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忆童年!(深度好文)

  坐在夜的窗口,我的思绪不由自主的蔓延开来……已经有好久没有见到哥了,平时电话也懒得打,都在为各自的生活像个陀螺似的忙转着,只有过年的时候难得聚在一起。

  小时候,真的是无忧无虑的!哥总会带着我去找大孩子们玩儿。什么扇啪唧啊、弹玻璃球啊,还有冬天在冰上滑自制的冰车啊、单腿驴啊,技术好的还会在冰面上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让人羡慕的不得了。当然这都是男孩子喜欢玩的东西,我玩不好只能是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我喜欢玩“抓人”的游戏。那时候停电是常有的事,吃过晚饭就会约上几个小伙伴在院子里在明亮的月光,我披散着头发像个女鬼似的相互追跑着,伴着串串嬉笑声,简直都玩儿疯了,偶然间看到自己的影子还真的吓了一大跳!我们还爬上柴火垛,在上面跳啊、蹦啊、打滚儿啊,老好玩儿了!直到很晚了,在大人们一声声催促下才恋恋不舍的回家睡觉去了。回到家兴奋的都睡不着了,期盼着赶快亮天好找他们玩儿。

  

  还有啊,那时候能够骑个自行车是件很酷的事。哪有什么适合小孩儿骑的车啊,都是“二八”那种大人骑的车,因为人小车大,上不去鞍座只能“掏裆”骑,别说,骑得还挺好呢,上坡下岭的都不会被落下!

  有一回骑车可把我摔惨了,是借来的车两个闸都不好使,我也不知道啊,像平时一样蹬上车就跑。结果一下坡,天!一点闸都没有!还是坑洼不平的土道,连车带人不受控制的直冲下去,这把我摔的啊,当时都没起来,其他几个孩子都吓坏了,直愣愣的杵在那。我的膝盖、胳膊肘都闯破了,渗出了血,忍着疼爬起来心里愤愤的说:“啥破车啊,摔死我了!”这是我摔得最狠的一次,回到家还被母亲责骂了一顿。天哪,这是我亲妈吗?!

  

  我家附近有个小树林,那里也是我们的乐土。邻居常常会在树林边上支起一张大网,旁边的树枝上会挂几个装有鸟的笼子来引诱鸟儿们自投罗网。那个网特别纤细,只要鸟儿撞入网里,只能是越挣扎越紧。只要我和哥看到有鸟挂住了,就会和几个小孩试机解救下来。可是线太细了,一点点解开是不可能的,被发现就完蛋的了!于是有两个去把风,我和哥迅速拿小刀把网割坏,放走小鸟。由于害怕被逮着,拿小刀的手会不由自主的抖起来,越是着急就越是解不开昵!整个过程下来挺惊心动魄的,现在想来觉得挺对不住邻居的,网总会时不时的破个洞,让邻居摸不到头绪。到后来才发现是我们几个的杰作,气得不行。只要看到我们在那玩儿,离好远呢他就会很凶的呵斥我们离开,我们当然是好汉不吃眼前亏转眼功夫就跑没影儿了。想逮到我们,想都别想!!!

  那时候要是谁家能有台黑白电视机,在村里那是相当荣耀的事。一吃过晚饭,左邻右舍的大人孩子们就会陆续的来他家报到了,炕沿儿上,小板凳上都坐满了人等着看电视。孩子们在一起追逐打闹着,女人们织着手里的毛线活儿唠着家常,男人们抽着人的老汉烟说着些云里雾里不着边际的话相互调侃着,让你觉得他们都是极具传奇的人物!现在想来这无非就是想博得别人的关注,心里能有个小小的慰藉吧!

  

  从7:00赵忠祥的新闻联播开始一直到很晚了电视里都说“再见”了,屏幕上出现“雪花”发出沙沙的声音众人才会散去。无论到谁家看电视这家的主人都特别好,不会嫌大伙儿烦,总是客客气气的,之后还得收拾战场。邻里间一点芥蒂都没有,现在很难再有这样的场景了。

  那时觉得时间过得好漫长,期盼着自己能快点长大多好,这样就可以像大人一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可是不知道从何时起,那些熟悉的面孔已见渐渐远去,原本清晰的记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唯一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的便是儿时像银铃一样欢快的笑声、永远也玩儿不够游戏、土坯的房子、墙头儿的栅栏上落着的红蜻蜓、菜园子里的大青虫、抽穗的玉米、林间的鸟鸣、水塘的蛙声……

  那份纯善、至美,是我生命里永远的眷恋!

  坐在夜的窗口,我的思绪不由自主的蔓延开来……已经有好久没有见到哥了,平时电话也懒得打,都在为各自的生活像个陀螺似的忙转着,只有过年的时候难得聚在一起。

  小时候,真的是无忧无虑的!哥总会带着我去找大孩子们玩儿。什么扇啪唧啊、弹玻璃球啊,还有冬天在冰上滑自制的冰车啊、单腿驴啊,技术好的还会在冰面上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让人羡慕的不得了。当然这都是男孩子喜欢玩的东西,我玩不好只能是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我喜欢玩“抓人”的游戏。那时候停电是常有的事,吃过晚饭就会约上几个小伙伴在院子里在明亮的月光,我披散着头发像个女鬼似的相互追跑着,伴着串串嬉笑声,简直都玩儿疯了,偶然间看到自己的影子还真的吓了一大跳!我们还爬上柴火垛,在上面跳啊、蹦啊、打滚儿啊,老好玩儿了!直到很晚了,在大人们一声声催促下才恋恋不舍的回家睡觉去了。回到家兴奋的都睡不着了,期盼着赶快亮天好找他们玩儿。

  

  还有啊,那时候能够骑个自行车是件很酷的事。哪有什么适合小孩儿骑的车啊,都是“二八”那种大人骑的车,因为人小车大,上不去鞍座只能“掏裆”骑,别说,骑得还挺好呢,上坡下岭的都不会被落下!

  有一回骑车可把我摔惨了,是借来的车两个闸都不好使,我也不知道啊,像平时一样蹬上车就跑。结果一下坡,天!一点闸都没有!还是坑洼不平的土道,连车带人不受控制的直冲下去,这把我摔的啊,当时都没起来,其他几个孩子都吓坏了,直愣愣的杵在那。我的膝盖、胳膊肘都闯破了,渗出了血,忍着疼爬起来心里愤愤的说:“啥破车啊,摔死我了!”这是我摔得最狠的一次,回到家还被母亲责骂了一顿。天哪,这是我亲妈吗?!

  

  我家附近有个小树林,那里也是我们的乐土。邻居常常会在树林边上支起一张大网,旁边的树枝上会挂几个装有鸟的笼子来引诱鸟儿们自投罗网。那个网特别纤细,只要鸟儿撞入网里,只能是越挣扎越紧。只要我和哥看到有鸟挂住了,就会和几个小孩试机解救下来。可是线太细了,一点点解开是不可能的,被发现就完蛋的了!于是有两个去把风,我和哥迅速拿小刀把网割坏,放走小鸟。由于害怕被逮着,拿小刀的手会不由自主的抖起来,越是着急就越是解不开昵!整个过程下来挺惊心动魄的,现在想来觉得挺对不住邻居的,网总会时不时的破个洞,让邻居摸不到头绪。到后来才发现是我们几个的杰作,气得不行。只要看到我们在那玩儿,离好远呢他就会很凶的呵斥我们离开,我们当然是好汉不吃眼前亏转眼功夫就跑没影儿了。想逮到我们,想都别想!!!

  那时候要是谁家能有台黑白电视机,在村里那是相当荣耀的事。一吃过晚饭,左邻右舍的大人孩子们就会陆续的来他家报到了,炕沿儿上,小板凳上都坐满了人等着看电视。孩子们在一起追逐打闹着,女人们织着手里的毛线活儿唠着家常,男人们抽着人的老汉烟说着些云里雾里不着边际的话相互调侃着,让你觉得他们都是极具传奇的人物!现在想来这无非就是想博得别人的关注,心里能有个小小的慰藉吧!

  

  从7:00赵忠祥的新闻联播开始一直到很晚了电视里都说“再见”了,屏幕上出现“雪花”发出沙沙的声音众人才会散去。无论到谁家看电视这家的主人都特别好,不会嫌大伙儿烦,总是客客气气的,之后还得收拾战场。邻里间一点芥蒂都没有,现在很难再有这样的场景了。

  那时觉得时间过得好漫长,期盼着自己能快点长大多好,这样就可以像大人一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可是不知道从何时起,那些熟悉的面孔已见渐渐远去,原本清晰的记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唯一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的便是儿时像银铃一样欢快的笑声、永远也玩儿不够游戏、土坯的房子、墙头儿的栅栏上落着的红蜻蜓、菜园子里的大青虫、抽穗的玉米、林间的鸟鸣、水塘的蛙声……

  那份纯善、至美,是我生命里永远的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