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九旬老人生养三儿四女,病危想落叶归根被拒三个儿子与俺无关

  原创遇到简爱昨天我要分享

  上一篇我们讲到一位九十多岁的老人,生有三儿四女,病危住进重症监护室治疗后,医生建议回家去照顾,可是三个儿子都不愿意接纳,老人最小的女儿孙女士找调解员帮忙和大哥调解一番无果,老三又一直联系不上后,调解员决定去村委会找村干部询问情况并希望提供帮助。

  

  得知调解员的到来,村委会干部很主动配合联系孙女士的三哥,可是电话依然打不通,于是在调解员的恳请下,村委会两位领导陪同她们一起来到了县城的老三家里,见面后老三情绪激动一味指责两个妹妹没有给母亲养老,对于母亲回家住哪的问题,表示不愿意和两个妹妹讨论,要协商只能和两个哥哥到村委会去调解,于是调解员立即联系了老二和老大,两人都表示会在村委会等。

  

  一行人又返回到了村委会,刚到的时候,老三告诉调解员不愿意接母亲回家的原因,他县城家里住的比较高,母亲不太方便,于是就在村里搭建了一个板房,小妹把母亲接走他也没有意见,期间他还去小妹家里照顾过母亲,但是母亲昏迷那天,他给小妹打电话,可是小妹都没有一个小时都没有回来,后来他说母亲不行了,小妹才回来,这才生了气。

  孙女士对此解释当时她正在城里进货,接到三哥电话就立马赶了回来,并非像三哥说的没回来,并指责这都是三哥为不想接母亲回家所找的借口而已。

  

  三兄弟都到齐后,调解员就老人回家的问题让兄弟三人表态,没想到老三什么也没说,就气匆匆的跑掉了,追也没追上,无奈调解员只好把希望都寄托在作为家里长子的老大身上,但老大始终表示现在母亲就是轮到老三照顾的,老三都不照顾,他也不会照顾,当调解员让他抛开老三,说他当大哥的要起个带头作用,给弟弟妹妹和子孙做个榜样,也是给子孙后代积福,把老母亲接回家里照顾时,老大仍然不为所动,态度坚决的说与他无关。

  调解员转而把目光投向老二,老二指着两个妹妹决绝的表态:''?但无论调解员和村干部怎么劝说和做工作,老大都不肯接母亲回家,老二表示他不再参与这事,老大说了算。

  无奈之下,村干部摇着头提议把老人拉到村委会,在村委会搭个帐篷给老人住,子女一起给老人准备厚棉被和取暖器,兄妹四人对着提议都默不作声,表示默认,临走的时候,调解员拿出医生给老人拍的一段在监护室里的视频给他们看,希望他们看到后内心有所触动,老二瞅了一眼说自己眼睛不行就躲闪了,老大看过后,或许内心真的感触到了什么,立马转变了态度,说把老母亲拉到老三那里去,他是老大他做主,母亲的生活问题就他们兄妹轮流照顾,老大的提议得到了老二和两个妹妹的认同。

  最后,在老大态度突然转变之下,九旬老母亲回家的希望才得以实现。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上一篇我们讲到一位九十多岁的老人,生有三儿四女,病危住进重症监护室治疗后,医生建议回家去照顾,可是三个儿子都不愿意接纳,老人最小的女儿孙女士找调解员帮忙和大哥调解一番无果,老三又一直联系不上后,调解员决定去村委会找村干部询问情况并希望提供帮助。

  

  得知调解员的到来,村委会干部很主动配合联系孙女士的三哥,可是电话依然打不通,于是在调解员的恳请下,村委会两位领导陪同她们一起来到了县城的老三家里,见面后老三情绪激动一味指责两个妹妹没有给母亲养老,对于母亲回家住哪的问题,表示不愿意和两个妹妹讨论,要协商只能和两个哥哥到村委会去调解,于是调解员立即联系了老二和老大,两人都表示会在村委会等。

  

  一行人又返回到了村委会,刚到的时候,老三告诉调解员不愿意接母亲回家的原因,他县城家里住的比较高,母亲不太方便,于是就在村里搭建了一个板房,小妹把母亲接走他也没有意见,期间他还去小妹家里照顾过母亲,但是母亲昏迷那天,他给小妹打电话,可是小妹都没有一个小时都没有回来,后来他说母亲不行了,小妹才回来,这才生了气。

  孙女士对此解释当时她正在城里进货,接到三哥电话就立马赶了回来,并非像三哥说的没回来,并指责这都是三哥为不想接母亲回家所找的借口而已。

  

  三兄弟都到齐后,调解员就老人回家的问题让兄弟三人表态,没想到老三什么也没说,就气匆匆的跑掉了,追也没追上,无奈调解员只好把希望都寄托在作为家里长子的老大身上,但老大始终表示现在母亲就是轮到老三照顾的,老三都不照顾,他也不会照顾,当调解员让他抛开老三,说他当大哥的要起个带头作用,给弟弟妹妹和子孙做个榜样,也是给子孙后代积福,把老母亲接回家里照顾时,老大仍然不为所动,态度坚决的说与他无关。

  调解员转而把目光投向老二,老二指着两个妹妹决绝的表态:''?但无论调解员和村干部怎么劝说和做工作,老大都不肯接母亲回家,老二表示他不再参与这事,老大说了算。

  无奈之下,村干部摇着头提议把老人拉到村委会,在村委会搭个帐篷给老人住,子女一起给老人准备厚棉被和取暖器,兄妹四人对着提议都默不作声,表示默认,临走的时候,调解员拿出医生给老人拍的一段在监护室里的视频给他们看,希望他们看到后内心有所触动,老二瞅了一眼说自己眼睛不行就躲闪了,老大看过后,或许内心真的感触到了什么,立马转变了态度,说把老母亲拉到老三那里去,他是老大他做主,母亲的生活问题就他们兄妹轮流照顾,老大的提议得到了老二和两个妹妹的认同。

  最后,在老大态度突然转变之下,九旬老母亲回家的希望才得以实现。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