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暑假工风波(二)

  过了几天后,我有点不安,我想留在南通 但是我一个人又有些害怕,其他人都不想留在南通。我有点纠结 一纠结呢,就容易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认为像我那么大了,应该学会生存了,我将来还想离开家乡去打拼奋斗呢。但是依据现在的状况,是什么什么都不行啊。那到毕业时候我应该怎样呢?我不想循规蹈矩一辈子就那样了,就那样定型了。

  我还要奋斗呢。

  于是我决定在58同城上找工作。

  搜索关键词,销售,果真是有销售这类工作的,我制作了一份简历, 心满意足投了进去。又想着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我想了一个聪明的办法,投了多份简历在不同的地方。

  当天下午就有一个人加了我的微信,还有一个人打电话给我。

  我大方地表示:“工资可以少一点啊,我随便做什么工作都可以的。”

  那边的人高兴的不得了,免费的劳动力,谁不想要,当天就表示:我可以随便哪天去面试。

  我兴奋地告诉了刘逸。

  刘逸担忧地问我:“你还是回去吧。我感觉你一个女孩子在这里,而且孤身一人虽然你长得不咋地~”

  我大惊:“喂,我长得不咋地。就算我长得不咋地还是柔弱的小姑娘呢。”

  “知道你柔弱就赶紧回家吧。”

  后来她认真地说:“你一个女孩子在这里,家里人不会担心吗?”

  我满不在乎地说:“家里人不管我的,她们都不会说我,而且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在乎女孩子的安危什么地。反而有些劝告我,不要把身边的人当成坏人~”

  “你家里人很奇怪哦。别人家的女孩子都是百般照顾,而你呢?”

  我已经记不清这还是她第几次说我奇怪了。我印象中她总是说我和华哥奇怪。

  她是一个很讲道理的人 似乎每个事情都能按照逻辑来讲出道理,我感觉她就是一个道理帝,而且她能够把现象和本质看清楚了 是一个狠角色,得益于她看的书太多吧。我觉得。

  “我觉得每个家庭有每一个家庭的教育方式唔。不一定所有的家庭都是随大流一样千篇一律啊。”

  “但是问题是,你父母不关心你的安危吗?”

  “关心是关心~但是没有那么关心吧~”

  我们就没有提这件事。

  

  我把想做销售这件事告诉了我爸,我爸很义正言辞地说:你不行,你根本不行。”

  我是觉得有时候把一个人定格在一个水平线上未免太片面了,太狭隘了。凭什么这个人就没有能力去做这件事,他完全是可以努力去做好这件事的。

  总之我对他的一票否决,很讨厌。

  他极力推荐我去电子厂。

  我对他很失望,我觉得他这个人目光太狭隘。

  电子厂是人干的活吗?

  他答:“许多学生都在里面做工,有一本的,有二本的,凭什么别人能去你就不能去。”

  里面一天十几个小时,谁能够受得了。

  “你做其他工作,也是十几个小时,这东西还是多劳多得的。”

  我腰不好,不能做。

  “没有人天生能做……”

  我忽然感觉我有些话根本就不能听他的。

  正确的做法是,能听就听,听不了就不听。谁也别勉强谁。

  而且他这个人 的想法不可信任。不靠谱。。

  举个例子吧。《资本论》这玩意说的还是有点道理的,比如计时工资和计件工资,他却说这些理论没有用处 所谓的专家没什么用。多劳多得这句话是对的。明明是资本家剥削人民好不。。。

  96

  浅笑安然_1681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0.2

  

  字数 1186

  过了几天后,我有点不安,我想留在南通 但是我一个人又有些害怕,其他人都不想留在南通。我有点纠结 一纠结呢,就容易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认为像我那么大了,应该学会生存了,我将来还想离开家乡去打拼奋斗呢。但是依据现在的状况,是什么什么都不行啊。那到毕业时候我应该怎样呢?我不想循规蹈矩一辈子就那样了,就那样定型了。

  我还要奋斗呢。

  于是我决定在58同城上找工作。

  搜索关键词,销售,果真是有销售这类工作的,我制作了一份简历, 心满意足投了进去。又想着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我想了一个聪明的办法,投了多份简历在不同的地方。

  当天下午就有一个人加了我的微信,还有一个人打电话给我。

  我大方地表示:“工资可以少一点啊,我随便做什么工作都可以的。”

  那边的人高兴的不得了,免费的劳动力,谁不想要,当天就表示:我可以随便哪天去面试。

  我兴奋地告诉了刘逸。

  刘逸担忧地问我:“你还是回去吧。我感觉你一个女孩子在这里,而且孤身一人虽然你长得不咋地~”

  我大惊:“喂,我长得不咋地。就算我长得不咋地还是柔弱的小姑娘呢。”

  “知道你柔弱就赶紧回家吧。”

  后来她认真地说:“你一个女孩子在这里,家里人不会担心吗?”

  我满不在乎地说:“家里人不管我的,她们都不会说我,而且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在乎女孩子的安危什么地。反而有些劝告我,不要把身边的人当成坏人~”

  “你家里人很奇怪哦。别人家的女孩子都是百般照顾,而你呢?”

  我已经记不清这还是她第几次说我奇怪了。我印象中她总是说我和华哥奇怪。

  她是一个很讲道理的人 似乎每个事情都能按照逻辑来讲出道理,我感觉她就是一个道理帝,而且她能够把现象和本质看清楚了 是一个狠角色,得益于她看的书太多吧。我觉得。

  “我觉得每个家庭有每一个家庭的教育方式唔。不一定所有的家庭都是随大流一样千篇一律啊。”

  “但是问题是,你父母不关心你的安危吗?”

  “关心是关心~但是没有那么关心吧~”

  我们就没有提这件事。

  

  我把想做销售这件事告诉了我爸,我爸很义正言辞地说:你不行,你根本不行。”

  我是觉得有时候把一个人定格在一个水平线上未免太片面了,太狭隘了。凭什么这个人就没有能力去做这件事,他完全是可以努力去做好这件事的。

  总之我对他的一票否决,很讨厌。

  他极力推荐我去电子厂。

  我对他很失望,我觉得他这个人目光太狭隘。

  电子厂是人干的活吗?

  他答:“许多学生都在里面做工,有一本的,有二本的,凭什么别人能去你就不能去。”

  里面一天十几个小时,谁能够受得了。

  “你做其他工作,也是十几个小时,这东西还是多劳多得的。”

  我腰不好,不能做。

  “没有人天生能做……”

  我忽然感觉我有些话根本就不能听他的。

  正确的做法是,能听就听,听不了就不听。谁也别勉强谁。

  而且他这个人 的想法不可信任。不靠谱。。

  举个例子吧。《资本论》这玩意说的还是有点道理的,比如计时工资和计件工资,他却说这些理论没有用处 所谓的专家没什么用。多劳多得这句话是对的。明明是资本家剥削人民好不。。。

  过了几天后,我有点不安,我想留在南通 但是我一个人又有些害怕,其他人都不想留在南通。我有点纠结 一纠结呢,就容易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认为像我那么大了,应该学会生存了,我将来还想离开家乡去打拼奋斗呢。但是依据现在的状况,是什么什么都不行啊。那到毕业时候我应该怎样呢?我不想循规蹈矩一辈子就那样了,就那样定型了。

  我还要奋斗呢。

  于是我决定在58同城上找工作。

  搜索关键词,销售,果真是有销售这类工作的,我制作了一份简历, 心满意足投了进去。又想着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我想了一个聪明的办法,投了多份简历在不同的地方。

  当天下午就有一个人加了我的微信,还有一个人打电话给我。

  我大方地表示:“工资可以少一点啊,我随便做什么工作都可以的。”

  那边的人高兴的不得了,免费的劳动力,谁不想要,当天就表示:我可以随便哪天去面试。

  我兴奋地告诉了刘逸。

  刘逸担忧地问我:“你还是回去吧。我感觉你一个女孩子在这里,而且孤身一人虽然你长得不咋地~”

  我大惊:“喂,我长得不咋地。就算我长得不咋地还是柔弱的小姑娘呢。”

  “知道你柔弱就赶紧回家吧。”

  后来她认真地说:“你一个女孩子在这里,家里人不会担心吗?”

  我满不在乎地说:“家里人不管我的,她们都不会说我,而且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在乎女孩子的安危什么地。反而有些劝告我,不要把身边的人当成坏人~”

  “你家里人很奇怪哦。别人家的女孩子都是百般照顾,而你呢?”

  我已经记不清这还是她第几次说我奇怪了。我印象中她总是说我和华哥奇怪。

  她是一个很讲道理的人 似乎每个事情都能按照逻辑来讲出道理,我感觉她就是一个道理帝,而且她能够把现象和本质看清楚了 是一个狠角色,得益于她看的书太多吧。我觉得。

  “我觉得每个家庭有每一个家庭的教育方式唔。不一定所有的家庭都是随大流一样千篇一律啊。”

  “但是问题是,你父母不关心你的安危吗?”

  “关心是关心~但是没有那么关心吧~”

  我们就没有提这件事。

  

  我把想做销售这件事告诉了我爸,我爸很义正言辞地说:你不行,你根本不行。”

  我是觉得有时候把一个人定格在一个水平线上未免太片面了,太狭隘了。凭什么这个人就没有能力去做这件事,他完全是可以努力去做好这件事的。

  总之我对他的一票否决,很讨厌。

  他极力推荐我去电子厂。

  我对他很失望,我觉得他这个人目光太狭隘。

  电子厂是人干的活吗?

  他答:“许多学生都在里面做工,有一本的,有二本的,凭什么别人能去你就不能去。”

  里面一天十几个小时,谁能够受得了。

  “你做其他工作,也是十几个小时,这东西还是多劳多得的。”

  我腰不好,不能做。

  “没有人天生能做……”

  我忽然感觉我有些话根本就不能听他的。

  正确的做法是,能听就听,听不了就不听。谁也别勉强谁。

  而且他这个人 的想法不可信任。不靠谱。。

  举个例子吧。《资本论》这玩意说的还是有点道理的,比如计时工资和计件工资,他却说这些理论没有用处 所谓的专家没什么用。多劳多得这句话是对的。明明是资本家剥削人民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