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陪伴一代人的饮料 可以喝的小虾子——凉虾

  2019-08-18 20:55:25 鸿瑞爱美食

  初听闻凉虾的名字,你或许以为是某种放凉了的小龙虾?其实并不是,大家可千万不要被这个名字所迷惑了,凉虾是我的家乡湖北宜昌的一种特色小吃,虽然是“虾”,却和龙虾、皮皮虾并不属于同类物种,人家可是用大米做的甜品呢!只因为形状成细尾圆头,故而借用了“虾”的名号。

  凉虾是由大米制成的一道清凉饮品,在炎热的夏季,宜昌的街头巷尾都有凉虾卖,是一种受市民普遍喜爱的饮料。它吃起来清凉糯软,甜而不腻,因此深得人心。那么它是如何制作出来的呢?

  首先需要把大米磨成浆、煮熟,其间要加入糯米粉和清石灰水,待米浆呈糊状,便可将其加入漏勺,穿过漏勺,米浆滴入凉水中,凝结成一只只小虾子的样子,凉虾的主体部分也就做好了。

  最简单的吃法是凉虾与红糖水的搭配,玉色凉虾配上深红糖水,让人从看到它的那一刻起,就能感受到一种沉静,拂去心中来自炎夏的躁动。把它简单地装在一只透明的塑料碗、亦或是一个透明的塑料杯中,看一只只凉虾在红糖水中沉浮,便成就了夏日颜值最高的饮料。这是最质朴的吃法,也是最普遍的吃法。另外,如果你爱吃甜口,可以在凉虾中加入一些桂花,让桂花的香甜为凉虾增色。又或者,你偏爱苦涩的滋味,则可以让凉虾与龟苓膏做伴,让清甜与味苦的滋味层叠重合。

  这是一道有故事的美食,据说很久很久之前,在宜昌南津关的长江边曾经居住着一户姓彭的人家。有一年冬季,天寒地坼,家中的老母亲病倒了。病重的母亲很想吃河里的小虾子,孝顺的儿子便决定冒着大雪为母亲下河去抓虾,可是河面早已结冰,孝子想尽办法也束手无策。一个垂垂老者借着大雪的掩护突然出现,他对小伙子说:小伙子,听说你要虾?我来教你做虾子......小伙子听完老者的方法后恍然大悟,向老者鞠躬道谢,一起身却发现老者早已消失在茫茫大雪中,就如同他来的时候那样毫无征兆、毫无痕迹可寻。小伙子顾不上多想,他心中惦念母亲,于是便立刻急急忙忙回到家中,按照老者的方法做好了小虾,母亲吃到心心念念的“虾子”之后,竟然很快地恢复了健康。于是,用大米制作虾子的方法便广泛地流传开来,大家则称呼其为“彭桂花凉虾”或“孝子凉虾”。

  宜昌最有名的一家凉虾店铺“郑信记”已经默默地开了有二十一个年头了,最初的它小心翼翼地藏在宜昌天桥下的一间窄窄的店面里,却因为老板良好的信誉、二十多年不变的正宗的味道,一直随着宜昌这种城市一同默默成长,最终成为一代宜昌人抹不去的记忆,成为一座城独特的美食标记。

  初听闻凉虾的名字,你或许以为是某种放凉了的小龙虾?其实并不是,大家可千万不要被这个名字所迷惑了,凉虾是我的家乡湖北宜昌的一种特色小吃,虽然是“虾”,却和龙虾、皮皮虾并不属于同类物种,人家可是用大米做的甜品呢!只因为形状成细尾圆头,故而借用了“虾”的名号。

  凉虾是由大米制成的一道清凉饮品,在炎热的夏季,宜昌的街头巷尾都有凉虾卖,是一种受市民普遍喜爱的饮料。它吃起来清凉糯软,甜而不腻,因此深得人心。那么它是如何制作出来的呢?

  首先需要把大米磨成浆、煮熟,其间要加入糯米粉和清石灰水,待米浆呈糊状,便可将其加入漏勺,穿过漏勺,米浆滴入凉水中,凝结成一只只小虾子的样子,凉虾的主体部分也就做好了。

  最简单的吃法是凉虾与红糖水的搭配,玉色凉虾配上深红糖水,让人从看到它的那一刻起,就能感受到一种沉静,拂去心中来自炎夏的躁动。把它简单地装在一只透明的塑料碗、亦或是一个透明的塑料杯中,看一只只凉虾在红糖水中沉浮,便成就了夏日颜值最高的饮料。这是最质朴的吃法,也是最普遍的吃法。另外,如果你爱吃甜口,可以在凉虾中加入一些桂花,让桂花的香甜为凉虾增色。又或者,你偏爱苦涩的滋味,则可以让凉虾与龟苓膏做伴,让清甜与味苦的滋味层叠重合。

  这是一道有故事的美食,据说很久很久之前,在宜昌南津关的长江边曾经居住着一户姓彭的人家。有一年冬季,天寒地坼,家中的老母亲病倒了。病重的母亲很想吃河里的小虾子,孝顺的儿子便决定冒着大雪为母亲下河去抓虾,可是河面早已结冰,孝子想尽办法也束手无策。一个垂垂老者借着大雪的掩护突然出现,他对小伙子说:小伙子,听说你要虾?我来教你做虾子......小伙子听完老者的方法后恍然大悟,向老者鞠躬道谢,一起身却发现老者早已消失在茫茫大雪中,就如同他来的时候那样毫无征兆、毫无痕迹可寻。小伙子顾不上多想,他心中惦念母亲,于是便立刻急急忙忙回到家中,按照老者的方法做好了小虾,母亲吃到心心念念的“虾子”之后,竟然很快地恢复了健康。于是,用大米制作虾子的方法便广泛地流传开来,大家则称呼其为“彭桂花凉虾”或“孝子凉虾”。

  宜昌最有名的一家凉虾店铺“郑信记”已经默默地开了有二十一个年头了,最初的它小心翼翼地藏在宜昌天桥下的一间窄窄的店面里,却因为老板良好的信誉、二十多年不变的正宗的味道,一直随着宜昌这种城市一同默默成长,最终成为一代宜昌人抹不去的记忆,成为一座城独特的美食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