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睿思写作小组二期第1周 | 衣(1)

  我出生在燕赵古都邯郸,就是成语”邯郸学步“里的”邯郸“。现在应该属于一个三线城市吧,98年毕业分配后,有了一点点工资,可以自己支配了。那时候,我买衣服是地毯式搜索,幸亏城市不算大,一共可能就三、四家不错的大商场,品牌专卖店、有品位的小店远不如现在这么多。我如果想买一件衣服,就是豁出一天,把所有的商场全逛完,一天不行就两天。想想那时候很奇怪,就是知道自己要买什么样的,全找一遍,一旦买到,就有一种很得意的感觉,好像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得到了最好的。如果没有全看过,就很担心自己要么买贵了、要么没有买到最好的。那时候体力也真是好。

  这个做法没有让我得意太久,尤其到了青岛上学后,不能骑自行车,去逛街很不方便,要逛遍全城根本不可能。有了孩子之后,更是直奔目的地。这让我一度很不适,好像掉了什么,没有全面了解就出手,可是时间精力又不允许,差不多就买了,这让我心里有种被折叠地感觉。

  想当年那种地毯式地狂逛再也没有了,生活的洪流把我们带到了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阶段,虽没有像设想的那样长大,却收获了不同的风景和体验。再看当年那个骑自行车逛遍全城扫衣服的自己,仿佛在翻看一本相册。看的时候,才发现,走了很远还没有真正和她有过告别。

  (天哪,提笔写的时候完全不是这样想的,写着写着写出这样的感觉,太无语了!)

  

  盛蓝

  0.4

  字数 539

  我出生在燕赵古都邯郸,就是成语”邯郸学步“里的”邯郸“。现在应该属于一个三线城市吧,98年毕业分配后,有了一点点工资,可以自己支配了。那时候,我买衣服是地毯式搜索,幸亏城市不算大,一共可能就三、四家不错的大商场,品牌专卖店、有品位的小店远不如现在这么多。我如果想买一件衣服,就是豁出一天,把所有的商场全逛完,一天不行就两天。想想那时候很奇怪,就是知道自己要买什么样的,全找一遍,一旦买到,就有一种很得意的感觉,好像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得到了最好的。如果没有全看过,就很担心自己要么买贵了、要么没有买到最好的。那时候体力也真是好。

  这个做法没有让我得意太久,尤其到了青岛上学后,不能骑自行车,去逛街很不方便,要逛遍全城根本不可能。有了孩子之后,更是直奔目的地。这让我一度很不适,好像掉了什么,没有全面了解就出手,可是时间精力又不允许,差不多就买了,这让我心里有种被折叠地感觉。

  想当年那种地毯式地狂逛再也没有了,生活的洪流把我们带到了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阶段,虽没有像设想的那样长大,却收获了不同的风景和体验。再看当年那个骑自行车逛遍全城扫衣服的自己,仿佛在翻看一本相册。看的时候,才发现,走了很远还没有真正和她有过告别。

  (天哪,提笔写的时候完全不是这样想的,写着写着写出这样的感觉,太无语了!)

  我出生在燕赵古都邯郸,就是成语”邯郸学步“里的”邯郸“。现在应该属于一个三线城市吧,98年毕业分配后,有了一点点工资,可以自己支配了。那时候,我买衣服是地毯式搜索,幸亏城市不算大,一共可能就三、四家不错的大商场,品牌专卖店、有品位的小店远不如现在这么多。我如果想买一件衣服,就是豁出一天,把所有的商场全逛完,一天不行就两天。想想那时候很奇怪,就是知道自己要买什么样的,全找一遍,一旦买到,就有一种很得意的感觉,好像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得到了最好的。如果没有全看过,就很担心自己要么买贵了、要么没有买到最好的。那时候体力也真是好。

  这个做法没有让我得意太久,尤其到了青岛上学后,不能骑自行车,去逛街很不方便,要逛遍全城根本不可能。有了孩子之后,更是直奔目的地。这让我一度很不适,好像掉了什么,没有全面了解就出手,可是时间精力又不允许,差不多就买了,这让我心里有种被折叠地感觉。

  想当年那种地毯式地狂逛再也没有了,生活的洪流把我们带到了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阶段,虽没有像设想的那样长大,却收获了不同的风景和体验。再看当年那个骑自行车逛遍全城扫衣服的自己,仿佛在翻看一本相册。看的时候,才发现,走了很远还没有真正和她有过告别。

  (天哪,提笔写的时候完全不是这样想的,写着写着写出这样的感觉,太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