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小说·连载】我的上海假日(二)

法治周末3天前我要分享

导读

当沈梦远真的坐在自己面前,文熙简直可以把这位优秀青年律师的履历倒背如流。这让沈梦远很是惊讶。但文熙还是有个疑问:他原本在北京的清华大学读书,为什么会考去重庆的西南政法大学读法学呢?

前情提要

美丽、优秀的美国华裔女孩陆文熙经好友介绍,如愿成为了中国青年律师沈梦远手下的实习生。两人相约在上海环球金融中心91楼的餐厅见面。但没想到,在通往餐厅的电梯里,陆文熙被两个男子撞倒在地,晕了过去……

电梯到达91楼,男子抱着文熙一路小跑进入餐厅。那个体型较胖的男子也紧跟在后面,大声喊道:“服务员,快拿糖水来,有人晕倒了。”周围的人听到有人晕倒,都围了过来,窃窃私语着……

男子把文熙放在沙发上,一边让人群散开,一边嘱咐随后跟来的“肇事者”:“还是打120吧,放心一些。”

就在这时,文熙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今天这样的情形,她一年会经历一两次,就是因为低血糖,妈妈的遗传。平常,她包里都带着糖的,有点不舒服马上吃一点也就没问题了。但偶尔也有因为忙碌而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

“醒了醒了,谢天谢地。”看到文熙睁开眼,脸色也红润了些,神色惊慌、体型较胖的男子镇定了一些,连忙给文熙递过杯子,把吸管放进她嘴里,一连串地问:“你是低血糖吗?喝点糖水会不会好些?要不我还是送你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了,谢谢!老毛病,没关系。”文熙虚弱地摇摇头。

“你确定不用去医院检查一下吗?是我们俩撞了你,我们会负责任。”又一个男声传来,文熙目光往下扫去,发现还有一个男子蹲在自己面前,蹙着眉毛,让她看不清长相。

她想起来了——自己是被一前一后两个男子撞了一下,然后就晕倒在地。看来,这两个人还是很绅士的,没有把她扔下不管。她也该及时表态“解放”别人。

“放心吧,我不是碰瓷儿的,是低血糖犯了,不用你们负责任。谢谢你们照顾我,你们忙自己的吧。”文熙的状态慢慢恢复正常,她从躺着的沙发上坐起身,冲他们抱歉地微微一笑,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就在蹲着的男子起身的时候,文熙看清了他的脸,两人四目相对,迟疑了一秒。男子冲文熙笑了一下,说声“谢谢”后,转身离开。可就在转身的一刹那,他的衣服被女孩扯住了,他回过头,以为又有什么事。只见女孩怯怯地问:“对不起,请问您是沈梦远律师吗?”

原来,文熙觉得这人长得好像照片中的沈梦远,而且她不是和沈梦远约在这里吃饭吗?

“你是?”

沈梦远愣住了,又仔细打量了这女孩一眼。只见她五官清丽脱俗、气质高雅,应该是见过就比较难忘的类型,但他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可是感觉又似曾相识。

“我就是许愿的同学文熙。”此时的陆文熙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了,大大的眼睛放着光芒。她没想到,眼前的男子真的就是沈梦远。

“哦……”沈梦远想起来了,许愿给他发过一张她和文熙的合影,所以有点眼熟。但是对于女生,他从来都是很难记住的,换件衣服、换个发型,他马上就认不出来了,更何况仅仅是不经意地看了一眼照片。

“没想到会是你。你怎么样?真的没什么事吗?”沈梦远关切地询问。

“真的没事,让您见笑了。”文熙略显尴尬,有些手足无措——一两年偶发一次的毛病偏偏让她在陌生人面前出了丑。

“那我们到预定的座位去吧。你可以吗?要不要我扶你?”沈梦远关切询问的眼神让文熙有些不好意思,她连声说:“不用不用,我可以的。”

文熙站起身后,忍不住瞟了身边的沈梦远两眼,觉得他的脸部线条比照片上还要好看,有欧美人的轮廓,尤其是鼻子,像雕塑一般——如果是女生,她会想这是不是做出来的鼻子;身材也很好,衣服架子一个,衬衫西裤,典型的瘦高型型男,一看就是爱运动的体魄,所谓“行走的荷尔蒙”那类。这可跟她想象的中国律师不同。

沈梦远和文熙面对面坐下来,这里是全上海位置最高的餐厅,将浦江两岸的美景尽收眼底,她心情豁然开朗。

沈梦远说,今天运气真好,据说多数时候这里当天都是预定不上的,要文熙一定要拍张照片发给许愿,这是许愿千叮咛万嘱咐的,要他代自己在这里请文熙吃饭。

“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我已经批评许愿了!”文熙微微点头示谢。

“这倒没有,许愿说你是她在美国最好的朋友,平常给了她很多的照顾。你来到上海,她是一定要尽地主之谊的。”

“她介绍我到您身边学习,就是最好的地主之谊。”文熙说。

“哈哈。”沈梦远笑笑,露出整洁的牙齿,“还不知道是谁向谁学习呢?像你这样的人才回国,是我们各大红圈所争抢的对象哦。”

“红圈所?怎么讲?”文熙饶有兴趣地问。

“简单地说,就是中国最顶级的涉外律所。”沈梦远笑了笑,继续解释,“你应该知道英国魔术圈律所吧,《亚洲法律杂志》有一篇文章叫《红圈中的律师事务所》,用红笔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圈了8家涉外法律事务做得最好的律所出来。”

华灯初上,黄浦江夜景初露其璀璨迷人的气质。

沈梦远和陆文熙坐在中餐自助区,因为有共同语言,两人很快谈笑自如,没有了之前的拘束。沈梦远想到文熙低血糖,就帮她拿了很多甜食,弄得文熙哭笑不得,说:“低血糖的人未必能吃很多甜食,这么多怎么吃得完?”

沈梦远尴尬地笑了笑,马上把一盘点心挪到自己面前,说我吃我吃。

文熙让许愿向沈梦远虚构了她的情况:首先把陆文熙的陆姓去掉了,了解LR公司的人多半也知道陆家,太容易暴露身份了;其次她只是普通中产阶级华裔三代,普通学校的法律硕士。她担心自己哈佛“学霸”的身份,会让沈梦远有压力而不敢带她。她的确是想在中国好好学习一番,所谓“卧底”也是为了了解真实的情况,而不是窃取对方的秘密。

“听说沈律师在中国读的都是名校。先读清华大学的工科再读西南政法大学的法律,五星知识产权律师,入选中国司法部千名涉外律师人才名单,哇……”文熙简直能把沈梦远的简历倒背如流。

沈梦远脸上有一丝羞涩,问她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许愿应该也不知道这么多吧。

文熙说,网上都有啊,要拜师,当然得先做做功课。随后又问道:“我有个不解,你本来在北京的清华大学读书,为什么要考去重庆的西南政法大学呢?清华不也有法学院吗?而且北京不还有很多优秀的法学院吗?”

沈梦远呵呵一笑,说:“这个问题经常有人问我。其实我学法律完全是偶然,本来在清华大学学电子工程,小时候的理想是做一名科学家。可是毕业的头一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邂逅了我国一位著名的知识产权泰斗,她是一位很有人格魅力的老太太,学识渊博、谈吐不俗。她给我讲知识产权对科技强国、自主创新的意义;讲我们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人才的短缺;讲理工科学生之于中国知识产权界,就像大熊猫一样珍贵……我就有了舍我其谁的热血感。就这样,我被引入了法学殿堂。我追随我的导师去了重庆,去了西南政法大学,走上这条技术与法律跨界的道路。”沈梦远谦虚地笑笑,往嘴里塞进一块小点心。

说实话,沈梦远也不怎么吃甜食,可这是自助餐啊。在女生面前,尤其国际友人面前,还得硬撑着。

“啊,原来这样!人生的际遇真奇妙,这世界少了一个科学家,多了一个知识产权专家。”文熙赞许地点点头,感慨他的这种专业组合。美国也是这样,很多优秀的知识产权律师也是理工科出身。也许正是因为他的跨界,他才能年纪轻轻就脱颖而出,如果留在科技界,也许并不一定这么出类拔萃吧。

“知识产权很重要啊,现在知识产权强国和科技强国在世界大国都上升为国家战略,恭喜您当初的选择。”文熙说。

“是的,我不后悔当初的选择。以后大国之间的经济战、贸易战会演变成以科技战为主战场。科技战意味着知识产权大战,所以我觉得知识产权虽非文非武,但亦文亦武,也是大国重器。”沈梦远眉宇间明显透着对自己选择的满意。

甜食确实难以下咽,平常基本不吃甜食的沈梦远只好用辣菜就着吃。

“是的,现在中国也是后来居上越来越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好像去年最高法院还专门设立了知识产权法庭,由一个大法官来兼任庭长,还重审了几个重大案件吧?”文熙问。

“哦,这个你也知道?你熟悉知识产权领域吗?”文熙的话让沈梦远多少有点意外的小惊喜。许愿介绍她来当实习生他是满心欢迎的,因为他手上有几个涉外诉讼,特别需要英语好的法律人才,而他和他的助理都还达不到那个水平。而且涉及到专利等知识产权问题对英文的要求就更高了,不仅是法律英语,还是科技英语。之前他问过许愿,得知文熙之前是学政治的,他判断这位实习生可能不擅长知识产权领域。

“还算关注。”文熙含笑点头,故意轻描淡写地说,“这是国际上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一个大事情啊。你看,无论是美国的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还是德国的专利法院,日本东京高等法院知识产权分部等,都相当于是高级法院的级别,只有中国级别最高,那得多重视呀!”她看到沈梦远眼睛一瞬间亮起来。

“你真是及时雨啊!你连这些都这么清楚,肯定对知识产权有研究!”沈梦远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说他手上正好有一个与美国公司的复杂诉讼,并问她知不知道美国LR公司的相关诉讼。

文熙心里一惊,故作平静地摇摇头,继而又说:“不过上午在律师所,您的助手程雪给我大概讲了一下。”

沈梦远说:“没关系呀,我抽时间给你讲。”一高兴,他就着辣菜一块一块地吃甜点,把文熙看得眼睛都快直了,问:“这是现在的流行吃法吗?我也尝尝。”说着,就从沈梦远面前的盘子里夹起一块慕斯。

沈梦远嗯嗯地答应着,心里说:“你如果真懂知识产权,我再来一盘也乐意。”

“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能吃甜食的男生。”文熙侧着头,用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

“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中文和英文都这么好的华裔三代。”沈梦远说出这句话之后,发现自己完全文不对题,可能脑子里在想什么,嘴上就说出来了吧。他于是又补充道:“真的,我发现你的普通话讲得真好,比我还好。”

“必须学好普通话呀,看看人家川普的外孙女,罗杰斯的女儿,等等,普通话说得多好。我还是中国人呢!”文熙心里想:“能不好吗?从小跟着赴美的国内电视台主播学习的中文。”

沈梦远朝文熙竖起大拇指。

初次见面,两个人聊得很开心。

文熙觉得沈梦远跟他想象中差不多,毕竟她是做过功课的,把网上能找到的有关沈梦远的资料都看过的。沈梦远事前对文熙并没有在意,但短暂的相处后,觉得文熙应该比许愿给他介绍的更优秀。难怪有人说,美国的法律人才是精英中的精英,因为法律教育的门槛很高,它是一种职业教育,必须读完一个本科才能读法律。

尤其是文熙非常谦虚,一再表示要跟在他身边多学习,多了解中国,也许以后会来中国工作。这让沈梦远印象深刻。当然,这一点许愿也跟他交代过几次。一个三代华裔还想着要回中国,他当然是欢迎的,也愿意帮助她,何况涉外律师人才本身又那么抢手。

因为第二天沈梦远要飞去北京开庭,文熙提议早点结束晚餐,并希望能跟他们一起去观摩学习。

“真是很抱歉,明天我不能带你去。”沈梦远搓着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那个……因为你是外国人,可能不能进去。”

“外国人不能观摩庭审吗?”文熙问。

“也不是不能,只是要事前申请什么的,明天肯定是来不及了。”沈梦远解释。

离开餐厅之前,沈梦远叫文熙拿出手机,加上微信,说是会发些资料给她这两天看看,并叮嘱她在实习的日子里要留意下微信,因为现在微信在中国已经成为一种工作方式。只要是不涉密的,都在微信上通知、交流,在微信群里开会什么的,很少打电话了。

虽然文熙一再客气推辞,沈梦远还是坚持开车送文熙回家。

为了不露馅,文熙说了离她家最近的普通住宅小区的名字,这也是她做好的功课。她说,自己住在一个同学家里,同学一家人都移民去美国了,房子经常空着。

驶出了灯火璀璨的繁华区,前面的路似乎越来越僻静,灯光也越来越稀疏。导航上显示还有有30多分钟,这还是晚上不堵车的情况。沈梦远突然想起许愿家在他们小区也有一套房子,而且是大房子,当时梦远家也是听了他们的介绍才买的。这套房子现在应该没有住人吧,跟她讲合适吗,应该没问题吧,因为许愿念叨了不知多少遍,说文熙是自己最好的姐妹。

“许愿家里在我住的小区好像也有一套房子……”沈梦远停了一下,仔细看看前面的路,怕走错了,“那里离陆家嘴比较近,应该比这里方便吧?”说完,他呵呵笑了笑。

“是吗?”文熙有些意外,“她家不是不在上海吗?”

“你可能不知道吧,中国的富人都爱到处买房,所以才把房价推这么高。长三角的富人都会在上海买房。”沈梦远怕文熙不知道“长三角”的含义,又补充道:“长三角就是长江三角洲,包括上海、江苏、浙江。”

“哦,又长知识了。我知道中国的炒房团。”文熙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回到家,文熙换了套家居服,澡都没洗,马上先给许愿打电话。许愿以为她要汇报跟沈梦远见面的情况,没想到,文熙一上来劈头便问:“你家在沈梦远那个小区有房子吗?”。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许愿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缓过神来,嚷道:“行啊,沈梦远这么快就把我们家卖了”。

“你太不主动了吧!有住人吗?没住人的话借给我去住?”文熙直截了当地说。她和许愿是十多年的朋友,就像姐妹一样,从高中的寄宿学校,到威尔斯利大学,两人同居了好几年,无话不说。

“你在上海有豪宅不住,有保姆不用,想去住我们家寒舍?你确定?”许愿有点怀疑,停顿了一下,突然恍然大悟地说,“啊,我明白了,说,你安的什么心?想当邻家小妹?”

“想些什么呀?我本来也想在靠近律所的地方租房子住,你知道我们家多远吗?我也不敢叫司机送我,晚上回来挺吓人的。来做实习生也要敬业呀,你说是不是?”

“是的是的,知道你做事认真。”许愿连忙说,“没问题呀,我们家那个案子过几天开庭,完了之后就叫人去把屋子打扫出来给你,行吧?”

“啊,要开庭啦?”文熙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终于等来了!恭喜恭喜!……那我是不是很快就可以在中国见到你呢?”

“不一定呢,律师说肯定不会当庭宣判的,也不知道何时有结果?”

“肯定不会太久的,到时候你一定要回来我们一起庆祝哈!”

许愿家里遭遇变故和司法不公后,许愿就发誓,要一直等到胜利的那一天才回国。这次暑假,虽文熙一再邀约她一起回来,但她依然不改其坚定的决心。

当然,对此文熙也能理解。许愿内心认定这是个冤案,所以她过不了自己感情的那一关。

听许愿讲,最初她爸爸许巍然和另外5位朋友共同买下了国企改制的江海集团,每个人的持股比例都相差不大,但她爸爸和其他3人均未在集团担任任何职务。公司的两位实际控制人大股东其实对公司的控制能力并不强,因为如果这4人联手成为一致行动人的话,他俩就会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熟悉公司法和公司治理的文熙知道其实这就是“祸根”,这就是两位实际控制人要向这4人痛下杀手、各个击破的原因。

许愿爸爸最倒霉,无辜被公安机关抓捕两次。第一次,被胁迫在看守所低价转让股份,然后被释放;第二次,当时爸爸妈妈在美国陪伴她,法院通知爸爸回去开庭,结果一出机场,就被另一个省的公安机关以涉嫌刑事犯罪带走,关了几个月后,又因证据不足释放。

未完待续

领 奖 通 知

请以上五位朋友通过公众号后台私信我们,留下地址和联系方式,您的奖品很快就到!

收藏举报投诉

导读

当沈梦远真的坐在自己面前,文熙简直可以把这位优秀青年律师的履历倒背如流。这让沈梦远很是惊讶。但文熙还是有个疑问:他原本在北京的清华大学读书,为什么会考去重庆的西南政法大学读法学呢?

前情提要

美丽、优秀的美国华裔女孩陆文熙经好友介绍,如愿成为了中国青年律师沈梦远手下的实习生。两人相约在上海环球金融中心91楼的餐厅见面。但没想到,在通往餐厅的电梯里,陆文熙被两个男子撞倒在地,晕了过去……

电梯到达91楼,男子抱着文熙一路小跑进入餐厅。那个体型较胖的男子也紧跟在后面,大声喊道:“服务员,快拿糖水来,有人晕倒了。”周围的人听到有人晕倒,都围了过来,窃窃私语着……

男子把文熙放在沙发上,一边让人群散开,一边嘱咐随后跟来的“肇事者”:“还是打120吧,放心一些。”

就在这时,文熙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今天这样的情形,她一年会经历一两次,就是因为低血糖,妈妈的遗传。平常,她包里都带着糖的,有点不舒服马上吃一点也就没问题了。但偶尔也有因为忙碌而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

“醒了醒了,谢天谢地。”看到文熙睁开眼,脸色也红润了些,神色惊慌、体型较胖的男子镇定了一些,连忙给文熙递过杯子,把吸管放进她嘴里,一连串地问:“你是低血糖吗?喝点糖水会不会好些?要不我还是送你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了,谢谢!老毛病,没关系。”文熙虚弱地摇摇头。

“你确定不用去医院检查一下吗?是我们俩撞了你,我们会负责任。”又一个男声传来,文熙目光往下扫去,发现还有一个男子蹲在自己面前,蹙着眉毛,让她看不清长相。

她想起来了——自己是被一前一后两个男子撞了一下,然后就晕倒在地。看来,这两个人还是很绅士的,没有把她扔下不管。她也该及时表态“解放”别人。

“放心吧,我不是碰瓷儿的,是低血糖犯了,不用你们负责任。谢谢你们照顾我,你们忙自己的吧。”文熙的状态慢慢恢复正常,她从躺着的沙发上坐起身,冲他们抱歉地微微一笑,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就在蹲着的男子起身的时候,文熙看清了他的脸,两人四目相对,迟疑了一秒。男子冲文熙笑了一下,说声“谢谢”后,转身离开。可就在转身的一刹那,他的衣服被女孩扯住了,他回过头,以为又有什么事。只见女孩怯怯地问:“对不起,请问您是沈梦远律师吗?”

原来,文熙觉得这人长得好像照片中的沈梦远,而且她不是和沈梦远约在这里吃饭吗?

“你是?”

沈梦远愣住了,又仔细打量了这女孩一眼。只见她五官清丽脱俗、气质高雅,应该是见过就比较难忘的类型,但他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可是感觉又似曾相识。

“我就是许愿的同学文熙。”此时的陆文熙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了,大大的眼睛放着光芒。她没想到,眼前的男子真的就是沈梦远。

“哦……”沈梦远想起来了,许愿给他发过一张她和文熙的合影,所以有点眼熟。但是对于女生,他从来都是很难记住的,换件衣服、换个发型,他马上就认不出来了,更何况仅仅是不经意地看了一眼照片。

“没想到会是你。你怎么样?真的没什么事吗?”沈梦远关切地询问。

“真的没事,让您见笑了。”文熙略显尴尬,有些手足无措——一两年偶发一次的毛病偏偏让她在陌生人面前出了丑。

“那我们到预定的座位去吧。你可以吗?要不要我扶你?”沈梦远关切询问的眼神让文熙有些不好意思,她连声说:“不用不用,我可以的。”

文熙站起身后,忍不住瞟了身边的沈梦远两眼,觉得他的脸部线条比照片上还要好看,有欧美人的轮廓,尤其是鼻子,像雕塑一般——如果是女生,她会想这是不是做出来的鼻子;身材也很好,衣服架子一个,衬衫西裤,典型的瘦高型型男,一看就是爱运动的体魄,所谓“行走的荷尔蒙”那类。这可跟她想象的中国律师不同。

沈梦远和文熙面对面坐下来,这里是全上海位置最高的餐厅,将浦江两岸的美景尽收眼底,她心情豁然开朗。

沈梦远说,今天运气真好,据说多数时候这里当天都是预定不上的,要文熙一定要拍张照片发给许愿,这是许愿千叮咛万嘱咐的,要他代自己在这里请文熙吃饭。

“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我已经批评许愿了!”文熙微微点头示谢。

“这倒没有,许愿说你是她在美国最好的朋友,平常给了她很多的照顾。你来到上海,她是一定要尽地主之谊的。”

“她介绍我到您身边学习,就是最好的地主之谊。”文熙说。

“哈哈。”沈梦远笑笑,露出整洁的牙齿,“还不知道是谁向谁学习呢?像你这样的人才回国,是我们各大红圈所争抢的对象哦。”

“红圈所?怎么讲?”文熙饶有兴趣地问。

“简单地说,就是中国最顶级的涉外律所。”沈梦远笑了笑,继续解释,“你应该知道英国魔术圈律所吧,《亚洲法律杂志》有一篇文章叫《红圈中的律师事务所》,用红笔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圈了8家涉外法律事务做得最好的律所出来。”

华灯初上,黄浦江夜景初露其璀璨迷人的气质。

沈梦远和陆文熙坐在中餐自助区,因为有共同语言,两人很快谈笑自如,没有了之前的拘束。沈梦远想到文熙低血糖,就帮她拿了很多甜食,弄得文熙哭笑不得,说:“低血糖的人未必能吃很多甜食,这么多怎么吃得完?”

沈梦远尴尬地笑了笑,马上把一盘点心挪到自己面前,说我吃我吃。

文熙让许愿向沈梦远虚构了她的情况:首先把陆文熙的陆姓去掉了,了解LR公司的人多半也知道陆家,太容易暴露身份了;其次她只是普通中产阶级华裔三代,普通学校的法律硕士。她担心自己哈佛“学霸”的身份,会让沈梦远有压力而不敢带她。她的确是想在中国好好学习一番,所谓“卧底”也是为了了解真实的情况,而不是窃取对方的秘密。

“听说沈律师在中国读的都是名校。先读清华大学的工科再读西南政法大学的法律,五星知识产权律师,入选中国司法部千名涉外律师人才名单,哇……”文熙简直能把沈梦远的简历倒背如流。

沈梦远脸上有一丝羞涩,问她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许愿应该也不知道这么多吧。

文熙说,网上都有啊,要拜师,当然得先做做功课。随后又问道:“我有个不解,你本来在北京的清华大学读书,为什么要考去重庆的西南政法大学呢?清华不也有法学院吗?而且北京不还有很多优秀的法学院吗?”

沈梦远呵呵一笑,说:“这个问题经常有人问我。其实我学法律完全是偶然,本来在清华大学学电子工程,小时候的理想是做一名科学家。可是毕业的头一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邂逅了我国一位著名的知识产权泰斗,她是一位很有人格魅力的老太太,学识渊博、谈吐不俗。她给我讲知识产权对科技强国、自主创新的意义;讲我们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人才的短缺;讲理工科学生之于中国知识产权界,就像大熊猫一样珍贵……我就有了舍我其谁的热血感。就这样,我被引入了法学殿堂。我追随我的导师去了重庆,去了西南政法大学,走上这条技术与法律跨界的道路。”沈梦远谦虚地笑笑,往嘴里塞进一块小点心。

说实话,沈梦远也不怎么吃甜食,可这是自助餐啊。在女生面前,尤其国际友人面前,还得硬撑着。

“啊,原来这样!人生的际遇真奇妙,这世界少了一个科学家,多了一个知识产权专家。”文熙赞许地点点头,感慨他的这种专业组合。美国也是这样,很多优秀的知识产权律师也是理工科出身。也许正是因为他的跨界,他才能年纪轻轻就脱颖而出,如果留在科技界,也许并不一定这么出类拔萃吧。

“知识产权很重要啊,现在知识产权强国和科技强国在世界大国都上升为国家战略,恭喜您当初的选择。”文熙说。

“是的,我不后悔当初的选择。以后大国之间的经济战、贸易战会演变成以科技战为主战场。科技战意味着知识产权大战,所以我觉得知识产权虽非文非武,但亦文亦武,也是大国重器。”沈梦远眉宇间明显透着对自己选择的满意。

甜食确实难以下咽,平常基本不吃甜食的沈梦远只好用辣菜就着吃。

“是的,现在中国也是后来居上越来越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好像去年最高法院还专门设立了知识产权法庭,由一个大法官来兼任庭长,还重审了几个重大案件吧?”文熙问。

“哦,这个你也知道?你熟悉知识产权领域吗?”文熙的话让沈梦远多少有点意外的小惊喜。许愿介绍她来当实习生他是满心欢迎的,因为他手上有几个涉外诉讼,特别需要英语好的法律人才,而他和他的助理都还达不到那个水平。而且涉及到专利等知识产权问题对英文的要求就更高了,不仅是法律英语,还是科技英语。之前他问过许愿,得知文熙之前是学政治的,他判断这位实习生可能不擅长知识产权领域。

“还算关注。”文熙含笑点头,故意轻描淡写地说,“这是国际上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一个大事情啊。你看,无论是美国的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还是德国的专利法院,日本东京高等法院知识产权分部等,都相当于是高级法院的级别,只有中国级别最高,那得多重视呀!”她看到沈梦远眼睛一瞬间亮起来。

“你真是及时雨啊!你连这些都这么清楚,肯定对知识产权有研究!”沈梦远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说他手上正好有一个与美国公司的复杂诉讼,并问她知不知道美国LR公司的相关诉讼。

文熙心里一惊,故作平静地摇摇头,继而又说:“不过上午在律师所,您的助手程雪给我大概讲了一下。”

沈梦远说:“没关系呀,我抽时间给你讲。”一高兴,他就着辣菜一块一块地吃甜点,把文熙看得眼睛都快直了,问:“这是现在的流行吃法吗?我也尝尝。”说着,就从沈梦远面前的盘子里夹起一块慕斯。

沈梦远嗯嗯地答应着,心里说:“你如果真懂知识产权,我再来一盘也乐意。”

“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能吃甜食的男生。”文熙侧着头,用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

“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中文和英文都这么好的华裔三代。”沈梦远说出这句话之后,发现自己完全文不对题,可能脑子里在想什么,嘴上就说出来了吧。他于是又补充道:“真的,我发现你的普通话讲得真好,比我还好。”

“必须学好普通话呀,看看人家川普的外孙女,罗杰斯的女儿,等等,普通话说得多好。我还是中国人呢!”文熙心里想:“能不好吗?从小跟着赴美的国内电视台主播学习的中文。”

沈梦远朝文熙竖起大拇指。

初次见面,两个人聊得很开心。

文熙觉得沈梦远跟他想象中差不多,毕竟她是做过功课的,把网上能找到的有关沈梦远的资料都看过的。沈梦远事前对文熙并没有在意,但短暂的相处后,觉得文熙应该比许愿给他介绍的更优秀。难怪有人说,美国的法律人才是精英中的精英,因为法律教育的门槛很高,它是一种职业教育,必须读完一个本科才能读法律。

尤其是文熙非常谦虚,一再表示要跟在他身边多学习,多了解中国,也许以后会来中国工作。这让沈梦远印象深刻。当然,这一点许愿也跟他交代过几次。一个三代华裔还想着要回中国,他当然是欢迎的,也愿意帮助她,何况涉外律师人才本身又那么抢手。

因为第二天沈梦远要飞去北京开庭,文熙提议早点结束晚餐,并希望能跟他们一起去观摩学习。

“真是很抱歉,明天我不能带你去。”沈梦远搓着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那个……因为你是外国人,可能不能进去。”

“外国人不能观摩庭审吗?”文熙问。

“也不是不能,只是要事前申请什么的,明天肯定是来不及了。”沈梦远解释。

离开餐厅之前,沈梦远叫文熙拿出手机,加上微信,说是会发些资料给她这两天看看,并叮嘱她在实习的日子里要留意下微信,因为现在微信在中国已经成为一种工作方式。只要是不涉密的,都在微信上通知、交流,在微信群里开会什么的,很少打电话了。

虽然文熙一再客气推辞,沈梦远还是坚持开车送文熙回家。

为了不露馅,文熙说了离她家最近的普通住宅小区的名字,这也是她做好的功课。她说,自己住在一个同学家里,同学一家人都移民去美国了,房子经常空着。

驶出了灯火璀璨的繁华区,前面的路似乎越来越僻静,灯光也越来越稀疏。导航上显示还有有30多分钟,这还是晚上不堵车的情况。沈梦远突然想起许愿家在他们小区也有一套房子,而且是大房子,当时梦远家也是听了他们的介绍才买的。这套房子现在应该没有住人吧,跟她讲合适吗,应该没问题吧,因为许愿念叨了不知多少遍,说文熙是自己最好的姐妹。

“许愿家里在我住的小区好像也有一套房子……”沈梦远停了一下,仔细看看前面的路,怕走错了,“那里离陆家嘴比较近,应该比这里方便吧?”说完,他呵呵笑了笑。

“是吗?”文熙有些意外,“她家不是不在上海吗?”

“你可能不知道吧,中国的富人都爱到处买房,所以才把房价推这么高。长三角的富人都会在上海买房。”沈梦远怕文熙不知道“长三角”的含义,又补充道:“长三角就是长江三角洲,包括上海、江苏、浙江。”

“哦,又长知识了。我知道中国的炒房团。”文熙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回到家,文熙换了套家居服,澡都没洗,马上先给许愿打电话。许愿以为她要汇报跟沈梦远见面的情况,没想到,文熙一上来劈头便问:“你家在沈梦远那个小区有房子吗?”。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许愿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缓过神来,嚷道:“行啊,沈梦远这么快就把我们家卖了”。

“你太不主动了吧!有住人吗?没住人的话借给我去住?”文熙直截了当地说。她和许愿是十多年的朋友,就像姐妹一样,从高中的寄宿学校,到威尔斯利大学,两人同居了好几年,无话不说。

“你在上海有豪宅不住,有保姆不用,想去住我们家寒舍?你确定?”许愿有点怀疑,停顿了一下,突然恍然大悟地说,“啊,我明白了,说,你安的什么心?想当邻家小妹?”

“想些什么呀?我本来也想在靠近律所的地方租房子住,你知道我们家多远吗?我也不敢叫司机送我,晚上回来挺吓人的。来做实习生也要敬业呀,你说是不是?”

“是的是的,知道你做事认真。”许愿连忙说,“没问题呀,我们家那个案子过几天开庭,完了之后就叫人去把屋子打扫出来给你,行吧?”

“啊,要开庭啦?”文熙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终于等来了!恭喜恭喜!……那我是不是很快就可以在中国见到你呢?”

“不一定呢,律师说肯定不会当庭宣判的,也不知道何时有结果?”

“肯定不会太久的,到时候你一定要回来我们一起庆祝哈!”

许愿家里遭遇变故和司法不公后,许愿就发誓,要一直等到胜利的那一天才回国。这次暑假,虽文熙一再邀约她一起回来,但她依然不改其坚定的决心。

当然,对此文熙也能理解。许愿内心认定这是个冤案,所以她过不了自己感情的那一关。

听许愿讲,最初她爸爸许巍然和另外5位朋友共同买下了国企改制的江海集团,每个人的持股比例都相差不大,但她爸爸和其他3人均未在集团担任任何职务。公司的两位实际控制人大股东其实对公司的控制能力并不强,因为如果这4人联手成为一致行动人的话,他俩就会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熟悉公司法和公司治理的文熙知道其实这就是“祸根”,这就是两位实际控制人要向这4人痛下杀手、各个击破的原因。

许愿爸爸最倒霉,无辜被公安机关抓捕两次。第一次,被胁迫在看守所低价转让股份,然后被释放;第二次,当时爸爸妈妈在美国陪伴她,法院通知爸爸回去开庭,结果一出机场,就被另一个省的公安机关以涉嫌刑事犯罪带走,关了几个月后,又因证据不足释放。

未完待续

领 奖 通 知

请以上五位朋友通过公众号后台私信我们,留下地址和联系方式,您的奖品很快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