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海神庙的故事(来自民间)



  明朝成化年间,浙东天台山下有座海神庙,庙里住着三位和尚,是师徒三人。老和尚年事已高,日常事务交给两位弟子料理。大徒弟的法名叫无缘,二徒弟叫无心。

  

  无缘和尚长得眉清目秀,能说会道,平时好吃懒做。这会儿他正偷偷地躲在老桂花树下乘凉,突然见师弟无心匆匆回房,反手关上房门。无缘不由心中一动:师弟不在前殿招呼香客,回房干什么?他老实憨厚,心中藏不住事,看他刚才的神色,分明是心中有事。无缘就悄悄走到无心房间的窗下,向里一看,只见无心从怀中拿出一封信,往床上的草席下一塞,就出房向去前殿了。

  无缘心中奇怪,无心的俗家早已没什么亲人,还会有谁给他写信呢?再看他的神情,仿佛这信比较私密。无缘好奇心起,推门进入无心房中,从席下拿出信函一看,信封上写着“林哥亲启”四个字。无缘记得师弟说起过,他出家前的本名就叫李成林,看来这信果真是写给他的。信上的字迹十分秀气,应该是出自女子之手。无缘犹豫一下,舔开信件的封口,打开一看,吓了一跳。这竟然是封情书。

  信中说:几次和林哥相会,心中已难以割舍,此生非林哥不嫁。相约三天后的月圆之夜,三更时分在叶府后园墙外,池塘边的竹林中相见,不见不散。落款是“霜妹”。“霜妹?叶府?”无缘搜肠刮肚,想起十里外有个叶家庄,庄主叶员外的女儿名叫叶如霜,她今天上午就来过庙里烧香还愿,一直是师弟无心陪着她。难道这“霜妹”就是她……原来这外表老实的师弟一点也不老实,暗中勾引良家女子,表面上装傻,差点骗过了师父和自己。

  无缘拿着信刚想去向师父告状,心中突然又不平起来:叶如霜花容月貌,百媚千娇,自己每次见到她,心都怦怦乱跳,只是想不通她怎么会和无心勾搭上了。无心长着一张苦瓜脸,满脸麻子,瘦得像个痨病鬼,远远比不上自己潇洒俊朗。一定是那叶小姐闺中无聊,才会被无心骗上手。无缘心中暗暗叹息:自己人中龙凤,却要在这小庙里青灯古佛,埋葬一生,连男女之欢也无法享受……他心中突然升起一个荒唐的念头:师弟无心还没来得及打开这封信,也就是说他还不知道叶如霜约他三天后幽会的事,自己何不……

  三天之后,月圆之夜。无缘找了个借口,溜出寺门,摸到十里外叶家庄叶员外家的后园外。那里果然有一个小池塘,池边有一片翠竹林。他躲在竹林中,耐着性子等叶如霜出现。好不容易等到三更时分,夜色中响起“沙、沙、沙”的脚步声。有个轻柔的声音响了起来:“林哥,你来了吗?”一个曼妙的倩影出现在竹林边。

  无缘心头好一阵激动,但他不敢马上出去相见,学着无心说话的腔调,回答:“霜妹,我已经来了,你快来吧。”他心中盘算好了,竹林中光线阴暗,看不清面容,只要把叶如霜骗进竹林就好办多了。叶如霜说:“林哥,你快出来,我爹已经对我起了疑心,你快带我离开这里吧!”无缘这才醒悟,原来她是约无心一起私奔。无奈之下,无缘把预先准备好的大草帽戴在头上,走出竹林。

  叶如霜见他这副古怪模样,“扑哧”笑出声来,把手中的包裹递过去,说:“我们快走,走得越远越好……”话未说完,只听得一声大喝,竹林四周突然亮起了无数支火把,一大群家丁围了上来。叶如霜吓得“哎哟”一声差点瘫倒在地上,无缘也不由地心头发慌。叶员外脸色铁青地出现在叶如霜和无缘面前,冷笑着说:“霜儿,你竟然为了这么一个穷小子,连养育你十八年的父母都不要了吗?”

  叶如霜冷静下来,说:“爹,我和林哥情投意合,要不是爹爹嫌贫爱富,女儿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叶员外哼了一声,说:“女儿啊,你一向听话孝顺,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糊涂呢?要不是你白天的表现过于反常,我派人监视着你,差点就让你这么走脱。我和你娘白养你这个女儿了!你一定是被这臭小子的花言巧语迷了心窍。来人啊,把这臭小子乱棒打死!”

  无缘心中暗叫“倒霉!”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看来要亏老本!连声叫道:“叶员外,你们误会了,我是替我师弟来传话的,并不是正主!”叶如霜发现他说话的声音不对,惊愕地问:“你说什么?你……你是谁?”家丁上前想抓住无缘,无缘闪身一躲,不小心头上的草帽掉了下来,露出一个光秃秃的脑袋,把叶如霜惊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叶员外大吃一惊,继而暴跳如雷,吼道:“女儿啊,你也太不长进了!天下男子有无数,贫富美丑任你选。你怎么……怎么千挑万选,选了个光头和尚。你是不是想存心气死我啊?”叶如霜羞愤难当,冲上前劈手给了无缘一巴掌,问:“你是谁?为什么要戏弄我?林哥呢?他在哪里?”

  这一巴掌把无缘打得心头火起,对方人多势众,自己无法脱身,不如豁出去了。他一把将叶如霜抓在手中,反手从腰间掏出一把砍柴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喝道:“你们谁再敢上前一步,我就一刀宰了她!”他出门前担心会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随手拿了把砍柴刀防身,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叶员外吓坏了,连忙让家丁们退开,说:“你……你,小师父,你可千万不要乱来,只要你放开我女儿,我……我就不和你计较!”无缘见这招有效,心中有点得意,哼了一声说:“骗谁啊?你们这么多人,能轻易放过我吗?”叶如霜脸色惨白,月光洒在她的脸上更显得洁白如玉。无缘越看越喜欢,眼珠一转,说:“叶员外,今天闹出了这样的事,传出去对你女儿的名声不好。反正我也回不去庙里,不成和尚了,你不如就将错就将,把叶小姐许配给我吧!”

  叶员外气得浑身直抖,说:“你是出家人,怎么可以娶妻成亲呢?”无缘哈哈一笑,说:“本朝的开国皇帝不也是和尚出身吗?叶小姐这么漂亮,若能娶她为妻,只怕如来佛祖也要吵着还俗……”叶如霜破口大骂起来:“你这疯和尚,你是不是杀了林哥?我也不活了,你杀了我吧!爹,我对不起您和娘,你不必顾着我,把这臭和尚千刀万剐……”说到最后,失声痛哭起来。

  无缘不甘心地说:“你连我师弟那样的痨病鬼都会喜欢,为什么看不上我?我可比他强多了!”他人高马大,手中又有刀,只要轻轻来一下,叶如霜就别想活命了。叶员外急得直跺脚,对家丁们大吼:“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快想办法救小姐啊!”无缘“嘿嘿”一笑,说:“叶员外,误会一场,你不要太在意,请叶小姐送小僧一程吧。”说完挥刀向众人晃了几下,把叶员外等人逼开几步。

  无缘劫持着叶如霜脱离众人的包围圈,沿着池塘边的小路撤退。叶如霜这时也害怕起来,哭叫道:“爹,救我啊。”叶员外急得眼冒金星,想到这么一闹,女儿的名声是保不住了,但愿还能保住性命。他叹了一口气,大叫:“只要谁能想出好法子,平安救出小姐,老夫重赏白银一百两,如果是……是没成亲的年轻后生,就把小姐许配给他!”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家丁们欢呼一声,又向无缘围了上去。但他们也不敢把无缘逼急了,又怕伤到叶如霜,反而让无缘挥刀砍伤了几个,只好远远地跟着。

  无缘心中暗暗盘算:自己想要脱身不成问题,只是这娇滴滴的美娇娘是带不走了,到嘴的肥肉再吐出去,真是有点不甘心。他见叶如霜这时已经吓得花容失色,更加让人心生爱怜,忍不住低下头,想在她的脸上亲一下……

  突然,“哗啦”一声响,水池中窜起一道水柱,浪花中一条黑影猛地扑到岸边,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无缘的双脚。有人吓得大叫:“水怪!”掉头就跑。无缘也被吓懵了,不知道这是何方怪物。那怪物大叫一声,双手一用力,无缘站立不稳,和叶如霜一起跌入池塘中。

  无缘不识水性,跌入水中就慌了神。他放开叶如霜,扔了砍柴刀,在水中扑腾起来,大叫:“救命!”叶员外也急了,叫道:“快救小姐……”却见水中站起一位男子,手中抱着叶如霜,慢慢爬上岸来。叶如霜只喝了一两口水,并无大碍,缩在那男子怀中,一副幸福的模样。

  叶员外吃惊地看着那人,问:“你就是那个林玉亭?”那人点头答道:“是的,叶员外。”叶如霜站到地上,顾不得浑身是水,就问:“爹,你说过的话到底算不算数啊?”叶员外这才想起自己刚才说过,谁救了叶如霜,就把她许配给谁。

  无缘被家丁们救上了岸,趴在地上直呕清水,刚好听到叶如霜说:“刚才是林哥救了女儿,爹爹你不会不承认了吧?” 无缘猛地直起身来,指着林玉亭叫道:“林哥是你?”林玉亭狠狠地说:“你这贼和尚偷了我的信,又假冒我来约会,我真该淹死你!”

  林玉亭是邻村的渔民,去海神庙敬香时,无意中认识了叶如霜,两人一见钟情。叶如霜经常去庙里烧香,其实就是为了和他幽会。三天前她偷偷写了封信给林玉亭,告诉他叶员外不同意他们的事,约他商量对策。哪知道她在庙中把信给了林玉亭后,林玉亭还没拆开看,就把信给丢了。恰好无心捡到了信。而无心早已观察到他们两人的私情,捡到信后知道是叶如霜写给林玉亭的情书,可那时林玉亭已经离开,只得先把信藏起来。偏偏无心的俗名中也有个“林”字,无缘自作聪明地把“林哥”当成了无心。

  林玉亭弄丢信后,心中急死了,不知叶如霜有什么话要和他说。这几天不管白天还是黑夜,他都徘徊在叶府四周,等着叶如霜出现。刚巧看到无缘劫持叶如霜,知道不能硬碰硬,只能出其不意……他仗着自己水性过人,悄悄地躲在池塘中偷袭。

  事到如今,叶员外已不能再说什么,要不是自己固执偏见,也不会弄出这样的事来。再看这林玉亭虽然出身贫寒,却也是一表人材;更难得的是,他为了叶如霜,不顾危险,有勇有谋,确实不错。叶员外说:“看来老话说得不错,有情人终成眷属,佳偶天成啊!”

  无缘被叶员外派人送入官府,关进大牢。到了这时,他才后悔起来:就算在庙中伴着青灯古佛一辈子,也比关在这阴暗潮湿的监牢中要强得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