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的Netflix路确实走到头了

  企鹅生态2019.7.22我要分享

  

  Netflix作为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们用以向投资者描绘美好未来的样板,其本身反而遭遇中国同行们的尴尬:独大的视频服务网站是个舒服自洽的体面生意,而一旦陷入多家视频网站的竞争状态,则所有玩家都活在痛苦之中。

  上周Netflix在发布Q2财报后,股价大幅下跌10%。数据显示,Netflix在Q2付费用户新增270万,低于此前预计的500万付费用户增长预期;同时有报道称Netflix在北美流失了13万付费用户。

  投资者更大的恐慌来自于Netflix不断增长的竞争对手名单,迪士尼、华纳、亚马逊、苹果等都出现在名单上。在未来可预期的高强度竞争下,Netflix还能否保持2.7亿美元的单季度盈利水平成了个疑问。

  Netflix的中国同行们给出的答案并不乐观。在腾讯视频入选腾讯2018年名品堂半年后,作为腾讯数字内容相关业务的负责人,任宇昕在腾讯视频年度发布会上提出了他对未来的焦虑:

  视频网站年增速下滑至5.7%,广告投放增速下降至19%,同时腾讯、爱奇艺和优酷每年都要净亏数十亿人民币.....

  赶在上半年底,爱奇艺率先宣布会员数过亿,象征着国内视频网站的亿级会员时代终于到来。但过亿会员背后是爱奇艺在2018年全年净亏91亿元,在今年Q1净亏损同比扩大至18亿元。

  国内视频网站的Netflix路走到头了

  Netflix前两年急速崛起冲破千亿美金市值,曾被认为帮国内视频网站找到了一条正确道路。以头部优质原创内容带来的会员收入,去平衡视频网站过去高度依赖的广告收入,带来商业模式和用户体验上的双重收益。

  

  国内视频网站过去两年确实做得很不错,但也快将这条路走到头了。爱奇艺今年率先踩上亿级会员台阶,腾讯视频也早晚要踏上亿级门槛,再算上优酷,国内视频网站的未去重会员总数已经超过2亿

  按照CNNIC的说法,国内网络视频用户也就是6亿多一点,这意味着国内视频用户的付费比例其实已经很高了,继续增长的空间已经不大了。

  事实上,腾讯视频的会员在Q1就没增长,从去年Q4到今年一季度迟滞在8900万的数字。

  而爱奇艺虽然勉强在上半年底拿到会员破亿这个里程碑数字,但相较去年Q4的8700万会员数也增长不多,增速同样大幅放缓。

  Netflix模式曾被国内视频网站看作新未来,但即便将付费会员这个富矿挖到见底,国内视频网站仍旧没能解决亏损问题。

  按照腾讯COO任宇昕的说法,腾讯视频、爱奇艺和优酷每年都要净亏数十亿人民币。

  这也再次证明一件事,国内视频网站的症结,也许并不在于模式问题,而是在于高强度的竞争。BAT支持下的优、爱、腾一边痛苦,一边互不放过。

  然而短视频包围了过来

  互不放过的优爱腾,迎来一个前所未见的冲击。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流,在用户粘性、娱乐性、商业模式上都体现出对长视频的优势。

  如果说视频网站在去年还能笑着说“短视频只是影响了一定用户时长”的话,今年则是短视频全面冲击长视频的一年。

  按照CNNIC的数据,短视频在国内的用户已经来到6.48亿,已经超越鏖战了十五年的传统网络视频。同时近期各种数据报告也都显示,短视频的用户时长已经超越长视频,短视频成为仅次于微信QQ的国内第二大互联网需求。

  

  短视频更大的优势在于商业化。相较于传统网络视频想赚点钱简直别扭到不行,短视频是天然有商业化能力的。在近期,抖音的信息流中的广告比例已经达到20%左右,但用户体验仍然还是很OK的。

  尽管抖音用户已经在抱怨“不知道下条是否是广告”,但还是刷个不停。这在传统网络视频中是难以想象的,即便是Yotube也很难想象达到20%的广告比例会是什么样,更何况现在喊着要做优质内容到会员付费的优爱腾。

  头条2019年的千亿营收目标中,据说有半数份额是分配给抖音的,这意味着仅抖音的广告收入将接近腾讯2018全年的水平,并可能与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今年全年加起来的水平接近。

  传统网络视频创作者大可以嘲笑短视频工作室在制造文化垃圾,但事实上,短视频对传统网络视频简直是全方位吊打。

  面对短视频的冲击,国内视频网站都在调整战略方向,开始将长短视频的结合作为新的方向。

  腾讯在今年初将除微视外的几乎所有短视频平台和团队,都划到腾讯视频中,要做长短视频的结合。按照任宇昕的说法是:长视频和短视频两条发展赛道进行有效地聚合,不仅能够进一步提升用户的规模,也能够衍生出更丰富的内容形式和新的盈收空间。

  

  爱奇艺也挖了原来俺狐的小岳同学来操刀短视频,按照龚宇的说法是:爱奇艺原来是长视频,长视频站住脚就会做短视频,现在刚刚开始腾出手来去做短视频。

  现在回头看,国内视频网站当初错估短视频的事,是早晚要被写成书的。事实上,腾讯、爱奇艺和优酷尝试做短视频都比头条系早很多,腾讯第二次复活微视时,快手还叫Gif快手;爱奇艺在尝试效仿Vine的时候,高傲的四大门户都还不太将头条系当回事。

  而如今在将Netflix作为样板拼命做了两年后,视频网站们又走回流量为王和长短视频结合这条老路。

  同时,我们的科技媒体【中二投资家】(微信ID:mid-two)也已经上线,由多位最前沿的投资人、财经科技媒体人合办,只提供独家深度报道。

  订阅:

  收藏举报投诉

  

  Netflix作为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们用以向投资者描绘美好未来的样板,其本身反而遭遇中国同行们的尴尬:独大的视频服务网站是个舒服自洽的体面生意,而一旦陷入多家视频网站的竞争状态,则所有玩家都活在痛苦之中。

  上周Netflix在发布Q2财报后,股价大幅下跌10%。数据显示,Netflix在Q2付费用户新增270万,低于此前预计的500万付费用户增长预期;同时有报道称Netflix在北美流失了13万付费用户。

  投资者更大的恐慌来自于Netflix不断增长的竞争对手名单,迪士尼、华纳、亚马逊、苹果等都出现在名单上。在未来可预期的高强度竞争下,Netflix还能否保持2.7亿美元的单季度盈利水平成了个疑问。

  Netflix的中国同行们给出的答案并不乐观。在腾讯视频入选腾讯2018年名品堂半年后,作为腾讯数字内容相关业务的负责人,任宇昕在腾讯视频年度发布会上提出了他对未来的焦虑:

  视频网站年增速下滑至5.7%,广告投放增速下降至19%,同时腾讯、爱奇艺和优酷每年都要净亏数十亿人民币.....

  赶在上半年底,爱奇艺率先宣布会员数过亿,象征着国内视频网站的亿级会员时代终于到来。但过亿会员背后是爱奇艺在2018年全年净亏91亿元,在今年Q1净亏损同比扩大至18亿元。

  国内视频网站的Netflix路走到头了

  Netflix前两年急速崛起冲破千亿美金市值,曾被认为帮国内视频网站找到了一条正确道路。以头部优质原创内容带来的会员收入,去平衡视频网站过去高度依赖的广告收入,带来商业模式和用户体验上的双重收益。

  

  国内视频网站过去两年确实做得很不错,但也快将这条路走到头了。爱奇艺今年率先踩上亿级会员台阶,腾讯视频也早晚要踏上亿级门槛,再算上优酷,国内视频网站的未去重会员总数已经超过2亿

  按照CNNIC的说法,国内网络视频用户也就是6亿多一点,这意味着国内视频用户的付费比例其实已经很高了,继续增长的空间已经不大了。

  事实上,腾讯视频的会员在Q1就没增长,从去年Q4到今年一季度迟滞在8900万的数字。

  而爱奇艺虽然勉强在上半年底拿到会员破亿这个里程碑数字,但相较去年Q4的8700万会员数也增长不多,增速同样大幅放缓。

  Netflix模式曾被国内视频网站看作新未来,但即便将付费会员这个富矿挖到见底,国内视频网站仍旧没能解决亏损问题。

  按照腾讯COO任宇昕的说法,腾讯视频、爱奇艺和优酷每年都要净亏数十亿人民币。

  这也再次证明一件事,国内视频网站的症结,也许并不在于模式问题,而是在于高强度的竞争。BAT支持下的优、爱、腾一边痛苦,一边互不放过。

  然而短视频包围了过来

  互不放过的优爱腾,迎来一个前所未见的冲击。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流,在用户粘性、娱乐性、商业模式上都体现出对长视频的优势。

  如果说视频网站在去年还能笑着说“短视频只是影响了一定用户时长”的话,今年则是短视频全面冲击长视频的一年。

  按照CNNIC的数据,短视频在国内的用户已经来到6.48亿,已经超越鏖战了十五年的传统网络视频。同时近期各种数据报告也都显示,短视频的用户时长已经超越长视频,短视频成为仅次于微信QQ的国内第二大互联网需求。

  

  短视频更大的优势在于商业化。相较于传统网络视频想赚点钱简直别扭到不行,短视频是天然有商业化能力的。在近期,抖音的信息流中的广告比例已经达到20%左右,但用户体验仍然还是很OK的。

  尽管抖音用户已经在抱怨“不知道下条是否是广告”,但还是刷个不停。这在传统网络视频中是难以想象的,即便是Yotube也很难想象达到20%的广告比例会是什么样,更何况现在喊着要做优质内容到会员付费的优爱腾。

  头条2019年的千亿营收目标中,据说有半数份额是分配给抖音的,这意味着仅抖音的广告收入将接近腾讯2018全年的水平,并可能与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今年全年加起来的水平接近。

  传统网络视频创作者大可以嘲笑短视频工作室在制造文化垃圾,但事实上,短视频对传统网络视频简直是全方位吊打。

  面对短视频的冲击,国内视频网站都在调整战略方向,开始将长短视频的结合作为新的方向。

  腾讯在今年初将除微视外的几乎所有短视频平台和团队,都划到腾讯视频中,要做长短视频的结合。按照任宇昕的说法是:长视频和短视频两条发展赛道进行有效地聚合,不仅能够进一步提升用户的规模,也能够衍生出更丰富的内容形式和新的盈收空间。

  

  爱奇艺也挖了原来俺狐的小岳同学来操刀短视频,按照龚宇的说法是:爱奇艺原来是长视频,长视频站住脚就会做短视频,现在刚刚开始腾出手来去做短视频。

  现在回头看,国内视频网站当初错估短视频的事,是早晚要被写成书的。事实上,腾讯、爱奇艺和优酷尝试做短视频都比头条系早很多,腾讯第二次复活微视时,快手还叫Gif快手;爱奇艺在尝试效仿Vine的时候,高傲的四大门户都还不太将头条系当回事。

  而如今在将Netflix作为样板拼命做了两年后,视频网站们又走回流量为王和长短视频结合这条老路。

  同时,我们的科技媒体【中二投资家】(微信ID:mid-two)也已经上线,由多位最前沿的投资人、财经科技媒体人合办,只提供独家深度报道。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