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一个理财师的创业史

  

  久违的写作心流

  连载四八 美丽姑苏

  早上去了拙政园。世界文化遗产拙政园说白了就是一个古代的私人园林。历经了近500年的沧桑,依然独处一隅。只是天公不作美,总是下着淅沥的小雨。前来参观的游人不停地撑起和收起雨伞,惹得周围的人,脸上身上和头上尽是雨滴。

  先谈谈这个城市吧!

  苏州真的是一个江南水乡城市。街头上的建筑大多都不是很高,白墙黑瓦,整个城市不是很大,但却充满了格外不同的别致韵味。笼罩在烟雨朦胧中的苏州,就像一个淡扫峨眉略施粉黛的女子,从容而淡雅。

  小桥流水缓慢的游船,还有那吴侬软语的评弹之音,走在街上的男女老少,多操着一口细细软软的声音,与火炉武汉的粗门大嗓完全不同。

  感觉和一口软糯的苏州人比起来,武汉市民的行为作风是抑扬顿挫另加万分雷厉风行,宛如土匪一般恶横横地,哼!

  从商铺上买单时,男女老板们的声音上就可以明显地看得出来。我一般地在店里买东西,苏州人都会柔声细语地说请问是现金还是支付宝,抑或是微信呀?

  云南的老板看似五大三粗,男老板一般的都是轻言细语,女老板们,抄着一脸的云贵高原上高辐射紫外线的雀斑,实际上也还温柔地很,“咯是……多少个钱呢!”

  广西人就更不用说了,他们操着长长的“哦!”地后续逐渐上扬的拖音,好像是在客气着遵循着你的意见。

  只有武汉的老板们,目光炯炯有神,口气铁骨铮铮地说,“咳!我扫你码咧?”很多人当时不明就里地,乖乖地把二维码拿给老板克扫,过后慢慢地反应过来,那神情分明好像就是骂人呢!心中一万个草泥马飞过克鸟……

  汤姆曾经对我说,“哎!你们湖北人怎么说话这么恶声恶气地呢?怪不得你们省的简称是鄂鸟……”这句话堵得我是如鲠在喉,然后尴尬地笑笑。

  知乎上说,武汉是一个国标滋养的城市。看来外省人对湖北人的印象是如此之差呀!与云南人的那种风花雪月的小资不同,苏州人的这种精致与小巧已经完全融入到了每个人的生活与骨子里。

  无论是街头到处售卖的丝绸睡衣,或者是谢馥春的头油,香粉与雪花膏,还是张小泉的手工系列剪刀,还是吃食上精巧和力道,无不叫人是津津乐道,乐在其中罢了。这里的文化产业也非常的发达,从沈复的《浮生六记》到柳梦梅与杜丽娘的《牡丹亭》,昆曲的那种淡淡地如行云流水一般的水磨腔调,一直就是那么的不疾不徐,充满了一种别致而优雅的韵律。

  我们在拙政园,边走边看,布局精巧,小小的一个园子里竟处处充满了玄机。许多师傅们都在用荷花,莲蓬和荷叶做着盆景的布局,精美的瓷器与淡雅的风荷花形成一种独特的对比,再加上淅淅沥沥的雨水,真是美不胜收!

  偶有几处鸳鸯自在地戏水,完全不顾周围人在追逐拍摄视频。它们或在岸上昂首信步,或一头钻进水中挠痒痒,细细地梳理身上的羽毛;或是一个猛子扎在湖水中,然后伸展起脖颈,用双脚自在地划着水,多么的舒畅!

  下午去到贝氏一族的狮子林。那假山如同各种形态各异的怪兽,我和儿子穿梭在其中,乐此不疲。看似别有洞天的一番假山,原来还真有一番与众不同的天地呀!怪不得当初的乾隆皇帝在太湖石的假山里面穿梭了近两个时辰都没办法穿出来,只提了一个“有趣”的匾额。

  最有趣的是假山一旁种着各种各样风情绰约多姿,形态各异的荷花。在荷叶中间还承接着硕大的露水。我看见一个小鸟儿,一下就停伫在花骨朵的枝头,然后又“嗖”地一声飞起,躲进荷叶根部下面,亦或是躲在莲蓬之间,和我迷离的视线偷偷地捉着迷藏。我纠结着的,就是那种无拘无束的畅快和自然之美。

  我仿佛看见了少年时代的建筑大师贝聿铭在狮子林前瞬然间开心的笑容。在钢筋水泥丛林的大城市里呆久了,久违了这样的美好,曾经趴坐于书房电脑前,连续四五个小时的写作心流,不由得缓慢地流淌,淋漓尽致地琤琤淙淙而下……

  周琦橞,美国注册财务策划师RFP。湖北省首届保险理财规划大赛冠军,湖北省十大保险顾问。资深金融狗,专一,忠诚和踏实,是我的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