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读书随记随想

  人生上半场是一场英雄之旅,我们在寻找自己的舞台和所爱的亲密关系。而人生下半场则是一场转化之旅,我们不再受制于对别人的感受,逐渐将注意力返回自己身上。

  成熟,在于勇于放弃内心不食人间烟火的永恒少年。

  当人生遇到充满混乱而失去方向的爆炸性时刻,比如离婚,失去所爱的人……却可能才是跨向生命蜕变转化的起点。然而,这个过程可能要花上数月,甚至数年。

  每一个痛苦的事件,会为人生带来至少一个以上具有蜕变性的意义。我们对于生命蜕变转化的需求,一旦开启,就没有一个“完成了”的终点,正如生命的苦难永远也不会真正结束。

  病态能引发生命的灵感和创造力。某种程度的病态不需要压抑,但可以升华。保持一种不至于失控的病态,除了看医生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找到心灵得以仰赖的事物。

  那么,病态不一定要在忍耐压抑后才漫无止境地爆发,它可以用一种十分优雅的姿态呈现。

  转化会经历一场剧烈的内在断裂,所以找一个安全的庇护所变得如此重要。

  如果我们活得够久,我们就会成为自己,但那个成为的自己并不总是我们当初想的那样。

  不是我们去挑选自己的本性,是自性呼唤并拣选着我们。

  心灵不只是早年经验、大脑或学习,而是一个“视野无限”的终极名词。

  如果你相信科学,就从科学探索;如果你依赖学习,就从学习入手;如果你信奉早年经验,就从早年经验深入……

  心灵就是存在于我们胸怀里的一本书,当你这样信任地走下去,往那些值得信任的方向走下去,有一天,你会更接近“视野无限”的状态。

  抗拒生命转化之人,惧怕老;朝向生命转化之人,享受老。

  于是,很多以前不懂的事情,你发现自己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