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解读《废都》第二十四章

  先说景雪荫,一个高干子女,却无半点怜悯体恤之心,这是家教缺失,也是西京遗民的通病。景雪荫这一心胸狭窄,可是苦了周敏。

  虽说星有芒角,见月无光,但月亮毕竟自己不能发光,现在天阴了,太阳看不到了,月亮自然也失去了光辉。周敏从潼关私奔而来,为了在西京立足,选择了庄之蝶这条捷径。初时,他以为和庄之蝶是统一战线,但庄之蝶消失了一段时间,他便六神无主,开始背后嚼舌根。

  周敏的想法是庄之蝶不会因此事受影响,而他却会丢掉饭碗,这是一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那么,安全感从何而来呢?生产力,安全感来自于生产力。当他有足够的能力去养活自己时,他会害怕丢掉饭碗吗?当然不会!正因为他生产力弱,所以他担心,害怕,害怕丢掉饭碗,害怕被人知道他在西京。所以,当他看到唐婉儿的电报票据时,他将这种担心害怕转化成了愤怒,用暴力的形式传递给了唐婉儿。

  在此之前,唐婉儿正在沾沾自喜自己的气质——古人称为“态”。而此时此刻,唐婉儿一反常态,痛斥周敏并大打出手,她失态了。与周敏的屈膝求和不同,唐婉儿在气势上完全压倒了周敏,这当然是因为庄之蝶。贫贱夫妻百事哀,周敏和唐婉儿不是夫妻,但在西京搭伙过日子,姑且称为两口子。低矮的平房,被风吹破的窗户……周敏日渐下降的生产力早已满足不了攀上高枝的唐婉儿。她委身于庄之蝶是本能的趋利反应,这种本能继而进化成感情。所谓“士之耽兮,犹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

  唐婉儿因为寻不见庄之蝶而胡思乱想,在胡思乱想的同时又涌起了思子之情,庄之蝶隐而不现,这渐渐旺盛的情欲无处宣泄,只能以一份电报聊以自慰。

  而另一边,庄之蝶因为崴了脚,在双仁府与柳月打情骂俏,至于唐婉儿,早已抛诸脑后。柳月是有心计的,她有意无意的勾引着庄之蝶,幻想成为庄之蝶身边的唐侍女,却又不肯成其好事。她懂得,轻而易举得到的东西人们都不会珍惜,尤其像庄之蝶一类的人,所见的不知有多少像柳月甚至比柳月更优秀的人,所以,她要吊着,当庄之蝶求之不得时,她才顺理成章的水到渠成。

  

  小麦86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0.2

  字数 813

  先说景雪荫,一个高干子女,却无半点怜悯体恤之心,这是家教缺失,也是西京遗民的通病。景雪荫这一心胸狭窄,可是苦了周敏。

  虽说星有芒角,见月无光,但月亮毕竟自己不能发光,现在天阴了,太阳看不到了,月亮自然也失去了光辉。周敏从潼关私奔而来,为了在西京立足,选择了庄之蝶这条捷径。初时,他以为和庄之蝶是统一战线,但庄之蝶消失了一段时间,他便六神无主,开始背后嚼舌根。

  周敏的想法是庄之蝶不会因此事受影响,而他却会丢掉饭碗,这是一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那么,安全感从何而来呢?生产力,安全感来自于生产力。当他有足够的能力去养活自己时,他会害怕丢掉饭碗吗?当然不会!正因为他生产力弱,所以他担心,害怕,害怕丢掉饭碗,害怕被人知道他在西京。所以,当他看到唐婉儿的电报票据时,他将这种担心害怕转化成了愤怒,用暴力的形式传递给了唐婉儿。

  在此之前,唐婉儿正在沾沾自喜自己的气质——古人称为“态”。而此时此刻,唐婉儿一反常态,痛斥周敏并大打出手,她失态了。与周敏的屈膝求和不同,唐婉儿在气势上完全压倒了周敏,这当然是因为庄之蝶。贫贱夫妻百事哀,周敏和唐婉儿不是夫妻,但在西京搭伙过日子,姑且称为两口子。低矮的平房,被风吹破的窗户……周敏日渐下降的生产力早已满足不了攀上高枝的唐婉儿。她委身于庄之蝶是本能的趋利反应,这种本能继而进化成感情。所谓“士之耽兮,犹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

  唐婉儿因为寻不见庄之蝶而胡思乱想,在胡思乱想的同时又涌起了思子之情,庄之蝶隐而不现,这渐渐旺盛的情欲无处宣泄,只能以一份电报聊以自慰。

  而另一边,庄之蝶因为崴了脚,在双仁府与柳月打情骂俏,至于唐婉儿,早已抛诸脑后。柳月是有心计的,她有意无意的勾引着庄之蝶,幻想成为庄之蝶身边的唐侍女,却又不肯成其好事。她懂得,轻而易举得到的东西人们都不会珍惜,尤其像庄之蝶一类的人,所见的不知有多少像柳月甚至比柳月更优秀的人,所以,她要吊着,当庄之蝶求之不得时,她才顺理成章的水到渠成。

  先说景雪荫,一个高干子女,却无半点怜悯体恤之心,这是家教缺失,也是西京遗民的通病。景雪荫这一心胸狭窄,可是苦了周敏。

  虽说星有芒角,见月无光,但月亮毕竟自己不能发光,现在天阴了,太阳看不到了,月亮自然也失去了光辉。周敏从潼关私奔而来,为了在西京立足,选择了庄之蝶这条捷径。初时,他以为和庄之蝶是统一战线,但庄之蝶消失了一段时间,他便六神无主,开始背后嚼舌根。

  周敏的想法是庄之蝶不会因此事受影响,而他却会丢掉饭碗,这是一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那么,安全感从何而来呢?生产力,安全感来自于生产力。当他有足够的能力去养活自己时,他会害怕丢掉饭碗吗?当然不会!正因为他生产力弱,所以他担心,害怕,害怕丢掉饭碗,害怕被人知道他在西京。所以,当他看到唐婉儿的电报票据时,他将这种担心害怕转化成了愤怒,用暴力的形式传递给了唐婉儿。

  在此之前,唐婉儿正在沾沾自喜自己的气质——古人称为“态”。而此时此刻,唐婉儿一反常态,痛斥周敏并大打出手,她失态了。与周敏的屈膝求和不同,唐婉儿在气势上完全压倒了周敏,这当然是因为庄之蝶。贫贱夫妻百事哀,周敏和唐婉儿不是夫妻,但在西京搭伙过日子,姑且称为两口子。低矮的平房,被风吹破的窗户……周敏日渐下降的生产力早已满足不了攀上高枝的唐婉儿。她委身于庄之蝶是本能的趋利反应,这种本能继而进化成感情。所谓“士之耽兮,犹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

  唐婉儿因为寻不见庄之蝶而胡思乱想,在胡思乱想的同时又涌起了思子之情,庄之蝶隐而不现,这渐渐旺盛的情欲无处宣泄,只能以一份电报聊以自慰。

  而另一边,庄之蝶因为崴了脚,在双仁府与柳月打情骂俏,至于唐婉儿,早已抛诸脑后。柳月是有心计的,她有意无意的勾引着庄之蝶,幻想成为庄之蝶身边的唐侍女,却又不肯成其好事。她懂得,轻而易举得到的东西人们都不会珍惜,尤其像庄之蝶一类的人,所见的不知有多少像柳月甚至比柳月更优秀的人,所以,她要吊着,当庄之蝶求之不得时,她才顺理成章的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