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开始记日记#911 茶,银元,走私,鸦片战争



  2019/8/1 星期四 北京

  昨天晚上看完了《中国食辣史》,随机翻出一本《茶—嗜好、开拓与帝国》,看到有一章的标题是“使中国人就范”,引起了我的兴趣。这本书是三联书店《新知文库》中的一本,英国人罗伊·莫克塞姆写的、毕小青翻译的。看了二十多页后困了,放下睡觉。本想今天继续看,谁知上午去了老爸家,然后就是一堆事,参加完奔驰S级轿车晚宴回到家里,已经没有看书的兴致了。

  我喜欢喝茶,也买过一些和茶有关的书,那些书装帧都挺漂亮的,语言也多是散文体,从个人体验角度说着茶的各种好处,说句实话,看那些书除了聊到茶饮时能说出一些似是而非虚无缥缈的感受外,没有什么实在的意义。经验的总结固然重要,这也是学习的必要阶段,但是如果没有科学的归纳,学了半天还是一头雾水。譬如说,龙井茶不是因为皇帝喜欢它才好,而是与它生长的环境也就是水土有关,与它含有的各种元素有关。也就是说有一定的标准在那里,而不是个体的主观体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因为只看了二十几页,莫克塞姆这本书具体说了什么我还不太清楚,但是有一段话却是批判了现在茶饮界一种现象。莫克塞姆说:“饮茶习惯在社会上普及之后,有钱人不可避免地会去寻求’高品味’的茶叶。人们在奢侈品方面总是有一种物以稀为贵的心理。因此生长在高纬度地区的茶叶由于种植困难、产量低而获得高贵的地位。生长在高纬度地区的茶叶毫无疑问味道会更加清雅,但是有些好事者养成了专门到最偏远、最人迹罕至的地方去寻找茶叶的癖好。(这种对几乎无法获得的品种的渴求是中国茶叶历史上反复出现的一个主旋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然高纬度这个说法是莫克塞姆以斯里兰卡、印度这样的地理位置为坐标得到的结论,我们暂且可以不去管他。可是如今对正岩大红袍的追捧和神话、以及古树生普的天价,不就是这种心理在当下的映射吗?不正是用“茶的质量和价格显示一个人的身份”吗?以前好茶都做了贡茶都给了皇帝,现如今没有皇帝,但是能够得到好茶(产量很小的,价格很高的)不是就是以前皇帝的待遇吗?这种心理不仅茶饮界有,中国人的心里差不多都有。我就难免其俗,得到一些好茶的时候,也要嘚瑟嘚瑟的。今年春天,贵州的朋友给我一点据说是完全野生的、产量不过几十斤的茶叶,泡给朋友喝,眼巴巴期待朋友好的评价,朋友夸了,虚荣心也就得到了满足。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使中国人就范》这一章里莫克塞姆说到了中国茶叶的历史,说到了中英的茶叶贸易和银元问题,外国人用银元买茶叶,银元不足了,便用走私鸦片换中国的银元,再用走私获利的银元买茶叶。这样,中国的银元不足了,动摇了银本位的清政府财政根基,于是禁止鸦片,尤其是鸦片走私。莫克塞姆说:“鸦片与茶叶的互换贸易对中国是一场灾难”,鸦片拿走了中国的钱,害了中国人,由此得到的银元还买走了中国的茶叶,中国除了苦难之外什么好处也没落着。这样围绕着因贸易不平衡导致的鸦片走私的争斗,引发了清政府与英国的鸦片战争。所谓“就范”就是那些不平等条约的签订,西方列强用军事力量打碎了清政府闭关锁国的禁令,1858年6月,《天津条约》签订后,鸦片贸易合法化,鸦片进口量增加的同时,也让国内一些人因为鸦片巨大的利润毁耕地种植鸦片,清朝国力愈加羸弱,无可避免的走向衰败。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昨晚读书的一点心得,我喜欢看这样的书,吃喝之事从吃喝之外来看,能体会到更深刻的道理,也就更能认识吃喝的实质。好吃不好吃,好喝不好喝,感性层面的事谁都能体会到,为什么好吃为什么好喝,则需要下一些功夫,如果再能进一步看到吃喝与社会与历史的明勾暗扣,也不枉认了字,上了学,读了书。

  

  图片发自简书App

  96

  董克平日记

  73a4166c 7402 4d16 896b 6092151c255e

  0.3

  2019.08.02 00:47

  字数 1413

  2019/8/1 星期四 北京

  昨天晚上看完了《中国食辣史》,随机翻出一本《茶—嗜好、开拓与帝国》,看到有一章的标题是“使中国人就范”,引起了我的兴趣。这本书是三联书店《新知文库》中的一本,英国人罗伊·莫克塞姆写的、毕小青翻译的。看了二十多页后困了,放下睡觉。本想今天继续看,谁知上午去了老爸家,然后就是一堆事,参加完奔驰S级轿车晚宴回到家里,已经没有看书的兴致了。

  我喜欢喝茶,也买过一些和茶有关的书,那些书装帧都挺漂亮的,语言也多是散文体,从个人体验角度说着茶的各种好处,说句实话,看那些书除了聊到茶饮时能说出一些似是而非虚无缥缈的感受外,没有什么实在的意义。经验的总结固然重要,这也是学习的必要阶段,但是如果没有科学的归纳,学了半天还是一头雾水。譬如说,龙井茶不是因为皇帝喜欢它才好,而是与它生长的环境也就是水土有关,与它含有的各种元素有关。也就是说有一定的标准在那里,而不是个体的主观体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因为只看了二十几页,莫克塞姆这本书具体说了什么我还不太清楚,但是有一段话却是批判了现在茶饮界一种现象。莫克塞姆说:“饮茶习惯在社会上普及之后,有钱人不可避免地会去寻求’高品味’的茶叶。人们在奢侈品方面总是有一种物以稀为贵的心理。因此生长在高纬度地区的茶叶由于种植困难、产量低而获得高贵的地位。生长在高纬度地区的茶叶毫无疑问味道会更加清雅,但是有些好事者养成了专门到最偏远、最人迹罕至的地方去寻找茶叶的癖好。(这种对几乎无法获得的品种的渴求是中国茶叶历史上反复出现的一个主旋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然高纬度这个说法是莫克塞姆以斯里兰卡、印度这样的地理位置为坐标得到的结论,我们暂且可以不去管他。可是如今对正岩大红袍的追捧和神话、以及古树生普的天价,不就是这种心理在当下的映射吗?不正是用“茶的质量和价格显示一个人的身份”吗?以前好茶都做了贡茶都给了皇帝,现如今没有皇帝,但是能够得到好茶(产量很小的,价格很高的)不是就是以前皇帝的待遇吗?这种心理不仅茶饮界有,中国人的心里差不多都有。我就难免其俗,得到一些好茶的时候,也要嘚瑟嘚瑟的。今年春天,贵州的朋友给我一点据说是完全野生的、产量不过几十斤的茶叶,泡给朋友喝,眼巴巴期待朋友好的评价,朋友夸了,虚荣心也就得到了满足。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使中国人就范》这一章里莫克塞姆说到了中国茶叶的历史,说到了中英的茶叶贸易和银元问题,外国人用银元买茶叶,银元不足了,便用走私鸦片换中国的银元,再用走私获利的银元买茶叶。这样,中国的银元不足了,动摇了银本位的清政府财政根基,于是禁止鸦片,尤其是鸦片走私。莫克塞姆说:“鸦片与茶叶的互换贸易对中国是一场灾难”,鸦片拿走了中国的钱,害了中国人,由此得到的银元还买走了中国的茶叶,中国除了苦难之外什么好处也没落着。这样围绕着因贸易不平衡导致的鸦片走私的争斗,引发了清政府与英国的鸦片战争。所谓“就范”就是那些不平等条约的签订,西方列强用军事力量打碎了清政府闭关锁国的禁令,1858年6月,《天津条约》签订后,鸦片贸易合法化,鸦片进口量增加的同时,也让国内一些人因为鸦片巨大的利润毁耕地种植鸦片,清朝国力愈加羸弱,无可避免的走向衰败。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昨晚读书的一点心得,我喜欢看这样的书,吃喝之事从吃喝之外来看,能体会到更深刻的道理,也就更能认识吃喝的实质。好吃不好吃,好喝不好喝,感性层面的事谁都能体会到,为什么好吃为什么好喝,则需要下一些功夫,如果再能进一步看到吃喝与社会与历史的明勾暗扣,也不枉认了字,上了学,读了书。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9/8/1 星期四 北京

  昨天晚上看完了《中国食辣史》,随机翻出一本《茶—嗜好、开拓与帝国》,看到有一章的标题是“使中国人就范”,引起了我的兴趣。这本书是三联书店《新知文库》中的一本,英国人罗伊·莫克塞姆写的、毕小青翻译的。看了二十多页后困了,放下睡觉。本想今天继续看,谁知上午去了老爸家,然后就是一堆事,参加完奔驰S级轿车晚宴回到家里,已经没有看书的兴致了。

  我喜欢喝茶,也买过一些和茶有关的书,那些书装帧都挺漂亮的,语言也多是散文体,从个人体验角度说着茶的各种好处,说句实话,看那些书除了聊到茶饮时能说出一些似是而非虚无缥缈的感受外,没有什么实在的意义。经验的总结固然重要,这也是学习的必要阶段,但是如果没有科学的归纳,学了半天还是一头雾水。譬如说,龙井茶不是因为皇帝喜欢它才好,而是与它生长的环境也就是水土有关,与它含有的各种元素有关。也就是说有一定的标准在那里,而不是个体的主观体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因为只看了二十几页,莫克塞姆这本书具体说了什么我还不太清楚,但是有一段话却是批判了现在茶饮界一种现象。莫克塞姆说:“饮茶习惯在社会上普及之后,有钱人不可避免地会去寻求’高品味’的茶叶。人们在奢侈品方面总是有一种物以稀为贵的心理。因此生长在高纬度地区的茶叶由于种植困难、产量低而获得高贵的地位。生长在高纬度地区的茶叶毫无疑问味道会更加清雅,但是有些好事者养成了专门到最偏远、最人迹罕至的地方去寻找茶叶的癖好。(这种对几乎无法获得的品种的渴求是中国茶叶历史上反复出现的一个主旋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然高纬度这个说法是莫克塞姆以斯里兰卡、印度这样的地理位置为坐标得到的结论,我们暂且可以不去管他。可是如今对正岩大红袍的追捧和神话、以及古树生普的天价,不就是这种心理在当下的映射吗?不正是用“茶的质量和价格显示一个人的身份”吗?以前好茶都做了贡茶都给了皇帝,现如今没有皇帝,但是能够得到好茶(产量很小的,价格很高的)不是就是以前皇帝的待遇吗?这种心理不仅茶饮界有,中国人的心里差不多都有。我就难免其俗,得到一些好茶的时候,也要嘚瑟嘚瑟的。今年春天,贵州的朋友给我一点据说是完全野生的、产量不过几十斤的茶叶,泡给朋友喝,眼巴巴期待朋友好的评价,朋友夸了,虚荣心也就得到了满足。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使中国人就范》这一章里莫克塞姆说到了中国茶叶的历史,说到了中英的茶叶贸易和银元问题,外国人用银元买茶叶,银元不足了,便用走私鸦片换中国的银元,再用走私获利的银元买茶叶。这样,中国的银元不足了,动摇了银本位的清政府财政根基,于是禁止鸦片,尤其是鸦片走私。莫克塞姆说:“鸦片与茶叶的互换贸易对中国是一场灾难”,鸦片拿走了中国的钱,害了中国人,由此得到的银元还买走了中国的茶叶,中国除了苦难之外什么好处也没落着。这样围绕着因贸易不平衡导致的鸦片走私的争斗,引发了清政府与英国的鸦片战争。所谓“就范”就是那些不平等条约的签订,西方列强用军事力量打碎了清政府闭关锁国的禁令,1858年6月,《天津条约》签订后,鸦片贸易合法化,鸦片进口量增加的同时,也让国内一些人因为鸦片巨大的利润毁耕地种植鸦片,清朝国力愈加羸弱,无可避免的走向衰败。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昨晚读书的一点心得,我喜欢看这样的书,吃喝之事从吃喝之外来看,能体会到更深刻的道理,也就更能认识吃喝的实质。好吃不好吃,好喝不好喝,感性层面的事谁都能体会到,为什么好吃为什么好喝,则需要下一些功夫,如果再能进一步看到吃喝与社会与历史的明勾暗扣,也不枉认了字,上了学,读了书。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