记工分,年底生产队按照工分算贡献,进行各种粮食等分配。饲养室养的有马、牛,还有骡子,主要是用来拉车,有赶车的人扬鞭赶车拉东西,也有用来犁地或者耙地的。生产队经验丰富的队员,一般是青壮年男性,站在粑上,扬鞭赶着牲口在队上的土地里平整土地,这些扬鞭的队员,他们的工分是最高的,他们是“把式”。

  不过,我们小孩子更喜欢看履带拖拉机犁地,看着红色的“铁牛”在地里驶过,铁犁所到之处,入地很深,泥块顺着犁面翻开,犁面被磨得光滑铮亮,我们站在地边上,能看到泥块被快速翻起的景象,也能闻到新鲜泥块的味道,这种味道,总会被珍爱土地的人叫做泥土的芬芳,而我小时候是不知道的,只知道这个拖拉机很有劲,拖拉机手很厉害,甚至有一种仰慕的感觉。而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半个馒头的香甜。那时,我在村子里上育红班,家里清贫难得有白面馒头吃。有一天上午,村里的人给我们育红班拿来了白馍,每个孩子分了半个,说是大队给拖拉机手准备的,也给我们尝尝。我们看到白馍,喜出望外,直接用小手拿了吃,那种白馍的雪白、松软,更有入口时咀嚼时的香甜,至今让我难忘,让我对白馍无法忘怀,那是最美好的记忆。能天天吃白馍,就是儿时的美好生活了。而拖拉机手能吃白馍,就是当时大队对拖拉机手最大的尊重和礼遇。履带拖拉机是学名,我们小伙伴是叫它链轨拖拉机的,这是我对东方红履拖的最初印象。

  没有想到的是我大学学的是内燃机专业,毕业分配到第一拖拉机制造厂发动机一分厂,专门给履带拖拉机配套发动机,??4125发动机开始不断地技术升级,做到4130发动机,从装配工开始干起到技术员,到装配车间主任,试验车间主任,我与履拖的缘分就深了更多,也曾登上履拖,自己操纵履拖,驾驶履拖,在大院内行驶过,也总结过很多发动机的故障原因,也总结过发动机与拖拉机结合中“主离不分”的故障形态,其实,我与东方红履拖也已经无法分割了。

  曾经在家乡秋天的夜晚,听到过东方红履带拖拉机在村子南边的土地上作业的声音,那种声音极其熟悉,在乡村的夜里的显得特别的悦耳。听着声音的变化,我能猜测到它在地头转弯的变化,能感受到它的远近变化。

  后来,随着发展,履带拖拉机换了心脏,4125发动机被英国里卡多技术LR系列六缸发动机替代,我参与组织并见证了最后一台东方红4125发动机下线仪式,见证了东方红4125发动机的传奇,最后一台发动机,是60多万台发动机,也堪称一代经典了。

  如今,履带拖拉机逐步退出历史舞台,而东方红大中轮拖崛起,领先中国农机行业,继续为中国的农业机械化奉献着力量。

  过去的是历史,历史不会被忘记,也不应该被忘记。没有履拖的支撑,哪有中国农业机械化的今天?曾几何时,一台履拖的指标就价值一万元的,但一个产品总有它的生命周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无需过分慨叹。前些日子,一拖集团公司收回来一台履拖,准备参加今年建国七十周年的纪念活动。这个履带拖拉机的发动机是4125型号,还是涡流室的那种,缸体是1975年生产的,40多年过去了,用汽油机带动,还会动起来吗?谁都不敢拍胸脯的。柴油机公司奉命负责这台老爷车的恢复,同志们费了一点功夫清理,但起动机和发动机连接后,这台发动机竟然一下子就发动起来了,机声轰鸣,引来现场同志们的一阵欢呼。我在微信群里看到这个视频,听到久违的发动机声音,更是非常之激动,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铭记经典,开拓进取,转型升级,让历史传承,让东方红柴油机继续响彻在希望的田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