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长篇小说丨一步走错67

  叶老五趁送柳一花回家的机会终于得到了她,一下子做了那个两次。诚然他是想娶柳一花的,只不过他想让她做二房,因为他家里有老婆,他怎么可以明目张胆地又娶老婆呢?那个大老婆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他想叫柳一花再生一个儿子,这样他名下就有两个儿子了,事遂心愿。

  而柳一花觉得他是未婚者。

  所以,她心甘情愿地与他上床了。

  “我要回去了!”柳一花说,她开始穿衣服。

  “你真美!”他看着她的胴体说。

  “你没看过我十七八岁的身材,那比现在饱满得多。”柳一花系上了胸罩。

  “你十七八岁的时候哪个男人看过你呀?”

  “没有。”

  “真的没有吗?”

  “真的没有。”

  “那除了我看过你的身子,还有哪个男人看过你?”

  “没有其他男人啊,就你一个人看过我的身子。”柳一花没有说出与唐加宁恋爱的事,她觉得,这是一种善良的欺骗,目的就是让对方信赖自己,让自己的爱情美好起来。

  叶老五说:“你比小小真诚,她说她没有被男人搞过,我不相信她,因为我摸过她的**,她的**软的,没有你的坚挺!”

  柳一花皱眉道:“你们俩的事不要讲给我听,我不想知道。”

  “但我想讲给你听,你知道吗,一个女孩**软了,说明她在外面被男人摸过了玩过了。”

  “是这样吗?”柳一花来了一点兴趣。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哪个?”

  “就是那个祝总,他可是玩的女人比较多,不过,你不要把我的话说给小小听,如果他俩分手要找我兴师问罪的,到时我可担当不起啊!”

  柳一花在穿着裤子,她说:“你不讲,我也不会讲的!”又说:“你也快穿衣服吧,我们上路吧!时间已经不早了,我爸爸还在等我回家哩!”

  走出房间的时候,柳一花说:“要不我们去问问宾馆老板,看看路线是怎样的?”

  “我有个办法早想好了,只不过没有对你说。”叶老五说,他语气很兴奋。

  她问有什么办法?

  叶老五告诉她,可以到马路上叫一部出租车,让出租车在前面开,我们在后面跟着,这样就能找到回家的路。柳一花听了也很兴奋,说:“你真聪明!”

  叶老五说:“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要多嘛!”

  “你比我究竟大多少呢?”柳一花趁机问他,因为他心里早已盘算好的,说:“30岁不到。”

  “究竟多少呢?”

  “29岁。”

  “那你比我大5岁。”

  “男大五,五子登科呐!”

  “谁说的呀!”

  “老话这么说的。”

  “我没有听说过。”

  其实,是叶老五随口说的,而柳一花对此是似信非信,她觉得如果真像他说的那样“五子登科”,那也是不错。她为遇见到她,内心感觉到一种幸福,而这种感觉正在冲淡她以前受到的伤害,正在抚平她受到的心灵的伤痛。

  两个人来到了吧台,结账后,他俩就站在马路一侧等待出租车。

  “把我买的香烟与酒送给你爸爸。”叶老五关照道。

  “不要啦,我爸爸要问我是谁送的,那我俩的关系就得拆穿了,这样反而不好。”

  “你的意思是我先不见你父母吗?”

  “先不要见吧。”

  她拉了拉他的手说:“现在我已是你的人了,早晚你总得见我爸爸妈妈的,你听我的好了,我自有安排,有时候做事不能太急,老话说,心急吃不了热粥。”

  “这样吧,那酒与香烟还得给你爸爸,你就说是你自己买的。”

  “你的心意我代表爸爸领了,但我不能收下那个酒与香烟,你还是将他们带回去吧。或者等过段时间,爸爸妈妈同意这门亲事了,你把这些酒啊烟啊,拿过来也无妨。”

  这时,一部出租车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

  96

  蒋坤元

  17d141da 2078 45b4 982f e491df7ce8af

  36.4

  

  字数 1293

  叶老五趁送柳一花回家的机会终于得到了她,一下子做了那个两次。诚然他是想娶柳一花的,只不过他想让她做二房,因为他家里有老婆,他怎么可以明目张胆地又娶老婆呢?那个大老婆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他想叫柳一花再生一个儿子,这样他名下就有两个儿子了,事遂心愿。

  而柳一花觉得他是未婚者。

  所以,她心甘情愿地与他上床了。

  “我要回去了!”柳一花说,她开始穿衣服。

  “你真美!”他看着她的胴体说。

  “你没看过我十七八岁的身材,那比现在饱满得多。”柳一花系上了胸罩。

  “你十七八岁的时候哪个男人看过你呀?”

  “没有。”

  “真的没有吗?”

  “真的没有。”

  “那除了我看过你的身子,还有哪个男人看过你?”

  “没有其他男人啊,就你一个人看过我的身子。”柳一花没有说出与唐加宁恋爱的事,她觉得,这是一种善良的欺骗,目的就是让对方信赖自己,让自己的爱情美好起来。

  叶老五说:“你比小小真诚,她说她没有被男人搞过,我不相信她,因为我摸过她的**,她的**软的,没有你的坚挺!”

  柳一花皱眉道:“你们俩的事不要讲给我听,我不想知道。”

  “但我想讲给你听,你知道吗,一个女孩**软了,说明她在外面被男人摸过了玩过了。”

  “是这样吗?”柳一花来了一点兴趣。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哪个?”

  “就是那个祝总,他可是玩的女人比较多,不过,你不要把我的话说给小小听,如果他俩分手要找我兴师问罪的,到时我可担当不起啊!”

  柳一花在穿着裤子,她说:“你不讲,我也不会讲的!”又说:“你也快穿衣服吧,我们上路吧!时间已经不早了,我爸爸还在等我回家哩!”

  走出房间的时候,柳一花说:“要不我们去问问宾馆老板,看看路线是怎样的?”

  “我有个办法早想好了,只不过没有对你说。”叶老五说,他语气很兴奋。

  她问有什么办法?

  叶老五告诉她,可以到马路上叫一部出租车,让出租车在前面开,我们在后面跟着,这样就能找到回家的路。柳一花听了也很兴奋,说:“你真聪明!”

  叶老五说:“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要多嘛!”

  “你比我究竟大多少呢?”柳一花趁机问他,因为他心里早已盘算好的,说:“30岁不到。”

  “究竟多少呢?”

  “29岁。”

  “那你比我大5岁。”

  “男大五,五子登科呐!”

  “谁说的呀!”

  “老话这么说的。”

  “我没有听说过。”

  其实,是叶老五随口说的,而柳一花对此是似信非信,她觉得如果真像他说的那样“五子登科”,那也是不错。她为遇见到她,内心感觉到一种幸福,而这种感觉正在冲淡她以前受到的伤害,正在抚平她受到的心灵的伤痛。

  两个人来到了吧台,结账后,他俩就站在马路一侧等待出租车。

  “把我买的香烟与酒送给你爸爸。”叶老五关照道。

  “不要啦,我爸爸要问我是谁送的,那我俩的关系就得拆穿了,这样反而不好。”

  “你的意思是我先不见你父母吗?”

  “先不要见吧。”

  她拉了拉他的手说:“现在我已是你的人了,早晚你总得见我爸爸妈妈的,你听我的好了,我自有安排,有时候做事不能太急,老话说,心急吃不了热粥。”

  “这样吧,那酒与香烟还得给你爸爸,你就说是你自己买的。”

  “你的心意我代表爸爸领了,但我不能收下那个酒与香烟,你还是将他们带回去吧。或者等过段时间,爸爸妈妈同意这门亲事了,你把这些酒啊烟啊,拿过来也无妨。”

  这时,一部出租车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

  叶老五趁送柳一花回家的机会终于得到了她,一下子做了那个两次。诚然他是想娶柳一花的,只不过他想让她做二房,因为他家里有老婆,他怎么可以明目张胆地又娶老婆呢?那个大老婆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他想叫柳一花再生一个儿子,这样他名下就有两个儿子了,事遂心愿。

  而柳一花觉得他是未婚者。

  所以,她心甘情愿地与他上床了。

  “我要回去了!”柳一花说,她开始穿衣服。

  “你真美!”他看着她的胴体说。

  “你没看过我十七八岁的身材,那比现在饱满得多。”柳一花系上了胸罩。

  “你十七八岁的时候哪个男人看过你呀?”

  “没有。”

  “真的没有吗?”

  “真的没有。”

  “那除了我看过你的身子,还有哪个男人看过你?”

  “没有其他男人啊,就你一个人看过我的身子。”柳一花没有说出与唐加宁恋爱的事,她觉得,这是一种善良的欺骗,目的就是让对方信赖自己,让自己的爱情美好起来。

  叶老五说:“你比小小真诚,她说她没有被男人搞过,我不相信她,因为我摸过她的**,她的**软的,没有你的坚挺!”

  柳一花皱眉道:“你们俩的事不要讲给我听,我不想知道。”

  “但我想讲给你听,你知道吗,一个女孩**软了,说明她在外面被男人摸过了玩过了。”

  “是这样吗?”柳一花来了一点兴趣。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哪个?”

  “就是那个祝总,他可是玩的女人比较多,不过,你不要把我的话说给小小听,如果他俩分手要找我兴师问罪的,到时我可担当不起啊!”

  柳一花在穿着裤子,她说:“你不讲,我也不会讲的!”又说:“你也快穿衣服吧,我们上路吧!时间已经不早了,我爸爸还在等我回家哩!”

  走出房间的时候,柳一花说:“要不我们去问问宾馆老板,看看路线是怎样的?”

  “我有个办法早想好了,只不过没有对你说。”叶老五说,他语气很兴奋。

  她问有什么办法?

  叶老五告诉她,可以到马路上叫一部出租车,让出租车在前面开,我们在后面跟着,这样就能找到回家的路。柳一花听了也很兴奋,说:“你真聪明!”

  叶老五说:“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要多嘛!”

  “你比我究竟大多少呢?”柳一花趁机问他,因为他心里早已盘算好的,说:“30岁不到。”

  “究竟多少呢?”

  “29岁。”

  “那你比我大5岁。”

  “男大五,五子登科呐!”

  “谁说的呀!”

  “老话这么说的。”

  “我没有听说过。”

  其实,是叶老五随口说的,而柳一花对此是似信非信,她觉得如果真像他说的那样“五子登科”,那也是不错。她为遇见到她,内心感觉到一种幸福,而这种感觉正在冲淡她以前受到的伤害,正在抚平她受到的心灵的伤痛。

  两个人来到了吧台,结账后,他俩就站在马路一侧等待出租车。

  “把我买的香烟与酒送给你爸爸。”叶老五关照道。

  “不要啦,我爸爸要问我是谁送的,那我俩的关系就得拆穿了,这样反而不好。”

  “你的意思是我先不见你父母吗?”

  “先不要见吧。”

  她拉了拉他的手说:“现在我已是你的人了,早晚你总得见我爸爸妈妈的,你听我的好了,我自有安排,有时候做事不能太急,老话说,心急吃不了热粥。”

  “这样吧,那酒与香烟还得给你爸爸,你就说是你自己买的。”

  “你的心意我代表爸爸领了,但我不能收下那个酒与香烟,你还是将他们带回去吧。或者等过段时间,爸爸妈妈同意这门亲事了,你把这些酒啊烟啊,拿过来也无妨。”

  这时,一部出租车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