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我以为她是个骗子,居然可能是个疯子

  今天坐公交去黄龙溪古镇,在公交站要上快线的时候,一个女孩突然问我:“先生,可以借我一块钱吗?”

  我没有理她,回头招呼家人上车。

  她见我如此冷漠,转头向一个男生求助。

  上车后,座位很富裕,我安排家人坐好后,自己也坐到了一个男生旁边,车就开动了。

  车子出站后,我发现那个女孩就坐在我旁边的位子上,和我隔着一个过道,正好是同一排。

  “估计是个骗子吧!”我心里一边这么想,一边看和她坐一起的人,应该就是她刚才求助的男生,一看就是个学生,我就想万一发现什么不对劲,要想个办法提醒一下那男生,学生娃涉世未深,又太善良,最容易被骗子下手。

  我观察了一会那男生,发现他一直在捣鼓手机,再没有和坐在身边的女生接触,安心了一些,如果下车前,没有什么情况发生,我觉得就没有必要多管闲事。

  决定好了,我就开始打量那女孩,她长得不算漂亮,但也还算是清秀,瘦瘦弱弱的,一脸的人畜无害。一条绿格子的长裙子,两条吊带松松地挂肩膀处,脚上趿拉着一双塑料拖鞋,也是正好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子。

  从经验来看,这个样子,应该是最容易叫人放松警惕,从一块钱开始,算是选择目标,后面会用感谢为借口,留电话、加微信一类的,套住目标,以待见进一步下套。

  正在我不断地猜测各种可能性时,那女孩子突然起身跑到司机跟前去了,问了些什么后又跑回来坐下,刚坐下又问她前面的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这里是什么站?这车到哪里?”

  “到黄龙溪呀!你要去哪里?”

  “我去黄龙溪。”

  “那就坐到终点站。”

  坐了没一会,那女孩又跑到司机跟前去了。

  前面的妇女回头问旁边的男生:“你们是哪里的?一起去黄龙溪古镇玩?”

  男生尴尬地说:“我们不是一起的,不认识,刚才求我付车钱,我给她刷了一块钱,就坐我旁边了。”

  “刚才也求我付钱,我说用支付宝,她居然不知道啥是支付宝,拿手在刷卡的地方使劲按。”坐我旁边的男生也感觉很奇怪。

  正好那女孩又跑回来,这时我看到她裙摆上星星点点地沾满了各种大大小小油渍,很邋遢的样子,刚才她坐着,没注意到,现在看她的样子,估计不是骗子,八成是个疯子。

  感觉她脑子有问题,不太正常,身上没带钱,也没手机,居然不知道支付宝,刷卡也不懂。这时候我又担心,她不要骚扰司机开车。

  正好车到了一个站点,她又跑去司机跟前,让司机打开车门,下车了。

  那个站点附近没有人家,属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她一个人在路上迷茫地走着,身边车来车往,只是没什么人。

  我不太清楚女孩子怎么回事,但是在她身上一定有故事,车子驶得很快,几秒钟就看不到她了。

  不知道女孩子的家人在哪里。

  

  尊敬的王二

  Be8fb97a fe0f 43ab be8b c60ec5ad1b5b

  2.2

  2019.08.19 01:00*

  字数 1022

  今天坐公交去黄龙溪古镇,在公交站要上快线的时候,一个女孩突然问我:“先生,可以借我一块钱吗?”

  我没有理她,回头招呼家人上车。

  她见我如此冷漠,转头向一个男生求助。

  上车后,座位很富裕,我安排家人坐好后,自己也坐到了一个男生旁边,车就开动了。

  车子出站后,我发现那个女孩就坐在我旁边的位子上,和我隔着一个过道,正好是同一排。

  “估计是个骗子吧!”我心里一边这么想,一边看和她坐一起的人,应该就是她刚才求助的男生,一看就是个学生,我就想万一发现什么不对劲,要想个办法提醒一下那男生,学生娃涉世未深,又太善良,最容易被骗子下手。

  我观察了一会那男生,发现他一直在捣鼓手机,再没有和坐在身边的女生接触,安心了一些,如果下车前,没有什么情况发生,我觉得就没有必要多管闲事。

  决定好了,我就开始打量那女孩,她长得不算漂亮,但也还算是清秀,瘦瘦弱弱的,一脸的人畜无害。一条绿格子的长裙子,两条吊带松松地挂肩膀处,脚上趿拉着一双塑料拖鞋,也是正好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子。

  从经验来看,这个样子,应该是最容易叫人放松警惕,从一块钱开始,算是选择目标,后面会用感谢为借口,留电话、加微信一类的,套住目标,以待见进一步下套。

  正在我不断地猜测各种可能性时,那女孩子突然起身跑到司机跟前去了,问了些什么后又跑回来坐下,刚坐下又问她前面的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这里是什么站?这车到哪里?”

  “到黄龙溪呀!你要去哪里?”

  “我去黄龙溪。”

  “那就坐到终点站。”

  坐了没一会,那女孩又跑到司机跟前去了。

  前面的妇女回头问旁边的男生:“你们是哪里的?一起去黄龙溪古镇玩?”

  男生尴尬地说:“我们不是一起的,不认识,刚才求我付车钱,我给她刷了一块钱,就坐我旁边了。”

  “刚才也求我付钱,我说用支付宝,她居然不知道啥是支付宝,拿手在刷卡的地方使劲按。”坐我旁边的男生也感觉很奇怪。

  正好那女孩又跑回来,这时我看到她裙摆上星星点点地沾满了各种大大小小油渍,很邋遢的样子,刚才她坐着,没注意到,现在看她的样子,估计不是骗子,八成是个疯子。

  感觉她脑子有问题,不太正常,身上没带钱,也没手机,居然不知道支付宝,刷卡也不懂。这时候我又担心,她不要骚扰司机开车。

  正好车到了一个站点,她又跑去司机跟前,让司机打开车门,下车了。

  那个站点附近没有人家,属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她一个人在路上迷茫地走着,身边车来车往,只是没什么人。

  我不太清楚女孩子怎么回事,但是在她身上一定有故事,车子驶得很快,几秒钟就看不到她了。

  不知道女孩子的家人在哪里。

  今天坐公交去黄龙溪古镇,在公交站要上快线的时候,一个女孩突然问我:“先生,可以借我一块钱吗?”

  我没有理她,回头招呼家人上车。

  她见我如此冷漠,转头向一个男生求助。

  上车后,座位很富裕,我安排家人坐好后,自己也坐到了一个男生旁边,车就开动了。

  车子出站后,我发现那个女孩就坐在我旁边的位子上,和我隔着一个过道,正好是同一排。

  “估计是个骗子吧!”我心里一边这么想,一边看和她坐一起的人,应该就是她刚才求助的男生,一看就是个学生,我就想万一发现什么不对劲,要想个办法提醒一下那男生,学生娃涉世未深,又太善良,最容易被骗子下手。

  我观察了一会那男生,发现他一直在捣鼓手机,再没有和坐在身边的女生接触,安心了一些,如果下车前,没有什么情况发生,我觉得就没有必要多管闲事。

  决定好了,我就开始打量那女孩,她长得不算漂亮,但也还算是清秀,瘦瘦弱弱的,一脸的人畜无害。一条绿格子的长裙子,两条吊带松松地挂肩膀处,脚上趿拉着一双塑料拖鞋,也是正好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子。

  从经验来看,这个样子,应该是最容易叫人放松警惕,从一块钱开始,算是选择目标,后面会用感谢为借口,留电话、加微信一类的,套住目标,以待见进一步下套。

  正在我不断地猜测各种可能性时,那女孩子突然起身跑到司机跟前去了,问了些什么后又跑回来坐下,刚坐下又问她前面的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这里是什么站?这车到哪里?”

  “到黄龙溪呀!你要去哪里?”

  “我去黄龙溪。”

  “那就坐到终点站。”

  坐了没一会,那女孩又跑到司机跟前去了。

  前面的妇女回头问旁边的男生:“你们是哪里的?一起去黄龙溪古镇玩?”

  男生尴尬地说:“我们不是一起的,不认识,刚才求我付车钱,我给她刷了一块钱,就坐我旁边了。”

  “刚才也求我付钱,我说用支付宝,她居然不知道啥是支付宝,拿手在刷卡的地方使劲按。”坐我旁边的男生也感觉很奇怪。

  正好那女孩又跑回来,这时我看到她裙摆上星星点点地沾满了各种大大小小油渍,很邋遢的样子,刚才她坐着,没注意到,现在看她的样子,估计不是骗子,八成是个疯子。

  感觉她脑子有问题,不太正常,身上没带钱,也没手机,居然不知道支付宝,刷卡也不懂。这时候我又担心,她不要骚扰司机开车。

  正好车到了一个站点,她又跑去司机跟前,让司机打开车门,下车了。

  那个站点附近没有人家,属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她一个人在路上迷茫地走着,身边车来车往,只是没什么人。

  我不太清楚女孩子怎么回事,但是在她身上一定有故事,车子驶得很快,几秒钟就看不到她了。

  不知道女孩子的家人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