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玄奘的译经岁月,与大唐皇帝貌合神离、相交相疑

  原创记者吕航2019.6.28我要分享

  贞观十七年(公元643年),在参加了5年一度、历时75天的无遮大会后,玄奘从印度启程回国。他与大唐皇帝貌合神离、相携相疑的大剧也由此上演。

  一

  玄奘从印度归国只用了两年时间,与去程的四年相比,可谓行旅匆匆。但入了国境,行至于阗(今新疆和田)却逗留下来,一待就是七八个月。他上表给皇帝具陈自己学成归来,收获满满,为他当年偷渡出境的旧案探探皇帝的意思。

  他派人将奏表随丝路商队带往长安。月余,皇帝的回信也很快就到了,招他即刻启程速回长安。彼时,太宗李世民正在东都洛阳休整,准备御驾东征高丽。

  

  作为胸怀大略的一代天子,太宗对一介僧人私渡出境是否心存芥蒂,我们不得而知。何况又是过了十七八年之久的往事了。但作为一个即将影响帝国意识形态的佛门高僧,他所负笈的文化主张不能不引起帝王的警觉。

  回到阔别18年之久的唐都长安,46岁的玄奘受到热烈欢迎。“道俗奔迎,倾都罢市”,张灯结彩,盛况空前。由西京留守、宰相房玄龄安排下,右武侯大将军、长安县令等官员在朱雀桥边主持欢迎大会,京师治安衙司维持现场秩序。把玄奘从印度带回来的大批物品陈列出来,让百姓参观。包括牲口驮回的520夹、共657部佛经和150粒如来肉舍利,以及7躯金、银或刻檀佛像。

  在长安稍事安顿后,玄奘就立刻赶往洛阳去觐见皇帝。以他丰厚的人生阅历,对于太宗的前嫌尽释,他并不抱太乐观态度。

  二

  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二月一日,唐太宗在洛阳仪鸾殿接见了玄奘。对他西行游历诸国很感兴趣,连续20天召玄奘入宫交谈,从早到晚直至擂鼓关闭宫门。状似亲厚,令众臣对玄奘也格外高看一眼。

  随后,玄奘奉命通过口述的方式,让弟子辩机整理记录下西行见闻,就是《大唐西域记》。次年(646年)成书,共12卷,10余万字,包括各国的地理环境、风俗人情、历史及现状、物产以及传说等。该书后译成多国文字,成为世界名著。

  其实,李唐王朝是信奉中国传统宗教道家学说的,向普天下宣称老子李耳是李唐皇室的先祖,所以一直用“黄老之学”治国,太宗、高宗两代都是佛道并举。直到笃信佛教的武则天登基之后,才全面推崇佛教。唐太宗让玄奘整理西域各国的情况,是为其开疆拓土,统御西域服务,以成就其东方霸主地位。

  尽管本意并不想将佛教与道教混搭,但玄奘还是做了妥协,按太宗的要求把道教经典《老子》(道德经)译成梵文,由王玄策出使印度时带走。

  唐太宗惜才爱才,多次劝说玄奘还俗,在朝中做官辅政,风节贞峻的玄奘坚辞不就。又要求他随驾东征高丽,玄奘又以“佛弟子避看兵戎厮杀”为由拒绝。而玄奘想远离政治中心,向唐太宗请求到少林寺翻译佛经,也并未获准。

  帝王之心有沟壑,也许太宗觉得,刚载誉回来就创造万人空巷局面的玄奘,如此之强的号召力和影响力必须放在眼皮底下才更放心。指定他入驻长安最好的弘福寺,全部供养由朝廷提供。

  玄奘在西域及天竺近二十载,与大大小小百十个国王打过或深或浅的交道,岂有不清楚皇帝的猜忌?他主动提出请宫里派五名侍卫守寺门,理以防译经工程受到围观信众的干扰。但潜台词双方心知肚明,让太宗派人守门,就是让太宗放心。

  三

  获得了皇权的加持,玄奘译经事业得以顺利开展。

  三月一日,玄奘从洛阳返回长安,立即开展工作。多年的天涯孤旅,他的行动力极其强大。只用两个月,就选拔了20余人的助译团队,组织起规模空前的“译经场”,汇聚的都是帝国顶尖的佛门人才。

  听闻当年他随之出家的哥哥仍然健在,遂召至一起主持的译经管理事务。他发心很大,皓首穷经夜以继日地工作,经常三更方睡,五更又起。发愿要在有生之年完成浩如烟海的译经工程。

  贞观二十二年(648年) 五月,玄奘译出《瑜伽师地论》100卷,面呈皇帝,请其御览,太宗阅后颔首称“佛教广大”,承认自己此前对佛教的误解都是妄议。长孙无忌、褚遂良等重臣,素与玄奘交好,趁机为玄奘美言。太宗赐玄奘一领价值百金的袈裟。

  此前,为了佛教在帝国地位更稳固,玄奘曾向太宗乞撰经序,遭拒。这回,太宗欣然命笔,撰写了《大唐三藏圣教序》。受其感染,皇太子李治也凑趣题写一篇《述圣记》。这两篇文献几乎成为佛教的官方“背书”,为其在唐朝广为弘扬贴上了护身符。

  是年秋日,太子李治为纪念生母长孙皇后而修建的慈恩寺落成。太宗以“九部乐”的最高礼仪迎请玄奘入驻任上座,并携太子率众臣在皇城安福门恭送。译经场也随之迁入,玄奘在此安心译经。几年后,又经继位的高宗即前太子李治敕许,玄奘亲自主持修建了大雁塔存放佛经,把这个藏经楼打造成当时亚洲最大的图书馆。

  因为眼线耳目众多,寺院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被皇帝掌握。当然,玄奘全力以赴译经,心不旁骛,对皇帝的态度,他洞若观火。但皇帝派给他的任务,也不敢推辞。为了佛教的地位,他也会善巧方便地曲意迎合。他的身份,在世人看来就如“国师”一般,时常应招入宫陪王伴驾。

  

  佛教对心灵的安抚净化作用发挥了巨大效果。太宗晚年,对玄奘的态度从疑虑转为信赖。他到终南山翠微宫休养,都要玄奘陪王伴驾。玄奘只得放下译经进度,在御榻前为其讲经说法,减轻他对死亡和未知的恐惧,使太宗沉疴负重的身心获得极大宽慰。

  贞观廿三年(649年),太宗在翠微宫含风殿病逝。玄奘才得以扶柩从终南山返回长安。

  而他自己貌似清冷苍凉的晚年也到来了。

  吕航玄奘系列文章: 国王抱着唐僧恸哭,那些年我们被西游记误导的史实

  (未完待续)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贞观十七年(公元643年),在参加了5年一度、历时75天的无遮大会后,玄奘从印度启程回国。他与大唐皇帝貌合神离、相携相疑的大剧也由此上演。

  一

  玄奘从印度归国只用了两年时间,与去程的四年相比,可谓行旅匆匆。但入了国境,行至于阗(今新疆和田)却逗留下来,一待就是七八个月。他上表给皇帝具陈自己学成归来,收获满满,为他当年偷渡出境的旧案探探皇帝的意思。

  他派人将奏表随丝路商队带往长安。月余,皇帝的回信也很快就到了,招他即刻启程速回长安。彼时,太宗李世民正在东都洛阳休整,准备御驾东征高丽。

  

  作为胸怀大略的一代天子,太宗对一介僧人私渡出境是否心存芥蒂,我们不得而知。何况又是过了十七八年之久的往事了。但作为一个即将影响帝国意识形态的佛门高僧,他所负笈的文化主张不能不引起帝王的警觉。

  回到阔别18年之久的唐都长安,46岁的玄奘受到热烈欢迎。“道俗奔迎,倾都罢市”,张灯结彩,盛况空前。由西京留守、宰相房玄龄安排下,右武侯大将军、长安县令等官员在朱雀桥边主持欢迎大会,京师治安衙司维持现场秩序。把玄奘从印度带回来的大批物品陈列出来,让百姓参观。包括牲口驮回的520夹、共657部佛经和150粒如来肉舍利,以及7躯金、银或刻檀佛像。

  在长安稍事安顿后,玄奘就立刻赶往洛阳去觐见皇帝。以他丰厚的人生阅历,对于太宗的前嫌尽释,他并不抱太乐观态度。

  二

  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二月一日,唐太宗在洛阳仪鸾殿接见了玄奘。对他西行游历诸国很感兴趣,连续20天召玄奘入宫交谈,从早到晚直至擂鼓关闭宫门。状似亲厚,令众臣对玄奘也格外高看一眼。

  随后,玄奘奉命通过口述的方式,让弟子辩机整理记录下西行见闻,就是《大唐西域记》。次年(646年)成书,共12卷,10余万字,包括各国的地理环境、风俗人情、历史及现状、物产以及传说等。该书后译成多国文字,成为世界名著。

  其实,李唐王朝是信奉中国传统宗教道家学说的,向普天下宣称老子李耳是李唐皇室的先祖,所以一直用“黄老之学”治国,太宗、高宗两代都是佛道并举。直到笃信佛教的武则天登基之后,才全面推崇佛教。唐太宗让玄奘整理西域各国的情况,是为其开疆拓土,统御西域服务,以成就其东方霸主地位。

  尽管本意并不想将佛教与道教混搭,但玄奘还是做了妥协,按太宗的要求把道教经典《老子》(道德经)译成梵文,由王玄策出使印度时带走。

  唐太宗惜才爱才,多次劝说玄奘还俗,在朝中做官辅政,风节贞峻的玄奘坚辞不就。又要求他随驾东征高丽,玄奘又以“佛弟子避看兵戎厮杀”为由拒绝。而玄奘想远离政治中心,向唐太宗请求到少林寺翻译佛经,也并未获准。

  帝王之心有沟壑,也许太宗觉得,刚载誉回来就创造万人空巷局面的玄奘,如此之强的号召力和影响力必须放在眼皮底下才更放心。指定他入驻长安最好的弘福寺,全部供养由朝廷提供。

  玄奘在西域及天竺近二十载,与大大小小百十个国王打过或深或浅的交道,岂有不清楚皇帝的猜忌?他主动提出请宫里派五名侍卫守寺门,理以防译经工程受到围观信众的干扰。但潜台词双方心知肚明,让太宗派人守门,就是让太宗放心。

  三

  获得了皇权的加持,玄奘译经事业得以顺利开展。

  三月一日,玄奘从洛阳返回长安,立即开展工作。多年的天涯孤旅,他的行动力极其强大。只用两个月,就选拔了20余人的助译团队,组织起规模空前的“译经场”,汇聚的都是帝国顶尖的佛门人才。

  听闻当年他随之出家的哥哥仍然健在,遂召至一起主持的译经管理事务。他发心很大,皓首穷经夜以继日地工作,经常三更方睡,五更又起。发愿要在有生之年完成浩如烟海的译经工程。

  贞观二十二年(648年) 五月,玄奘译出《瑜伽师地论》100卷,面呈皇帝,请其御览,太宗阅后颔首称“佛教广大”,承认自己此前对佛教的误解都是妄议。长孙无忌、褚遂良等重臣,素与玄奘交好,趁机为玄奘美言。太宗赐玄奘一领价值百金的袈裟。

  此前,为了佛教在帝国地位更稳固,玄奘曾向太宗乞撰经序,遭拒。这回,太宗欣然命笔,撰写了《大唐三藏圣教序》。受其感染,皇太子李治也凑趣题写一篇《述圣记》。这两篇文献几乎成为佛教的官方“背书”,为其在唐朝广为弘扬贴上了护身符。

  是年秋日,太子李治为纪念生母长孙皇后而修建的慈恩寺落成。太宗以“九部乐”的最高礼仪迎请玄奘入驻任上座,并携太子率众臣在皇城安福门恭送。译经场也随之迁入,玄奘在此安心译经。几年后,又经继位的高宗即前太子李治敕许,玄奘亲自主持修建了大雁塔存放佛经,把这个藏经楼打造成当时亚洲最大的图书馆。

  因为眼线耳目众多,寺院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被皇帝掌握。当然,玄奘全力以赴译经,心不旁骛,对皇帝的态度,他洞若观火。但皇帝派给他的任务,也不敢推辞。为了佛教的地位,他也会善巧方便地曲意迎合。他的身份,在世人看来就如“国师”一般,时常应招入宫陪王伴驾。

  

  佛教对心灵的安抚净化作用发挥了巨大效果。太宗晚年,对玄奘的态度从疑虑转为信赖。他到终南山翠微宫休养,都要玄奘陪王伴驾。玄奘只得放下译经进度,在御榻前为其讲经说法,减轻他对死亡和未知的恐惧,使太宗沉疴负重的身心获得极大宽慰。

  贞观廿三年(649年),太宗在翠微宫含风殿病逝。玄奘才得以扶柩从终南山返回长安。

  而他自己貌似清冷苍凉的晚年也到来了。

  吕航玄奘系列文章: 国王抱着唐僧恸哭,那些年我们被西游记误导的史实

  (未完待续)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