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重温党史守初心 砥砺前行担使命

  【开栏的话】

  学习党史、新中国史,是牢记党的初心和使命的重要途径。为进一步贯彻落实好中央主题教育领导小组《关于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认真学习党史、新中国史的通知》精神,省委党史研究室在广泛查阅整理历史资料的基础上,梳理出了百余条中国共产党青海历史上的重要人物和重大事件。本报从今日起开设“重温党史守初心、砥砺前行担使命”专栏,讲述党团结带领全省各族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伟大历程和卓越贡献,引领大家共同走进历史时空,追忆峥嵘岁月,感悟初心使命,增强历史担当,做到知史爱党、知史爱国。

  一、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重要事件

  1,第一个在青海开展工作的党组织——中共甘肃特别支部

  建立背景: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1923年6月,中共三大确定,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的方式实现国共合作,以便广泛发展群众,壮大革命力量,加速推进国民革命运动的进程。在中共中央号召的指引下,担任中共北方区委负责人并主持国民党在北方的最高领导机关——国民党政治委员会北京分会的李大钊,经过大量细致的工作,与西北军首领冯玉祥实现合作。冯玉祥邀请中共党员在国民军中负责政治宣传工作。于是,李大钊推荐中共党员宣侠父、钱崝泉等6人,以国民党特派员的公开身份,派至驻守兰州的国民军2师工作,并于1925年10月抵达兰州。

  组织建立:宣侠父、钱崝泉根据李大钊提供的线索,在到达兰州后不久,便与甘肃籍共产党员张一悟接上组织关系,并立即向他传达了中共北方区委关于在甘肃建立党的地方组织的指示。宣侠父、钱崝泉、张一悟三人共同分析国共合作形势下甘肃反帝反封建革命运动的客观条件和各派政治势力的立场、态度,认为在兰州建立党的地方组织的条件已经成熟。1925年12月,宣侠父、钱崝泉、张一悟在兰州召开会议,宣布中国共产党甘肃特别支部正式成立。张一悟任支部书记,宣侠父、钱崝泉为支部委员,支部所属党员有贾宗周、寿耀南、秋纪明、李印平等人。这是甘宁青历史上第一个中共地方组织,直接负责领导甘肃含当时尚未建省的青海(青海于1929年正式建省)、宁夏等地党的工作。

  工作开展情况:中共甘肃特别支部在开展对国民党军政上层的统战工作的同时,积极开展了对少数民族的工作。其中,中共甘肃特别支部支持甘青藏区人民反抗封建军阀压迫的斗争,影响很大。

  1918年至1925年间,甘边宁海镇守使(镇守使署设于西宁)马麒为了强化对甘、川、青边地区的统治和掠夺,派兵强占了拉卜楞寺。藏胞多次上诉北洋政府及各方要人,均无结果。国民军到兰州后,拉卜楞地区的藏民推举拉卜楞寺寺主第五世嘉木样之兄黄正清,率领10名藏族代表再次赴兰州向甘肃督军刘郁芬控告马麟。1925年底,中共甘肃特支委员宣侠父在督办公署会见了黄正清一行,了解了拉卜楞事件的全部情况,并向中共甘肃特支进行了汇报。经过研究后,中共甘肃特支决定,从宣传党的民族平等政策、提高少数民族群众的政治觉悟和文化水平入手,支持、帮助拉卜楞寺僧俗群众反抗军阀欺压的正义斗争,并确定宣侠父、钱崝泉具体负责这件事情。1926年,中共甘肃特别支部领导甘青地区(青,是青海的简称,这里指雍正二年设立的青海办事大臣管辖区域。1912年改青海办事大臣为青海办事长官,1913年改青海办事长官为蒙番宣慰使)藏族人民在兰州成立了“藏民文化促进会”,逐步引导、帮助他们展开同马麒的斗争。促进会在循化县拉卜楞(即现在的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1928年前归西宁道循化县管辖)和果洛等地还建立了一批藏民小学校。根据黄正清等人的吁请和中共甘肃特支的决定,1926年7月,宣侠父等一行7人取道今甘肃临夏、临潭和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河南蒙古族自治县,沿途访问了被马家军洗劫后变成一片废墟的部分藏传佛教寺院,全面了解拉卜楞地区藏族群众遭受马家军阀欺压的真实情况,为解决拉卜楞事件创造有利条件。8月,中共甘肃特支领导当地藏族人民在甘青南部毗连地区组建了甘青藏民大同盟。宣侠父亲自起草了《甘青藏民大同盟宣言》(之后带至兰州印发时改名为《甘边藏民后援会宣言》)。9月下旬,宣侠父回到兰州,为争取社会舆论的同情和支持,亲自起草了《甘边藏民泣诉国人书》,这一讨马檄文给了马麒极大的社会压力,使马麒等封建军阀惶恐不安。1926年11月后,中共甘肃特别支部积极与国民党上层联系,协商处理拉卜楞事件,通过努力,得到国民军联军驻陕总司令于右任的同情和支持。于右任当即致电刘郁芬,要求立即解决拉卜楞问题。1927年春,刘郁芬命督办公署政治处处长、中共甘肃特别支部成员贾宗周处理拉卜楞事件。在各方压力下,经过两次谈判,双方最后达成协议,签订了《解决拉卜楞案件的条件》。拉卜楞事件终于得到合理解决。

  中共甘肃特别支部的民族工作因此而受到中共中央的肯定。1926年12月5日,《中央报告——全国政治情形及党的策略、党的组织及工农运动状况》中指出:“甘肃作工的同志很好,已得该地喇嘛的同意,取得当地的教育权。”

  (中共青海省委党史研究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开栏的话】

  学习党史、新中国史,是牢记党的初心和使命的重要途径。为进一步贯彻落实好中央主题教育领导小组《关于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认真学习党史、新中国史的通知》精神,省委党史研究室在广泛查阅整理历史资料的基础上,梳理出了百余条中国共产党青海历史上的重要人物和重大事件。本报从今日起开设“重温党史守初心、砥砺前行担使命”专栏,讲述党团结带领全省各族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伟大历程和卓越贡献,引领大家共同走进历史时空,追忆峥嵘岁月,感悟初心使命,增强历史担当,做到知史爱党、知史爱国。

  一、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重要事件

  1,第一个在青海开展工作的党组织——中共甘肃特别支部

  建立背景: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1923年6月,中共三大确定,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的方式实现国共合作,以便广泛发展群众,壮大革命力量,加速推进国民革命运动的进程。在中共中央号召的指引下,担任中共北方区委负责人并主持国民党在北方的最高领导机关——国民党政治委员会北京分会的李大钊,经过大量细致的工作,与西北军首领冯玉祥实现合作。冯玉祥邀请中共党员在国民军中负责政治宣传工作。于是,李大钊推荐中共党员宣侠父、钱崝泉等6人,以国民党特派员的公开身份,派至驻守兰州的国民军2师工作,并于1925年10月抵达兰州。

  组织建立:宣侠父、钱崝泉根据李大钊提供的线索,在到达兰州后不久,便与甘肃籍共产党员张一悟接上组织关系,并立即向他传达了中共北方区委关于在甘肃建立党的地方组织的指示。宣侠父、钱崝泉、张一悟三人共同分析国共合作形势下甘肃反帝反封建革命运动的客观条件和各派政治势力的立场、态度,认为在兰州建立党的地方组织的条件已经成熟。1925年12月,宣侠父、钱崝泉、张一悟在兰州召开会议,宣布中国共产党甘肃特别支部正式成立。张一悟任支部书记,宣侠父、钱崝泉为支部委员,支部所属党员有贾宗周、寿耀南、秋纪明、李印平等人。这是甘宁青历史上第一个中共地方组织,直接负责领导甘肃含当时尚未建省的青海(青海于1929年正式建省)、宁夏等地党的工作。

  工作开展情况:中共甘肃特别支部在开展对国民党军政上层的统战工作的同时,积极开展了对少数民族的工作。其中,中共甘肃特别支部支持甘青藏区人民反抗封建军阀压迫的斗争,影响很大。

  1918年至1925年间,甘边宁海镇守使(镇守使署设于西宁)马麒为了强化对甘、川、青边地区的统治和掠夺,派兵强占了拉卜楞寺。藏胞多次上诉北洋政府及各方要人,均无结果。国民军到兰州后,拉卜楞地区的藏民推举拉卜楞寺寺主第五世嘉木样之兄黄正清,率领10名藏族代表再次赴兰州向甘肃督军刘郁芬控告马麟。1925年底,中共甘肃特支委员宣侠父在督办公署会见了黄正清一行,了解了拉卜楞事件的全部情况,并向中共甘肃特支进行了汇报。经过研究后,中共甘肃特支决定,从宣传党的民族平等政策、提高少数民族群众的政治觉悟和文化水平入手,支持、帮助拉卜楞寺僧俗群众反抗军阀欺压的正义斗争,并确定宣侠父、钱崝泉具体负责这件事情。1926年,中共甘肃特别支部领导甘青地区(青,是青海的简称,这里指雍正二年设立的青海办事大臣管辖区域。1912年改青海办事大臣为青海办事长官,1913年改青海办事长官为蒙番宣慰使)藏族人民在兰州成立了“藏民文化促进会”,逐步引导、帮助他们展开同马麒的斗争。促进会在循化县拉卜楞(即现在的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1928年前归西宁道循化县管辖)和果洛等地还建立了一批藏民小学校。根据黄正清等人的吁请和中共甘肃特支的决定,1926年7月,宣侠父等一行7人取道今甘肃临夏、临潭和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河南蒙古族自治县,沿途访问了被马家军洗劫后变成一片废墟的部分藏传佛教寺院,全面了解拉卜楞地区藏族群众遭受马家军阀欺压的真实情况,为解决拉卜楞事件创造有利条件。8月,中共甘肃特支领导当地藏族人民在甘青南部毗连地区组建了甘青藏民大同盟。宣侠父亲自起草了《甘青藏民大同盟宣言》(之后带至兰州印发时改名为《甘边藏民后援会宣言》)。9月下旬,宣侠父回到兰州,为争取社会舆论的同情和支持,亲自起草了《甘边藏民泣诉国人书》,这一讨马檄文给了马麒极大的社会压力,使马麒等封建军阀惶恐不安。1926年11月后,中共甘肃特别支部积极与国民党上层联系,协商处理拉卜楞事件,通过努力,得到国民军联军驻陕总司令于右任的同情和支持。于右任当即致电刘郁芬,要求立即解决拉卜楞问题。1927年春,刘郁芬命督办公署政治处处长、中共甘肃特别支部成员贾宗周处理拉卜楞事件。在各方压力下,经过两次谈判,双方最后达成协议,签订了《解决拉卜楞案件的条件》。拉卜楞事件终于得到合理解决。

  中共甘肃特别支部的民族工作因此而受到中共中央的肯定。1926年12月5日,《中央报告——全国政治情形及党的策略、党的组织及工农运动状况》中指出:“甘肃作工的同志很好,已得该地喇嘛的同意,取得当地的教育权。”

  (中共青海省委党史研究室)

  【开栏的话】

  学习党史、新中国史,是牢记党的初心和使命的重要途径。为进一步贯彻落实好中央主题教育领导小组《关于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认真学习党史、新中国史的通知》精神,省委党史研究室在广泛查阅整理历史资料的基础上,梳理出了百余条中国共产党青海历史上的重要人物和重大事件。本报从今日起开设“重温党史守初心、砥砺前行担使命”专栏,讲述党团结带领全省各族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伟大历程和卓越贡献,引领大家共同走进历史时空,追忆峥嵘岁月,感悟初心使命,增强历史担当,做到知史爱党、知史爱国。

  一、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重要事件

  1,第一个在青海开展工作的党组织——中共甘肃特别支部

  建立背景: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1923年6月,中共三大确定,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的方式实现国共合作,以便广泛发展群众,壮大革命力量,加速推进国民革命运动的进程。在中共中央号召的指引下,担任中共北方区委负责人并主持国民党在北方的最高领导机关——国民党政治委员会北京分会的李大钊,经过大量细致的工作,与西北军首领冯玉祥实现合作。冯玉祥邀请中共党员在国民军中负责政治宣传工作。于是,李大钊推荐中共党员宣侠父、钱崝泉等6人,以国民党特派员的公开身份,派至驻守兰州的国民军2师工作,并于1925年10月抵达兰州。

  组织建立:宣侠父、钱崝泉根据李大钊提供的线索,在到达兰州后不久,便与甘肃籍共产党员张一悟接上组织关系,并立即向他传达了中共北方区委关于在甘肃建立党的地方组织的指示。宣侠父、钱崝泉、张一悟三人共同分析国共合作形势下甘肃反帝反封建革命运动的客观条件和各派政治势力的立场、态度,认为在兰州建立党的地方组织的条件已经成熟。1925年12月,宣侠父、钱崝泉、张一悟在兰州召开会议,宣布中国共产党甘肃特别支部正式成立。张一悟任支部书记,宣侠父、钱崝泉为支部委员,支部所属党员有贾宗周、寿耀南、秋纪明、李印平等人。这是甘宁青历史上第一个中共地方组织,直接负责领导甘肃含当时尚未建省的青海(青海于1929年正式建省)、宁夏等地党的工作。

  工作开展情况:中共甘肃特别支部在开展对国民党军政上层的统战工作的同时,积极开展了对少数民族的工作。其中,中共甘肃特别支部支持甘青藏区人民反抗封建军阀压迫的斗争,影响很大。

  1918年至1925年间,甘边宁海镇守使(镇守使署设于西宁)马麒为了强化对甘、川、青边地区的统治和掠夺,派兵强占了拉卜楞寺。藏胞多次上诉北洋政府及各方要人,均无结果。国民军到兰州后,拉卜楞地区的藏民推举拉卜楞寺寺主第五世嘉木样之兄黄正清,率领10名藏族代表再次赴兰州向甘肃督军刘郁芬控告马麟。1925年底,中共甘肃特支委员宣侠父在督办公署会见了黄正清一行,了解了拉卜楞事件的全部情况,并向中共甘肃特支进行了汇报。经过研究后,中共甘肃特支决定,从宣传党的民族平等政策、提高少数民族群众的政治觉悟和文化水平入手,支持、帮助拉卜楞寺僧俗群众反抗军阀欺压的正义斗争,并确定宣侠父、钱崝泉具体负责这件事情。1926年,中共甘肃特别支部领导甘青地区(青,是青海的简称,这里指雍正二年设立的青海办事大臣管辖区域。1912年改青海办事大臣为青海办事长官,1913年改青海办事长官为蒙番宣慰使)藏族人民在兰州成立了“藏民文化促进会”,逐步引导、帮助他们展开同马麒的斗争。促进会在循化县拉卜楞(即现在的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1928年前归西宁道循化县管辖)和果洛等地还建立了一批藏民小学校。根据黄正清等人的吁请和中共甘肃特支的决定,1926年7月,宣侠父等一行7人取道今甘肃临夏、临潭和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河南蒙古族自治县,沿途访问了被马家军洗劫后变成一片废墟的部分藏传佛教寺院,全面了解拉卜楞地区藏族群众遭受马家军阀欺压的真实情况,为解决拉卜楞事件创造有利条件。8月,中共甘肃特支领导当地藏族人民在甘青南部毗连地区组建了甘青藏民大同盟。宣侠父亲自起草了《甘青藏民大同盟宣言》(之后带至兰州印发时改名为《甘边藏民后援会宣言》)。9月下旬,宣侠父回到兰州,为争取社会舆论的同情和支持,亲自起草了《甘边藏民泣诉国人书》,这一讨马檄文给了马麒极大的社会压力,使马麒等封建军阀惶恐不安。1926年11月后,中共甘肃特别支部积极与国民党上层联系,协商处理拉卜楞事件,通过努力,得到国民军联军驻陕总司令于右任的同情和支持。于右任当即致电刘郁芬,要求立即解决拉卜楞问题。1927年春,刘郁芬命督办公署政治处处长、中共甘肃特别支部成员贾宗周处理拉卜楞事件。在各方压力下,经过两次谈判,双方最后达成协议,签订了《解决拉卜楞案件的条件》。拉卜楞事件终于得到合理解决。

  中共甘肃特别支部的民族工作因此而受到中共中央的肯定。1926年12月5日,《中央报告——全国政治情形及党的策略、党的组织及工农运动状况》中指出:“甘肃作工的同志很好,已得该地喇嘛的同意,取得当地的教育权。”

  (中共青海省委党史研究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开栏的话】

  学习党史、新中国史,是牢记党的初心和使命的重要途径。为进一步贯彻落实好中央主题教育领导小组《关于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认真学习党史、新中国史的通知》精神,省委党史研究室在广泛查阅整理历史资料的基础上,梳理出了百余条中国共产党青海历史上的重要人物和重大事件。本报从今日起开设“重温党史守初心、砥砺前行担使命”专栏,讲述党团结带领全省各族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伟大历程和卓越贡献,引领大家共同走进历史时空,追忆峥嵘岁月,感悟初心使命,增强历史担当,做到知史爱党、知史爱国。

  一、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重要事件

  1,第一个在青海开展工作的党组织——中共甘肃特别支部

  建立背景: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1923年6月,中共三大确定,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的方式实现国共合作,以便广泛发展群众,壮大革命力量,加速推进国民革命运动的进程。在中共中央号召的指引下,担任中共北方区委负责人并主持国民党在北方的最高领导机关——国民党政治委员会北京分会的李大钊,经过大量细致的工作,与西北军首领冯玉祥实现合作。冯玉祥邀请中共党员在国民军中负责政治宣传工作。于是,李大钊推荐中共党员宣侠父、钱崝泉等6人,以国民党特派员的公开身份,派至驻守兰州的国民军2师工作,并于1925年10月抵达兰州。

  组织建立:宣侠父、钱崝泉根据李大钊提供的线索,在到达兰州后不久,便与甘肃籍共产党员张一悟接上组织关系,并立即向他传达了中共北方区委关于在甘肃建立党的地方组织的指示。宣侠父、钱崝泉、张一悟三人共同分析国共合作形势下甘肃反帝反封建革命运动的客观条件和各派政治势力的立场、态度,认为在兰州建立党的地方组织的条件已经成熟。1925年12月,宣侠父、钱崝泉、张一悟在兰州召开会议,宣布中国共产党甘肃特别支部正式成立。张一悟任支部书记,宣侠父、钱崝泉为支部委员,支部所属党员有贾宗周、寿耀南、秋纪明、李印平等人。这是甘宁青历史上第一个中共地方组织,直接负责领导甘肃含当时尚未建省的青海(青海于1929年正式建省)、宁夏等地党的工作。

  工作开展情况:中共甘肃特别支部在开展对国民党军政上层的统战工作的同时,积极开展了对少数民族的工作。其中,中共甘肃特别支部支持甘青藏区人民反抗封建军阀压迫的斗争,影响很大。

  1918年至1925年间,甘边宁海镇守使(镇守使署设于西宁)马麒为了强化对甘、川、青边地区的统治和掠夺,派兵强占了拉卜楞寺。藏胞多次上诉北洋政府及各方要人,均无结果。国民军到兰州后,拉卜楞地区的藏民推举拉卜楞寺寺主第五世嘉木样之兄黄正清,率领10名藏族代表再次赴兰州向甘肃督军刘郁芬控告马麟。1925年底,中共甘肃特支委员宣侠父在督办公署会见了黄正清一行,了解了拉卜楞事件的全部情况,并向中共甘肃特支进行了汇报。经过研究后,中共甘肃特支决定,从宣传党的民族平等政策、提高少数民族群众的政治觉悟和文化水平入手,支持、帮助拉卜楞寺僧俗群众反抗军阀欺压的正义斗争,并确定宣侠父、钱崝泉具体负责这件事情。1926年,中共甘肃特别支部领导甘青地区(青,是青海的简称,这里指雍正二年设立的青海办事大臣管辖区域。1912年改青海办事大臣为青海办事长官,1913年改青海办事长官为蒙番宣慰使)藏族人民在兰州成立了“藏民文化促进会”,逐步引导、帮助他们展开同马麒的斗争。促进会在循化县拉卜楞(即现在的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1928年前归西宁道循化县管辖)和果洛等地还建立了一批藏民小学校。根据黄正清等人的吁请和中共甘肃特支的决定,1926年7月,宣侠父等一行7人取道今甘肃临夏、临潭和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河南蒙古族自治县,沿途访问了被马家军洗劫后变成一片废墟的部分藏传佛教寺院,全面了解拉卜楞地区藏族群众遭受马家军阀欺压的真实情况,为解决拉卜楞事件创造有利条件。8月,中共甘肃特支领导当地藏族人民在甘青南部毗连地区组建了甘青藏民大同盟。宣侠父亲自起草了《甘青藏民大同盟宣言》(之后带至兰州印发时改名为《甘边藏民后援会宣言》)。9月下旬,宣侠父回到兰州,为争取社会舆论的同情和支持,亲自起草了《甘边藏民泣诉国人书》,这一讨马檄文给了马麒极大的社会压力,使马麒等封建军阀惶恐不安。1926年11月后,中共甘肃特别支部积极与国民党上层联系,协商处理拉卜楞事件,通过努力,得到国民军联军驻陕总司令于右任的同情和支持。于右任当即致电刘郁芬,要求立即解决拉卜楞问题。1927年春,刘郁芬命督办公署政治处处长、中共甘肃特别支部成员贾宗周处理拉卜楞事件。在各方压力下,经过两次谈判,双方最后达成协议,签订了《解决拉卜楞案件的条件》。拉卜楞事件终于得到合理解决。

  中共甘肃特别支部的民族工作因此而受到中共中央的肯定。1926年12月5日,《中央报告——全国政治情形及党的策略、党的组织及工农运动状况》中指出:“甘肃作工的同志很好,已得该地喇嘛的同意,取得当地的教育权。”

  (中共青海省委党史研究室)

  【开栏的话】

  学习党史、新中国史,是牢记党的初心和使命的重要途径。为进一步贯彻落实好中央主题教育领导小组《关于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认真学习党史、新中国史的通知》精神,省委党史研究室在广泛查阅整理历史资料的基础上,梳理出了百余条中国共产党青海历史上的重要人物和重大事件。本报从今日起开设“重温党史守初心、砥砺前行担使命”专栏,讲述党团结带领全省各族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伟大历程和卓越贡献,引领大家共同走进历史时空,追忆峥嵘岁月,感悟初心使命,增强历史担当,做到知史爱党、知史爱国。

  一、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重要事件

  1,第一个在青海开展工作的党组织——中共甘肃特别支部

  建立背景: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1923年6月,中共三大确定,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的方式实现国共合作,以便广泛发展群众,壮大革命力量,加速推进国民革命运动的进程。在中共中央号召的指引下,担任中共北方区委负责人并主持国民党在北方的最高领导机关——国民党政治委员会北京分会的李大钊,经过大量细致的工作,与西北军首领冯玉祥实现合作。冯玉祥邀请中共党员在国民军中负责政治宣传工作。于是,李大钊推荐中共党员宣侠父、钱崝泉等6人,以国民党特派员的公开身份,派至驻守兰州的国民军2师工作,并于1925年10月抵达兰州。

  组织建立:宣侠父、钱崝泉根据李大钊提供的线索,在到达兰州后不久,便与甘肃籍共产党员张一悟接上组织关系,并立即向他传达了中共北方区委关于在甘肃建立党的地方组织的指示。宣侠父、钱崝泉、张一悟三人共同分析国共合作形势下甘肃反帝反封建革命运动的客观条件和各派政治势力的立场、态度,认为在兰州建立党的地方组织的条件已经成熟。1925年12月,宣侠父、钱崝泉、张一悟在兰州召开会议,宣布中国共产党甘肃特别支部正式成立。张一悟任支部书记,宣侠父、钱崝泉为支部委员,支部所属党员有贾宗周、寿耀南、秋纪明、李印平等人。这是甘宁青历史上第一个中共地方组织,直接负责领导甘肃含当时尚未建省的青海(青海于1929年正式建省)、宁夏等地党的工作。

  工作开展情况:中共甘肃特别支部在开展对国民党军政上层的统战工作的同时,积极开展了对少数民族的工作。其中,中共甘肃特别支部支持甘青藏区人民反抗封建军阀压迫的斗争,影响很大。

  1918年至1925年间,甘边宁海镇守使(镇守使署设于西宁)马麒为了强化对甘、川、青边地区的统治和掠夺,派兵强占了拉卜楞寺。藏胞多次上诉北洋政府及各方要人,均无结果。国民军到兰州后,拉卜楞地区的藏民推举拉卜楞寺寺主第五世嘉木样之兄黄正清,率领10名藏族代表再次赴兰州向甘肃督军刘郁芬控告马麟。1925年底,中共甘肃特支委员宣侠父在督办公署会见了黄正清一行,了解了拉卜楞事件的全部情况,并向中共甘肃特支进行了汇报。经过研究后,中共甘肃特支决定,从宣传党的民族平等政策、提高少数民族群众的政治觉悟和文化水平入手,支持、帮助拉卜楞寺僧俗群众反抗军阀欺压的正义斗争,并确定宣侠父、钱崝泉具体负责这件事情。1926年,中共甘肃特别支部领导甘青地区(青,是青海的简称,这里指雍正二年设立的青海办事大臣管辖区域。1912年改青海办事大臣为青海办事长官,1913年改青海办事长官为蒙番宣慰使)藏族人民在兰州成立了“藏民文化促进会”,逐步引导、帮助他们展开同马麒的斗争。促进会在循化县拉卜楞(即现在的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1928年前归西宁道循化县管辖)和果洛等地还建立了一批藏民小学校。根据黄正清等人的吁请和中共甘肃特支的决定,1926年7月,宣侠父等一行7人取道今甘肃临夏、临潭和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河南蒙古族自治县,沿途访问了被马家军洗劫后变成一片废墟的部分藏传佛教寺院,全面了解拉卜楞地区藏族群众遭受马家军阀欺压的真实情况,为解决拉卜楞事件创造有利条件。8月,中共甘肃特支领导当地藏族人民在甘青南部毗连地区组建了甘青藏民大同盟。宣侠父亲自起草了《甘青藏民大同盟宣言》(之后带至兰州印发时改名为《甘边藏民后援会宣言》)。9月下旬,宣侠父回到兰州,为争取社会舆论的同情和支持,亲自起草了《甘边藏民泣诉国人书》,这一讨马檄文给了马麒极大的社会压力,使马麒等封建军阀惶恐不安。1926年11月后,中共甘肃特别支部积极与国民党上层联系,协商处理拉卜楞事件,通过努力,得到国民军联军驻陕总司令于右任的同情和支持。于右任当即致电刘郁芬,要求立即解决拉卜楞问题。1927年春,刘郁芬命督办公署政治处处长、中共甘肃特别支部成员贾宗周处理拉卜楞事件。在各方压力下,经过两次谈判,双方最后达成协议,签订了《解决拉卜楞案件的条件》。拉卜楞事件终于得到合理解决。

  中共甘肃特别支部的民族工作因此而受到中共中央的肯定。1926年12月5日,《中央报告——全国政治情形及党的策略、党的组织及工农运动状况》中指出:“甘肃作工的同志很好,已得该地喇嘛的同意,取得当地的教育权。”

  (中共青海省委党史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