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做个智慧“懒”爸妈——林哈夫

  

  (图片来源网络)

  前一阵子,一对与孩子无法处理好关系的父母找哈夫求助。

  按他们的描述,夫妻俩都是非常负责任的人,很注重与孩子的关系而且给孩子的爱也足够充分。

  孩子一直听话乖巧,直到初中一年级开始却不知为什么经常向他们发脾气,成绩也开始直线下滑。

  孩子对他们说得最多的话就是:

  “你们别管我了好不好!”

  孩子的话让父母心疼、茫然又无奈。

  而面对这对心碎难受得一塌糊涂的负责任家长,我一边倾听他们的情绪,一边问了几个他们孩子小时候的问题。

  他们一边回答一边若有所思,直到第四个问题发现答案都是“是”的时候,妈妈终于忍不住哭了,因为这些都是她曾经做过的,甚至是亲手从孩子手上抢过来干的事情。

  以下就是那几个小问题:

  一,孩子自己舀饭弄脏衣服,干脆喂他吃算了;

  二,孩子绑鞋带打死结,以后就不买要绑带的鞋;

  三,孩子洗碗打烂一只,撵走他自己洗;

  四,孩子吃苹果一定要父母削,因为用刀危险;

  五,孩子第一次旅游,看他笨手笨脚的样子,干脆自己动手给他收拾行李;

  六,孩子成绩下滑,紧张得到处张罗补习功课。

  

  (图片来源网络)

  这时候爸爸忍不住插嘴说:“难道我们做错了?”

  我说:“你们没有做错,你们是在为孩子负责呀。当然,过于负责任的父母很有可能就会养育出无需负责任的孩子,接下来考大学你要为他选专业,大学毕业要到处张罗为他找工作。担心娶不到老婆要帮他相亲,找到了必须给他买房子,有了孙子还要为他带!也许这就是你们说的,给孩子负责任吧!”

  哈夫从旁解读

  孩子成长的路上,的确会遇到许多风浪和坎坷,这时候我们经常会忍不住插手,很容易会跳出来直接给他们明确的指引和正确的方法。

  爸爸妈妈当然认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是在为孩子负责,只是我们很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替代了孩子的成长,令他们失去了许多从经历当中学习的机会。

  上文当中,孩子之所以对着如此爱他而且负责任的爸妈发出怒吼,正是因为他在争夺自己的主动权和话语权,不愿意继续当父母手上的扯线木偶。

  说句真心话,负责任的父母是辛勤的、是善良的、是大爱的、是无私的。

  而另一句真心话就是,在高度负责任父母的背后,则是一直被高度关注的孩子,也可以称之为全方位无死角360度被阳光笼罩之下长大的小孩。

  上文所说的孩子正是如此,他们从小就被关注着,从身体营养到心理健康,从说话速度到面部表情,从走路姿势到站立仪容,从玩什么游戏到交什么朋友,从穿什么鞋子到买什么衣服......

  事无巨细都被放在温暖和蔼的阳光之下晾晒着,一直被一双双善良而负责任的眼睛无时无刻地关(jin)注(ding)着。

  

  (图片来源网络)

  当然,这样的孩子是幸运的,父母会力所能及地给他们提供最好的资源。

  譬如说上什么幼儿园、报哪个兴趣课、找怎样的好老师、入最好的重点班......我们会为此想尽办法。

  而且这样的父母总是未雨绸缪、高瞻远瞩,还没上小学就提前为重点中学打基础,还没上高中已经为孩子量身订造一整套从大学到研究生的专业规划,还没有车牌就准备好车,还没有拍拖就已经买好了结婚的房......

  对孩子各方面的关注可以说已经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对此我绝无批判的意思。

  父母关心孩子是一种天性,社会关心下一代更是民生发展的重要部分。

  前提是——不要过度了。

  就如植物的生长不需要24小时直接阳光的暴晒,孩子也需要有他自己的领地空间施展才华更需要安全的场域存储不愿示人的脆弱、阴暗和隐私。

  话说回来,负责任其实更像那种履行义务一般的感觉,也就是所谓的“应该这样做”。

  在这种履行义务般的“应该”之下,我们是不容易享受到做好事情应得的快乐。

  这可以称之为“履行义务”般的索然无味。

  另一个角度来看,高度负责任的人因为自己的付出与努力,在没有觉察之下很容易会站到道德的高位,在关系当中理所当然一般处于强势和高高在上。

  既然我们是高的,对方自然自然是低的,那么对方必须听我的。

  

  (图片来源网络)

  因此,这样的付出其实隐藏着一个很深的期待——

  “我已经付出了那么多,你们应该听我的”。

  这种情况下对方很有可能会觉得你这样做不一定就是我想要的,但又看到你那么辛勤那么付出那么善良那么不容易,为了维系这段关系也只好按你的要求按你的意思作出回馈。

  但,这也不是心甘情愿的。

  问题的关键开始浮现了,双方原来都不是心甘情愿的,双方都不能在相互的付出当中体验到该有的快乐。

  于是,做作业就只是做作业,买菜就成了买菜,煮饭就纯粹是煮饭,玩手机就是玩手机,看电视就是看电视,睡觉也真的是睡觉了。

  时间是把杀猪刀,这样的情形呆久之后,关系里就会渐渐嗅到那种死气沉沉的味道。

  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婚姻里的“七年之痒”、亲子关系中的“叛逆期”。

  这样的关系已深处于“死亡区”当中而我们却往往毫不知情,认为这全是对方的错。

  这种履行义务一般无法享受快乐的过度负责,或者说在死亡区里长时间的挣扎徘徊无法解脱,其内在根源是我们内心当中的一种感受——罪恶感。

  那我们的罪恶感来自何方呢?

  很不幸,我们又将矛头指向了自己的原生家庭。

  求生存是生物进化的唯一法则,人类当然也逃脱不掉这一自然规律。

  

  (图片来源网络)

  在我们的童年,让我们得以生存下来的关键点除了吃饱穿暖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父母的爱与关注。

  因此,做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不给爸妈添麻烦,正是获得爸爸妈妈认可,得到“生存机会”的唯一途径。

  于是我们会生成一种策略,用牺牲自己的利益、忽略自己真实感受的方式来满足爸爸妈妈的要求,这就是我们“负责任”的开始。

  有意思的是,我们负起的责任通常会超越那个年龄段力所能及的范围,而往往这样的做法又更容易得到父母的关注和认同,于是我们的“责任感”就变得越来越强大起来。

  从小到大我们一直活在这样的氛围当中,渐渐地会变得不做点什么的话就难受的很,甚至觉得自己是有罪的。

  这是一种让人非常不舒服、非常难受但却又不自知的感觉。

  于是我们变成孝顺的人,爸妈什么的是对的;

  我要努力,努力才能实现人生价值;

  我要拼命的赚钱,有钱才有一切;

  我要成为好父母,孩子的未来全靠我了;

  我要为别人多考虑......

  反正,我要做很多很多的事情,才能让自己的罪恶感稍稍停息一会,让自己舒服一下。

  但是,一旦我们真的停下来,那种自我攻击又会不由自主地往上冒,把正想瘫软在地的自己重新拉起来......

  

  (图片来源网络)

  罪恶感的形成,跟父母的操控有很大的关系。

  操控不同于控制,控制是外在的、强力的、直接的,而操控是那种阴柔的、若有若无的、润物无声但又带着强烈期待的。

  父母会在日常生活中用自己的抱怨、啰嗦还有唉声叹气和以泪洗脸,来告诉身边人自己那么辛苦,那么难,那么不容易。

  这时候孩子如果还撒娇,还调皮,还想买玩具,就会觉得自己是那么的不好,是我让妈妈更加难受了。

  这时在我们心中就开始了自我批判,开始怀疑自己的需要、想法、信念和感受是不是不对的,是不是自己让爸爸妈妈难受了。

  这样的经历当中,我们开始学会了压抑自己的真实感觉,委屈自己的真实需求。

  逐渐变成了一个孝顺、听话、勤劳和讲信用的——乖孩子。

  举例说明:

  直到现在,哈夫内心当中依然渴望着得到一个逛花街时小贩卖的小灯笼。

  那一件小玩具我还记得它的价格——两毛六。

  但小小的哈夫看到妈妈那么勤劳、节俭,生活过的那么紧张和不容易,只能强压着这份欲望不敢说出来。

  于是,每次过年,看到其他小朋友能够拿到那种小灯笼,我会羡慕的不得了但却只能将这个需求“憋回去”。

  

  (图片来源网络)

  于是小小的灯笼就成为了哈夫无法解开的心结。

  让我想不到的是,哈夫居然一直在为这个小东西埋单,我会想尽千方百计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小时候会偷爸妈的钱买,长大了自己有能力,就拼命地买。

  于是就有了哈夫一柜子的相机,无数的木头、球拍、鱼竿和宠物......反正我想要的一定要得到。

  现在当然明白,那些东西全部都是我内心对那个永远得不到的小灯笼的——“补偿”。

  处理罪恶感需要的是宽恕,而对比宽恕我觉得放手更加适合——不要再抓着伤害自己的体验不放了。

  我们已经成年,我们有必要承认原生家庭带给我们的所有,无论好坏对错我们都接受它们的存在。

  当然我们更需要学着勇敢地放手。

  我们可以尝试坦然地对潜意识中的父母说:

  爸爸妈妈,我已经长大了。

  我承认和接受曾经的不愉快,我现在知道你们是爱我的。

  我也爱你们,但我现在想大声地宣告:

  我要做我自己了!

  我选择自己想要的东西,我选择对自己负责,我选择用自己舒服的感觉作为行动的最高标准,我选择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

  我允许自己犯错,我也接纳别人犯错;

  我允许自己不靠谱,我也接纳别人不坚持;

  我允许自己不负责任,我也接纳别人敷衍搪塞;

  我允许自己逍遥自在,我也接纳别人随性而活;

  我允许自己不明就里,我也接纳别人幼稚顽皮;

  我接纳自己就是这个样子的,我能够如实如是的看到并接纳别人真实的样子。

  我用身边的人和外在的事当成一面镜子,照见真实的自己。

  见证自己从不允许到接纳,从屏蔽到真实,从无知到觉察,从糊涂到清醒。

  这时候,也许我们终于可以看见真实的自己。

  说真的,我无需做什么已经很好了,我已经足够好了,我真的已经很好了。

  

  (图片来源网络)

  当然,孩子也一样,他们已经很好了。

  当我们终于可以看到这一点,当我们真正懂得放手时,也依然可以做一个负责任的人。

  当然,我们负的是自己的责任。

  孩子那部分,就留给他们吧!

  让他们无需证明给我们看,让他们做他们足够好的自己!

  他们已经很好了,已经足够好了,真的已经很好了。

  这时候,我们这个智慧的“懒”爸妈,也就练成了!

  免责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均为原创,仅代表导师个人观点,请自行评估是否恰当与适合。传播及运用过程中所产生的结果与本公众号和导师无关。

  

  泉钟心理

  0.1

  2019.08.21 10:38

  字数 3718

  

  (图片来源网络)

  前一阵子,一对与孩子无法处理好关系的父母找哈夫求助。

  按他们的描述,夫妻俩都是非常负责任的人,很注重与孩子的关系而且给孩子的爱也足够充分。

  孩子一直听话乖巧,直到初中一年级开始却不知为什么经常向他们发脾气,成绩也开始直线下滑。

  孩子对他们说得最多的话就是:

  “你们别管我了好不好!”

  孩子的话让父母心疼、茫然又无奈。

  而面对这对心碎难受得一塌糊涂的负责任家长,我一边倾听他们的情绪,一边问了几个他们孩子小时候的问题。

  他们一边回答一边若有所思,直到第四个问题发现答案都是“是”的时候,妈妈终于忍不住哭了,因为这些都是她曾经做过的,甚至是亲手从孩子手上抢过来干的事情。

  以下就是那几个小问题:

  一,孩子自己舀饭弄脏衣服,干脆喂他吃算了;

  二,孩子绑鞋带打死结,以后就不买要绑带的鞋;

  三,孩子洗碗打烂一只,撵走他自己洗;

  四,孩子吃苹果一定要父母削,因为用刀危险;

  五,孩子第一次旅游,看他笨手笨脚的样子,干脆自己动手给他收拾行李;

  六,孩子成绩下滑,紧张得到处张罗补习功课。

  

  (图片来源网络)

  这时候爸爸忍不住插嘴说:“难道我们做错了?”

  我说:“你们没有做错,你们是在为孩子负责呀。当然,过于负责任的父母很有可能就会养育出无需负责任的孩子,接下来考大学你要为他选专业,大学毕业要到处张罗为他找工作。担心娶不到老婆要帮他相亲,找到了必须给他买房子,有了孙子还要为他带!也许这就是你们说的,给孩子负责任吧!”

  哈夫从旁解读

  孩子成长的路上,的确会遇到许多风浪和坎坷,这时候我们经常会忍不住插手,很容易会跳出来直接给他们明确的指引和正确的方法。

  爸爸妈妈当然认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是在为孩子负责,只是我们很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替代了孩子的成长,令他们失去了许多从经历当中学习的机会。

  上文当中,孩子之所以对着如此爱他而且负责任的爸妈发出怒吼,正是因为他在争夺自己的主动权和话语权,不愿意继续当父母手上的扯线木偶。

  说句真心话,负责任的父母是辛勤的、是善良的、是大爱的、是无私的。

  而另一句真心话就是,在高度负责任父母的背后,则是一直被高度关注的孩子,也可以称之为全方位无死角360度被阳光笼罩之下长大的小孩。

  上文所说的孩子正是如此,他们从小就被关注着,从身体营养到心理健康,从说话速度到面部表情,从走路姿势到站立仪容,从玩什么游戏到交什么朋友,从穿什么鞋子到买什么衣服......

  事无巨细都被放在温暖和蔼的阳光之下晾晒着,一直被一双双善良而负责任的眼睛无时无刻地关(jin)注(ding)着。

  

  (图片来源网络)

  当然,这样的孩子是幸运的,父母会力所能及地给他们提供最好的资源。

  譬如说上什么幼儿园、报哪个兴趣课、找怎样的好老师、入最好的重点班......我们会为此想尽办法。

  而且这样的父母总是未雨绸缪、高瞻远瞩,还没上小学就提前为重点中学打基础,还没上高中已经为孩子量身订造一整套从大学到研究生的专业规划,还没有车牌就准备好车,还没有拍拖就已经买好了结婚的房......

  对孩子各方面的关注可以说已经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对此我绝无批判的意思。

  父母关心孩子是一种天性,社会关心下一代更是民生发展的重要部分。

  前提是——不要过度了。

  就如植物的生长不需要24小时直接阳光的暴晒,孩子也需要有他自己的领地空间施展才华更需要安全的场域存储不愿示人的脆弱、阴暗和隐私。

  话说回来,负责任其实更像那种履行义务一般的感觉,也就是所谓的“应该这样做”。

  在这种履行义务般的“应该”之下,我们是不容易享受到做好事情应得的快乐。

  这可以称之为“履行义务”般的索然无味。

  另一个角度来看,高度负责任的人因为自己的付出与努力,在没有觉察之下很容易会站到道德的高位,在关系当中理所当然一般处于强势和高高在上。

  既然我们是高的,对方自然自然是低的,那么对方必须听我的。

  

  (图片来源网络)

  因此,这样的付出其实隐藏着一个很深的期待——

  “我已经付出了那么多,你们应该听我的”。

  这种情况下对方很有可能会觉得你这样做不一定就是我想要的,但又看到你那么辛勤那么付出那么善良那么不容易,为了维系这段关系也只好按你的要求按你的意思作出回馈。

  但,这也不是心甘情愿的。

  问题的关键开始浮现了,双方原来都不是心甘情愿的,双方都不能在相互的付出当中体验到该有的快乐。

  于是,做作业就只是做作业,买菜就成了买菜,煮饭就纯粹是煮饭,玩手机就是玩手机,看电视就是看电视,睡觉也真的是睡觉了。

  时间是把杀猪刀,这样的情形呆久之后,关系里就会渐渐嗅到那种死气沉沉的味道。

  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婚姻里的“七年之痒”、亲子关系中的“叛逆期”。

  这样的关系已深处于“死亡区”当中而我们却往往毫不知情,认为这全是对方的错。

  这种履行义务一般无法享受快乐的过度负责,或者说在死亡区里长时间的挣扎徘徊无法解脱,其内在根源是我们内心当中的一种感受——罪恶感。

  那我们的罪恶感来自何方呢?

  很不幸,我们又将矛头指向了自己的原生家庭。

  求生存是生物进化的唯一法则,人类当然也逃脱不掉这一自然规律。

  

  (图片来源网络)

  在我们的童年,让我们得以生存下来的关键点除了吃饱穿暖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父母的爱与关注。

  因此,做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不给爸妈添麻烦,正是获得爸爸妈妈认可,得到“生存机会”的唯一途径。

  于是我们会生成一种策略,用牺牲自己的利益、忽略自己真实感受的方式来满足爸爸妈妈的要求,这就是我们“负责任”的开始。

  有意思的是,我们负起的责任通常会超越那个年龄段力所能及的范围,而往往这样的做法又更容易得到父母的关注和认同,于是我们的“责任感”就变得越来越强大起来。

  从小到大我们一直活在这样的氛围当中,渐渐地会变得不做点什么的话就难受的很,甚至觉得自己是有罪的。

  这是一种让人非常不舒服、非常难受但却又不自知的感觉。

  于是我们变成孝顺的人,爸妈什么的是对的;

  我要努力,努力才能实现人生价值;

  我要拼命的赚钱,有钱才有一切;

  我要成为好父母,孩子的未来全靠我了;

  我要为别人多考虑......

  反正,我要做很多很多的事情,才能让自己的罪恶感稍稍停息一会,让自己舒服一下。

  但是,一旦我们真的停下来,那种自我攻击又会不由自主地往上冒,把正想瘫软在地的自己重新拉起来......

  

  (图片来源网络)

  罪恶感的形成,跟父母的操控有很大的关系。

  操控不同于控制,控制是外在的、强力的、直接的,而操控是那种阴柔的、若有若无的、润物无声但又带着强烈期待的。

  父母会在日常生活中用自己的抱怨、啰嗦还有唉声叹气和以泪洗脸,来告诉身边人自己那么辛苦,那么难,那么不容易。

  这时候孩子如果还撒娇,还调皮,还想买玩具,就会觉得自己是那么的不好,是我让妈妈更加难受了。

  这时在我们心中就开始了自我批判,开始怀疑自己的需要、想法、信念和感受是不是不对的,是不是自己让爸爸妈妈难受了。

  这样的经历当中,我们开始学会了压抑自己的真实感觉,委屈自己的真实需求。

  逐渐变成了一个孝顺、听话、勤劳和讲信用的——乖孩子。

  举例说明:

  直到现在,哈夫内心当中依然渴望着得到一个逛花街时小贩卖的小灯笼。

  那一件小玩具我还记得它的价格——两毛六。

  但小小的哈夫看到妈妈那么勤劳、节俭,生活过的那么紧张和不容易,只能强压着这份欲望不敢说出来。

  于是,每次过年,看到其他小朋友能够拿到那种小灯笼,我会羡慕的不得了但却只能将这个需求“憋回去”。

  

  (图片来源网络)

  于是小小的灯笼就成为了哈夫无法解开的心结。

  让我想不到的是,哈夫居然一直在为这个小东西埋单,我会想尽千方百计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小时候会偷爸妈的钱买,长大了自己有能力,就拼命地买。

  于是就有了哈夫一柜子的相机,无数的木头、球拍、鱼竿和宠物......反正我想要的一定要得到。

  现在当然明白,那些东西全部都是我内心对那个永远得不到的小灯笼的——“补偿”。

  处理罪恶感需要的是宽恕,而对比宽恕我觉得放手更加适合——不要再抓着伤害自己的体验不放了。

  我们已经成年,我们有必要承认原生家庭带给我们的所有,无论好坏对错我们都接受它们的存在。

  当然我们更需要学着勇敢地放手。

  我们可以尝试坦然地对潜意识中的父母说:

  爸爸妈妈,我已经长大了。

  我承认和接受曾经的不愉快,我现在知道你们是爱我的。

  我也爱你们,但我现在想大声地宣告:

  我要做我自己了!

  我选择自己想要的东西,我选择对自己负责,我选择用自己舒服的感觉作为行动的最高标准,我选择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

  我允许自己犯错,我也接纳别人犯错;

  我允许自己不靠谱,我也接纳别人不坚持;

  我允许自己不负责任,我也接纳别人敷衍搪塞;

  我允许自己逍遥自在,我也接纳别人随性而活;

  我允许自己不明就里,我也接纳别人幼稚顽皮;

  我接纳自己就是这个样子的,我能够如实如是的看到并接纳别人真实的样子。

  我用身边的人和外在的事当成一面镜子,照见真实的自己。

  见证自己从不允许到接纳,从屏蔽到真实,从无知到觉察,从糊涂到清醒。

  这时候,也许我们终于可以看见真实的自己。

  说真的,我无需做什么已经很好了,我已经足够好了,我真的已经很好了。

  

  (图片来源网络)

  当然,孩子也一样,他们已经很好了。

  当我们终于可以看到这一点,当我们真正懂得放手时,也依然可以做一个负责任的人。

  当然,我们负的是自己的责任。

  孩子那部分,就留给他们吧!

  让他们无需证明给我们看,让他们做他们足够好的自己!

  他们已经很好了,已经足够好了,真的已经很好了。

  这时候,我们这个智慧的“懒”爸妈,也就练成了!

  免责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均为原创,仅代表导师个人观点,请自行评估是否恰当与适合。传播及运用过程中所产生的结果与本公众号和导师无关。

  

  (图片来源网络)

  前一阵子,一对与孩子无法处理好关系的父母找哈夫求助。

  按他们的描述,夫妻俩都是非常负责任的人,很注重与孩子的关系而且给孩子的爱也足够充分。

  孩子一直听话乖巧,直到初中一年级开始却不知为什么经常向他们发脾气,成绩也开始直线下滑。

  孩子对他们说得最多的话就是:

  “你们别管我了好不好!”

  孩子的话让父母心疼、茫然又无奈。

  而面对这对心碎难受得一塌糊涂的负责任家长,我一边倾听他们的情绪,一边问了几个他们孩子小时候的问题。

  他们一边回答一边若有所思,直到第四个问题发现答案都是“是”的时候,妈妈终于忍不住哭了,因为这些都是她曾经做过的,甚至是亲手从孩子手上抢过来干的事情。

  以下就是那几个小问题:

  一,孩子自己舀饭弄脏衣服,干脆喂他吃算了;

  二,孩子绑鞋带打死结,以后就不买要绑带的鞋;

  三,孩子洗碗打烂一只,撵走他自己洗;

  四,孩子吃苹果一定要父母削,因为用刀危险;

  五,孩子第一次旅游,看他笨手笨脚的样子,干脆自己动手给他收拾行李;

  六,孩子成绩下滑,紧张得到处张罗补习功课。

  

  (图片来源网络)

  这时候爸爸忍不住插嘴说:“难道我们做错了?”

  我说:“你们没有做错,你们是在为孩子负责呀。当然,过于负责任的父母很有可能就会养育出无需负责任的孩子,接下来考大学你要为他选专业,大学毕业要到处张罗为他找工作。担心娶不到老婆要帮他相亲,找到了必须给他买房子,有了孙子还要为他带!也许这就是你们说的,给孩子负责任吧!”

  哈夫从旁解读

  孩子成长的路上,的确会遇到许多风浪和坎坷,这时候我们经常会忍不住插手,很容易会跳出来直接给他们明确的指引和正确的方法。

  爸爸妈妈当然认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是在为孩子负责,只是我们很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替代了孩子的成长,令他们失去了许多从经历当中学习的机会。

  上文当中,孩子之所以对着如此爱他而且负责任的爸妈发出怒吼,正是因为他在争夺自己的主动权和话语权,不愿意继续当父母手上的扯线木偶。

  说句真心话,负责任的父母是辛勤的、是善良的、是大爱的、是无私的。

  而另一句真心话就是,在高度负责任父母的背后,则是一直被高度关注的孩子,也可以称之为全方位无死角360度被阳光笼罩之下长大的小孩。

  上文所说的孩子正是如此,他们从小就被关注着,从身体营养到心理健康,从说话速度到面部表情,从走路姿势到站立仪容,从玩什么游戏到交什么朋友,从穿什么鞋子到买什么衣服......

  事无巨细都被放在温暖和蔼的阳光之下晾晒着,一直被一双双善良而负责任的眼睛无时无刻地关(jin)注(ding)着。

  

  (图片来源网络)

  当然,这样的孩子是幸运的,父母会力所能及地给他们提供最好的资源。

  譬如说上什么幼儿园、报哪个兴趣课、找怎样的好老师、入最好的重点班......我们会为此想尽办法。

  而且这样的父母总是未雨绸缪、高瞻远瞩,还没上小学就提前为重点中学打基础,还没上高中已经为孩子量身订造一整套从大学到研究生的专业规划,还没有车牌就准备好车,还没有拍拖就已经买好了结婚的房......

  对孩子各方面的关注可以说已经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对此我绝无批判的意思。

  父母关心孩子是一种天性,社会关心下一代更是民生发展的重要部分。

  前提是——不要过度了。

  就如植物的生长不需要24小时直接阳光的暴晒,孩子也需要有他自己的领地空间施展才华更需要安全的场域存储不愿示人的脆弱、阴暗和隐私。

  话说回来,负责任其实更像那种履行义务一般的感觉,也就是所谓的“应该这样做”。

  在这种履行义务般的“应该”之下,我们是不容易享受到做好事情应得的快乐。

  这可以称之为“履行义务”般的索然无味。

  另一个角度来看,高度负责任的人因为自己的付出与努力,在没有觉察之下很容易会站到道德的高位,在关系当中理所当然一般处于强势和高高在上。

  既然我们是高的,对方自然自然是低的,那么对方必须听我的。

  

  (图片来源网络)

  因此,这样的付出其实隐藏着一个很深的期待——

  “我已经付出了那么多,你们应该听我的”。

  这种情况下对方很有可能会觉得你这样做不一定就是我想要的,但又看到你那么辛勤那么付出那么善良那么不容易,为了维系这段关系也只好按你的要求按你的意思作出回馈。

  但,这也不是心甘情愿的。

  问题的关键开始浮现了,双方原来都不是心甘情愿的,双方都不能在相互的付出当中体验到该有的快乐。

  于是,做作业就只是做作业,买菜就成了买菜,煮饭就纯粹是煮饭,玩手机就是玩手机,看电视就是看电视,睡觉也真的是睡觉了。

  时间是把杀猪刀,这样的情形呆久之后,关系里就会渐渐嗅到那种死气沉沉的味道。

  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婚姻里的“七年之痒”、亲子关系中的“叛逆期”。

  这样的关系已深处于“死亡区”当中而我们却往往毫不知情,认为这全是对方的错。

  这种履行义务一般无法享受快乐的过度负责,或者说在死亡区里长时间的挣扎徘徊无法解脱,其内在根源是我们内心当中的一种感受——罪恶感。

  那我们的罪恶感来自何方呢?

  很不幸,我们又将矛头指向了自己的原生家庭。

  求生存是生物进化的唯一法则,人类当然也逃脱不掉这一自然规律。

  

  (图片来源网络)

  在我们的童年,让我们得以生存下来的关键点除了吃饱穿暖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父母的爱与关注。

  因此,做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不给爸妈添麻烦,正是获得爸爸妈妈认可,得到“生存机会”的唯一途径。

  于是我们会生成一种策略,用牺牲自己的利益、忽略自己真实感受的方式来满足爸爸妈妈的要求,这就是我们“负责任”的开始。

  有意思的是,我们负起的责任通常会超越那个年龄段力所能及的范围,而往往这样的做法又更容易得到父母的关注和认同,于是我们的“责任感”就变得越来越强大起来。

  从小到大我们一直活在这样的氛围当中,渐渐地会变得不做点什么的话就难受的很,甚至觉得自己是有罪的。

  这是一种让人非常不舒服、非常难受但却又不自知的感觉。

  于是我们变成孝顺的人,爸妈什么的是对的;

  我要努力,努力才能实现人生价值;

  我要拼命的赚钱,有钱才有一切;

  我要成为好父母,孩子的未来全靠我了;

  我要为别人多考虑......

  反正,我要做很多很多的事情,才能让自己的罪恶感稍稍停息一会,让自己舒服一下。

  但是,一旦我们真的停下来,那种自我攻击又会不由自主地往上冒,把正想瘫软在地的自己重新拉起来......

  

  (图片来源网络)

  罪恶感的形成,跟父母的操控有很大的关系。

  操控不同于控制,控制是外在的、强力的、直接的,而操控是那种阴柔的、若有若无的、润物无声但又带着强烈期待的。

  父母会在日常生活中用自己的抱怨、啰嗦还有唉声叹气和以泪洗脸,来告诉身边人自己那么辛苦,那么难,那么不容易。

  这时候孩子如果还撒娇,还调皮,还想买玩具,就会觉得自己是那么的不好,是我让妈妈更加难受了。

  这时在我们心中就开始了自我批判,开始怀疑自己的需要、想法、信念和感受是不是不对的,是不是自己让爸爸妈妈难受了。

  这样的经历当中,我们开始学会了压抑自己的真实感觉,委屈自己的真实需求。

  逐渐变成了一个孝顺、听话、勤劳和讲信用的——乖孩子。

  举例说明:

  直到现在,哈夫内心当中依然渴望着得到一个逛花街时小贩卖的小灯笼。

  那一件小玩具我还记得它的价格——两毛六。

  但小小的哈夫看到妈妈那么勤劳、节俭,生活过的那么紧张和不容易,只能强压着这份欲望不敢说出来。

  于是,每次过年,看到其他小朋友能够拿到那种小灯笼,我会羡慕的不得了但却只能将这个需求“憋回去”。

  

  (图片来源网络)

  于是小小的灯笼就成为了哈夫无法解开的心结。

  让我想不到的是,哈夫居然一直在为这个小东西埋单,我会想尽千方百计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小时候会偷爸妈的钱买,长大了自己有能力,就拼命地买。

  于是就有了哈夫一柜子的相机,无数的木头、球拍、鱼竿和宠物......反正我想要的一定要得到。

  现在当然明白,那些东西全部都是我内心对那个永远得不到的小灯笼的——“补偿”。

  处理罪恶感需要的是宽恕,而对比宽恕我觉得放手更加适合——不要再抓着伤害自己的体验不放了。

  我们已经成年,我们有必要承认原生家庭带给我们的所有,无论好坏对错我们都接受它们的存在。

  当然我们更需要学着勇敢地放手。

  我们可以尝试坦然地对潜意识中的父母说:

  爸爸妈妈,我已经长大了。

  我承认和接受曾经的不愉快,我现在知道你们是爱我的。

  我也爱你们,但我现在想大声地宣告:

  我要做我自己了!

  我选择自己想要的东西,我选择对自己负责,我选择用自己舒服的感觉作为行动的最高标准,我选择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

  我允许自己犯错,我也接纳别人犯错;

  我允许自己不靠谱,我也接纳别人不坚持;

  我允许自己不负责任,我也接纳别人敷衍搪塞;

  我允许自己逍遥自在,我也接纳别人随性而活;

  我允许自己不明就里,我也接纳别人幼稚顽皮;

  我接纳自己就是这个样子的,我能够如实如是的看到并接纳别人真实的样子。

  我用身边的人和外在的事当成一面镜子,照见真实的自己。

  见证自己从不允许到接纳,从屏蔽到真实,从无知到觉察,从糊涂到清醒。

  这时候,也许我们终于可以看见真实的自己。

  说真的,我无需做什么已经很好了,我已经足够好了,我真的已经很好了。

  

  (图片来源网络)

  当然,孩子也一样,他们已经很好了。

  当我们终于可以看到这一点,当我们真正懂得放手时,也依然可以做一个负责任的人。

  当然,我们负的是自己的责任。

  孩子那部分,就留给他们吧!

  让他们无需证明给我们看,让他们做他们足够好的自己!

  他们已经很好了,已经足够好了,真的已经很好了。

  这时候,我们这个智慧的“懒”爸妈,也就练成了!

  免责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均为原创,仅代表导师个人观点,请自行评估是否恰当与适合。传播及运用过程中所产生的结果与本公众号和导师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