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花开两朵,连蒂并枝(8)

  吃完火锅,幼南带着苏软走过她生活过四年的地方。

  北华这个地方,见证了幼南从一个白裙子的小女孩到张扬明媚的化茧成蝶。而所有苏软缺席的时光,幼南都想给她补回来。是以不知不觉,两个姑娘用脚步丈量了整个校园。

  打道回府的路上,苏软的手机铃声的突然响起,倒是让幼南觉得奇怪。

  “这个点,斐女王应该还在手术台上啊,还有谁会给你打电话”

  “可能这场手术比较成功,速度快了些。”苏软边说边在随身的包包里翻找手机,知道她号码的,国内目前也就幼南和斐姐两个人。

  但是等她看到来电显示,神色却是凝重了起来。

  察觉到苏软情绪的变化,幼南瞟了一眼手机屏幕,随即一个方向,踩下刹车,把车停到了应急车道上。

  当初为了以防万一,也怕苏软会用到,她便把周围人的号码都存到了苏软的手机上,而此时,来电显示的苏毅,便是苏软的父亲,S市的房地产大亨。

  苏软看了眼幼南,深呼吸了一口气,方才接了电话。

  纵然做了无数次的心理建设,听到父亲的声音,苏软却还是没能忍住那磅礴的泪意,捂住嘴,眼泪便大滴大滴地落了下来。

  幼南没有说话,只是给苏软递过去一张纸巾,苏软接过幼南递来的纸巾,装作无事地回了一个,“好!”

  良久之后,苏软呢喃了一句“我知道了。”方才挂了电话。

  幼南看着哭的两眼通红的苏软,没有开口

  “幼南,走吧。”擦干了眼泪,苏软只觉得心中一片轻松,只是脸上,却也没了之前的明媚笑容。

  把苏软送回了家,幼南迟疑着还是开了口,“让你回家。”

  “嗯。”苏软点头,“不过这房子我喜欢,今年的生日礼物便送我这个吧。”

  “本就是送你的。”幼南噘着嘴,心中还是担忧,“需要我陪你不。”

  “不用了。”从冰箱里拿了瓶胡萝卜汁,苏软早已收拾好了情绪,“只是吃个饭罢了。”

  幼南想想也是,转眼却像是想到了什么,看着苏软,欲言又止。

  未等幼南开口,门铃声再次响起。这次的江斐,连白大褂都没来得急脱。

  “这次是怎么回事?”看着哭成兔子眼的苏软和一旁悠哉的幼南,江斐神色有些紧张。

  “斐女王消息怎么这么灵通。”难得瞧着江斐的有情绪波动,幼南忍不住调侃。

  “苏家双姝下周的生日宴,你没收到邀请?”

  闻言,幼南脸色一变,“什么鬼,今个和软软出门了,什么双姝,谁给的脸,让那货跟软软相提并论?”

  “幼南!”江斐有点无奈,“注意一下你的措辞。”

  苏软慢慢咽下口中的胡萝卜汁,“怕是早就备好了,我答应不答应都是一样。”

  “什么德行!”牵扯到那些不好的回忆,幼南盘腿坐好,“何子安脑子有病,你爹也差不多。”

  提到了何子安,苏软准备继续喝胡萝卜汁的手倒是一顿,嘴角轻笑,也不再说话。

  脱了那白大褂随手扔在门边,江斐和苏软幼南三角而坐。

  “软软,当初的事情,我知晓的不多,我也不评论。”江斐轻柔自己的眉心,“这次你回来,有些事情是避不开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遵从本心。”

  幼南看着苏软,不住点头声援自家嫂子,“阿软,我们没得怕的!”

  被幼南的模样逗乐,苏软点头,“你们放心,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姑娘啦。晚上的话,麻烦斐姐姐让江灏差不多的时候去我家接一下我。”

  “没问题!”江斐点头,“我们先走,你好好休息下。”

  “嗯。”和幼南对了个眼神,苏软轻笑,“放心吧。”

  “那我们先走啦。”幼南起身,给江斐拿上仍在门边的白大褂,“加油wuli软软!”

  待到苏软把门关上,幼南脸上的笑才冷了下来。

  江斐看到这样子的幼南,有些无奈,“好啦,不要垮着脸啦,软软自己能够搞定的。”

  “我就是看不惯苏蕊仗着何子安都狗势欺负人,”幼南撇嘴,“都是些什么人啊。”

  “走吧,晚上去我家吃饭。”江斐微微笑道,“你给软软准备的礼物可以派上用场了,应该开心才是。”

  说到自己准备的礼物,幼南眼睛一亮,心情这才阴转多云。

  上一章

  目录

  

  十日茗

  字数 1477

  吃完火锅,幼南带着苏软走过她生活过四年的地方。

  北华这个地方,见证了幼南从一个白裙子的小女孩到张扬明媚的化茧成蝶。而所有苏软缺席的时光,幼南都想给她补回来。是以不知不觉,两个姑娘用脚步丈量了整个校园。

  打道回府的路上,苏软的手机铃声的突然响起,倒是让幼南觉得奇怪。

  “这个点,斐女王应该还在手术台上啊,还有谁会给你打电话”

  “可能这场手术比较成功,速度快了些。”苏软边说边在随身的包包里翻找手机,知道她号码的,国内目前也就幼南和斐姐两个人。

  但是等她看到来电显示,神色却是凝重了起来。

  察觉到苏软情绪的变化,幼南瞟了一眼手机屏幕,随即一个方向,踩下刹车,把车停到了应急车道上。

  当初为了以防万一,也怕苏软会用到,她便把周围人的号码都存到了苏软的手机上,而此时,来电显示的苏毅,便是苏软的父亲,S市的房地产大亨。

  苏软看了眼幼南,深呼吸了一口气,方才接了电话。

  纵然做了无数次的心理建设,听到父亲的声音,苏软却还是没能忍住那磅礴的泪意,捂住嘴,眼泪便大滴大滴地落了下来。

  幼南没有说话,只是给苏软递过去一张纸巾,苏软接过幼南递来的纸巾,装作无事地回了一个,“好!”

  良久之后,苏软呢喃了一句“我知道了。”方才挂了电话。

  幼南看着哭的两眼通红的苏软,没有开口

  “幼南,走吧。”擦干了眼泪,苏软只觉得心中一片轻松,只是脸上,却也没了之前的明媚笑容。

  把苏软送回了家,幼南迟疑着还是开了口,“让你回家。”

  “嗯。”苏软点头,“不过这房子我喜欢,今年的生日礼物便送我这个吧。”

  “本就是送你的。”幼南噘着嘴,心中还是担忧,“需要我陪你不。”

  “不用了。”从冰箱里拿了瓶胡萝卜汁,苏软早已收拾好了情绪,“只是吃个饭罢了。”

  幼南想想也是,转眼却像是想到了什么,看着苏软,欲言又止。

  未等幼南开口,门铃声再次响起。这次的江斐,连白大褂都没来得急脱。

  “这次是怎么回事?”看着哭成兔子眼的苏软和一旁悠哉的幼南,江斐神色有些紧张。

  “斐女王消息怎么这么灵通。”难得瞧着江斐的有情绪波动,幼南忍不住调侃。

  “苏家双姝下周的生日宴,你没收到邀请?”

  闻言,幼南脸色一变,“什么鬼,今个和软软出门了,什么双姝,谁给的脸,让那货跟软软相提并论?”

  “幼南!”江斐有点无奈,“注意一下你的措辞。”

  苏软慢慢咽下口中的胡萝卜汁,“怕是早就备好了,我答应不答应都是一样。”

  “什么德行!”牵扯到那些不好的回忆,幼南盘腿坐好,“何子安脑子有病,你爹也差不多。”

  提到了何子安,苏软准备继续喝胡萝卜汁的手倒是一顿,嘴角轻笑,也不再说话。

  脱了那白大褂随手扔在门边,江斐和苏软幼南三角而坐。

  “软软,当初的事情,我知晓的不多,我也不评论。”江斐轻柔自己的眉心,“这次你回来,有些事情是避不开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遵从本心。”

  幼南看着苏软,不住点头声援自家嫂子,“阿软,我们没得怕的!”

  被幼南的模样逗乐,苏软点头,“你们放心,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姑娘啦。晚上的话,麻烦斐姐姐让江灏差不多的时候去我家接一下我。”

  “没问题!”江斐点头,“我们先走,你好好休息下。”

  “嗯。”和幼南对了个眼神,苏软轻笑,“放心吧。”

  “那我们先走啦。”幼南起身,给江斐拿上仍在门边的白大褂,“加油wuli软软!”

  待到苏软把门关上,幼南脸上的笑才冷了下来。

  江斐看到这样子的幼南,有些无奈,“好啦,不要垮着脸啦,软软自己能够搞定的。”

  “我就是看不惯苏蕊仗着何子安都狗势欺负人,”幼南撇嘴,“都是些什么人啊。”

  “走吧,晚上去我家吃饭。”江斐微微笑道,“你给软软准备的礼物可以派上用场了,应该开心才是。”

  说到自己准备的礼物,幼南眼睛一亮,心情这才阴转多云。

  上一章

  目录

  吃完火锅,幼南带着苏软走过她生活过四年的地方。

  北华这个地方,见证了幼南从一个白裙子的小女孩到张扬明媚的化茧成蝶。而所有苏软缺席的时光,幼南都想给她补回来。是以不知不觉,两个姑娘用脚步丈量了整个校园。

  打道回府的路上,苏软的手机铃声的突然响起,倒是让幼南觉得奇怪。

  “这个点,斐女王应该还在手术台上啊,还有谁会给你打电话”

  “可能这场手术比较成功,速度快了些。”苏软边说边在随身的包包里翻找手机,知道她号码的,国内目前也就幼南和斐姐两个人。

  但是等她看到来电显示,神色却是凝重了起来。

  察觉到苏软情绪的变化,幼南瞟了一眼手机屏幕,随即一个方向,踩下刹车,把车停到了应急车道上。

  当初为了以防万一,也怕苏软会用到,她便把周围人的号码都存到了苏软的手机上,而此时,来电显示的苏毅,便是苏软的父亲,S市的房地产大亨。

  苏软看了眼幼南,深呼吸了一口气,方才接了电话。

  纵然做了无数次的心理建设,听到父亲的声音,苏软却还是没能忍住那磅礴的泪意,捂住嘴,眼泪便大滴大滴地落了下来。

  幼南没有说话,只是给苏软递过去一张纸巾,苏软接过幼南递来的纸巾,装作无事地回了一个,“好!”

  良久之后,苏软呢喃了一句“我知道了。”方才挂了电话。

  幼南看着哭的两眼通红的苏软,没有开口

  “幼南,走吧。”擦干了眼泪,苏软只觉得心中一片轻松,只是脸上,却也没了之前的明媚笑容。

  把苏软送回了家,幼南迟疑着还是开了口,“让你回家。”

  “嗯。”苏软点头,“不过这房子我喜欢,今年的生日礼物便送我这个吧。”

  “本就是送你的。”幼南噘着嘴,心中还是担忧,“需要我陪你不。”

  “不用了。”从冰箱里拿了瓶胡萝卜汁,苏软早已收拾好了情绪,“只是吃个饭罢了。”

  幼南想想也是,转眼却像是想到了什么,看着苏软,欲言又止。

  未等幼南开口,门铃声再次响起。这次的江斐,连白大褂都没来得急脱。

  “这次是怎么回事?”看着哭成兔子眼的苏软和一旁悠哉的幼南,江斐神色有些紧张。

  “斐女王消息怎么这么灵通。”难得瞧着江斐的有情绪波动,幼南忍不住调侃。

  “苏家双姝下周的生日宴,你没收到邀请?”

  闻言,幼南脸色一变,“什么鬼,今个和软软出门了,什么双姝,谁给的脸,让那货跟软软相提并论?”

  “幼南!”江斐有点无奈,“注意一下你的措辞。”

  苏软慢慢咽下口中的胡萝卜汁,“怕是早就备好了,我答应不答应都是一样。”

  “什么德行!”牵扯到那些不好的回忆,幼南盘腿坐好,“何子安脑子有病,你爹也差不多。”

  提到了何子安,苏软准备继续喝胡萝卜汁的手倒是一顿,嘴角轻笑,也不再说话。

  脱了那白大褂随手扔在门边,江斐和苏软幼南三角而坐。

  “软软,当初的事情,我知晓的不多,我也不评论。”江斐轻柔自己的眉心,“这次你回来,有些事情是避不开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遵从本心。”

  幼南看着苏软,不住点头声援自家嫂子,“阿软,我们没得怕的!”

  被幼南的模样逗乐,苏软点头,“你们放心,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姑娘啦。晚上的话,麻烦斐姐姐让江灏差不多的时候去我家接一下我。”

  “没问题!”江斐点头,“我们先走,你好好休息下。”

  “嗯。”和幼南对了个眼神,苏软轻笑,“放心吧。”

  “那我们先走啦。”幼南起身,给江斐拿上仍在门边的白大褂,“加油wuli软软!”

  待到苏软把门关上,幼南脸上的笑才冷了下来。

  江斐看到这样子的幼南,有些无奈,“好啦,不要垮着脸啦,软软自己能够搞定的。”

  “我就是看不惯苏蕊仗着何子安都狗势欺负人,”幼南撇嘴,“都是些什么人啊。”

  “走吧,晚上去我家吃饭。”江斐微微笑道,“你给软软准备的礼物可以派上用场了,应该开心才是。”

  说到自己准备的礼物,幼南眼睛一亮,心情这才阴转多云。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