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萧敬腾在非洲思考人生,开启了一段永难忘怀的旅程

  白天,广袤的黄漠大地上有着生气勃勃的野生动物,夜晚,闪耀着银河的黑夜与皎洁的月色交织成魔幻的无声交响曲。在《狮子王》的场景辛巴威,我们与狮子合唱团的萧敬腾,开启了一段永难忘怀的旅程。

  在非洲的最后一夜,位于万基国家公园的Little Makalolo营区热闹非凡,这里的工作人员特别为即将于3月30号生日的老萧,准备了辛巴威当地的舞蹈和写上「Happy Birthday Jam 」的生日蛋糕。向来慢熟的老萧,在地球另一端的土地上几乎是不可思议地迅速敞开心房,与当地人一块唱歌跳舞,他脸上漾着不一样的光采,眼角全是笑意。

  萧敬腾在非洲思考人生,开启了一段永难忘怀的旅程

  到非洲从来不是件容易的事。从桃园启程至香港、转机约翰尼斯堡、维多利亚瀑布城等三段国际线,再搭乘一段八人座小飞机,加上转机时间,总共约耗时20个小时,才能到非洲辛巴威的万基国家公园。

  这里是野生动物的天堂,国家公园占地超过14,600平方公里,超过八万头大象在这里自由地生活,以及数量众多的长颈鹿、斑马、瞪羚、鬣狗与非洲野犬。在老萧抵达的首日下午,我们启程前往「Game Drive」的途中,就遇见了狮群,它们虎视眈眈地看着落单的长颈鹿,狩猎失败后,其中一只年轻的狮子缓慢地走向了老萧的车。老萧的眼神里没有一丝惧怕,在那个当下,他不再是舞台上万人膜拜的歌手,也不是金曲奖机智主持的天才,他卸下所有防备,露出最真挚的眼神。纯净的非洲大地,让这个牡羊座的大男孩露出赤子之心。

  正如同Isak Dinesen在《再见非洲》书里所言:「如果你生活在非洲草原,那么,早晨一睁眼你就会感慨:呵,幸好我栖身于此,这个我最应驻足的地方。」

  萧敬腾在非洲思考人生,开启了一段永难忘怀的旅程

  我很容易投入情感,但现在好很多,也不是说冷漠,可能被伤害过吧,会比叫理性。人都有过去,都有过程,要正向引导自己才是对的,不用去管别人怎么看你。

  我不是会主动想看凯旋门或是特别景观的人,可能没有什么欲望在异乡,但看动物还是蛮好奇的,这次会来,可能也是因为很多时候在异地旅行或工作,是天意也是缘分。

  我对非洲的第一印象是小时候媒体或他人灌输给我的原始、落后、需要帮助的国度,但真正踏进这个大陆后,有了很不一样的想法。我是不清楚其他地区的非洲,但至少这个营区的工作人员都很快乐,他们也教了我很多事情。

  对我而言,这次旅行最大的阻碍可能就是飞机吧,当然还是会怕,有时候是感到很不舒服。以前第一次坐飞机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过着几乎每天搭飞机的生活,因为我是抗拒的。前几年很无奈地面对自己的工作要大量搭乘飞机,现在,放空是第一步,不要去想心里的恐惧,当然信仰也很重要,带来心中平静的感觉。

  萧敬腾在非洲思考人生,开启了一段永难忘怀的旅程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初衷是什么,知道当初是被什么打动。一直以来对摇滚乐有非常深的执着跟热情,那才是我想传递的音乐,所以在2016年的时候才会有狮子合唱团的诞生。GG Logo 图样西装外套、绒面双色宽版缩口裤、复古休闲鞋,all by Gucci

  这本与三位心理医生对谈的新书《不一样》,其实是因为拍了《魂囚西门》这部在讲心理医生的故事。出版社和公司都想要延续这个话题,刚好我们的写手就是心理医师,所以一开始就先跟他聊,他等于是第一个跟我交流的。

  一般我们会去想,心理医师都在帮助大家解决烦恼跟困惑,但没有人会去想,心理医师需不需要其他管道得到释放跟解脱。一个成功的心理医师,必须要曾经身为病人的角色,才能够站在病人的角度理解他们的需求。只要在人类开始有思想之后,不管是几岁,我们就会开始有所谓的恐惧,有所谓的喜好,能够分辨是非,那个时候我们的心智跟大脑就开始接受所谓的伤害跟影响。当然有很多严重忧郁症、焦虑症的患者,但每个人活到这么大,一定有个人的恐惧,只是问题大小,和你如何解决。

  很多人都觉得这本书特别好看,因为之前的书可能都是关于旅游,图片比文字多,这次虽然文字也不多,但都是蛮深入的对谈。事实上我对这件事情本来没有抱持任何想法,但是一直听到大家对这本书的认可跟好评,蛮开心的,会想找时间再好好看一次。

  萧敬腾在非洲思考人生,开启了一段永难忘怀的旅程

  从小爸爸就养狗、养猫、养鹦鹉、八哥、金丝雀,所以我们家的人对动物就是很自然地觉得应该家家户户都有吧,但长大后才发现不是这样子。

  大家都知道我养了很多流浪猫狗,最近收养的一只是我去年从内地带回来的狗,他也是流浪的。当时我们在录一个节目,剧组发现河里面有一只狗,是别人丢下去的,想把它淹死,剧组的人把它救起来,在我们拍摄的地方养了一两个月。有一次,工作人员把它抱到我休息室,我其实不太敢主动接触流浪狗,因为会投入很多情感,但都已经抱进来了,只好摸摸、抱抱它,要走的时候就没办法,放不了了。

  我把它带到酒店,帮它洗澡,然后就决定要带它回家。花了好几个月,经过最严格的检疫、结扎,让它坐飞机回到台湾。它叫老鼠,因为这只狗儿长得很像老鼠,行为也像。我对我养的狗狗猫猫没有什么期望,只要它们开心就好,不要在外面风吹雨打,每天吃得饱饱的。

  我大概三四年前有写一个案子叫「猫狗森林」。我希望它是一个像是大家认知的主题乐园,比如说迪士尼或环球,面积大概一半吧,但是只属于猫跟狗。这个机构有几个主要的目的,第一就是抢救所有的流浪动物,我们会拥有全世界最新最健全的医疗设备和团队,无条件收养任何流浪动物。再来就是训练中心,训练动物的专业技能。我们不只是给流浪动物优质的环境和饮食,更要让它们有专业技能,比如说军情犬、救灾犬、导盲犬、表演犬和服务犬,还要打理它们,让它们可以被领养,不然我们无法继续收留其他流浪猫狗,在没有领养的情形下,才会做职业训练。当然还要有娱乐的面向,像是猫狗选美、体能比赛等。这个地方更是只要你有宠物,就可以牵着宠物进园区休憩。

  我们一直有在跟兽医工会沟通想法,但执行起来很不容易,要有资金、要有土地、要有专业人员,大家还都要有一样的目标、一样的中心思想、一样对动物等同的爱,才有机会实现。最终的期许当然就是社会教育,希望可以达到一家一猫一狗的制度,以领养代替购买,这是最完美的。只有这个方法,才有机会让大家重视动物。

  也因为我养了很多动物,知道动物的生离死别非常令人难受,很多人会把动物当作自己的家人或小孩,所以当它们走的时候会火化,或是有其他仪式,台湾在这个方面的机构和知识是非常缺乏的,所以这个园区也有动物的墓园。我知道自己很多想法都很大,所以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和人员一起酝酿努力,希望有一天能够达成目标。

  萧敬腾在非洲思考人生,开启了一段永难忘怀的旅程

  音乐带来喜怒哀乐的情绪不用我说,当我们难过的时候听难过的歌,快乐的时候听快乐的歌,音乐真的影响太大。从小我是听诗歌长大的,那个时候已经在音乐里面,只是还没被启发。真正被音乐影响是在小六的时候,那时因为我不乖、很叛逆,在急躁、过动、调皮的情况下,刚好一个机缘听到不一样属性的东西─正统的摇滚Bon Jovi,发现这样的音乐让我更亢奋、更有精神,也让我对音乐产生兴趣。

  像现在身为《声林之王》《这就是原创》的导师身分,我觉得很好,但问我好不好玩,我觉得很残忍。几年前的我一定哭得一鼻子一脸的,但现在知道,既然有人选择我担任这个责任,就要把它做好。就像我刚刚讲的,看到动物时我可能不会主动地投入情感,要不然会很受不了。以前当导师的时候我会投入很多情感,然后自己很痛苦,现在就是会保持一种状态,因为那是责任,也能够更理性、更中立去判断作品好坏。

  我当然很容易投入情感,但现在好很多,也不是说冷漠,可能被伤害过吧,会比较理性。人都有过去,都有过程,要正向引导自己才是对的,不用去管别人怎么看你。

  就算遇到挫折,无论如何我都会撑下去,怎么样都会从中找到快乐,只是会跟当初想的不一样。其实从入行的那一刻,就跟我心中想的不同。我在出道的时候是摇滚乐团的主唱,本来希望公司可以把团员一起签下来,更希望以乐团的身份出道,但没有实现。后来我听专业人士的意见,因为我很相信专业,我放掉了自己的乐团,不过到现在我们都没说要解散。再来就是,我以为可以成为全创作歌手,但是公司给我的建议是不要,所以我出道的时候是一个流行歌手,第一张专辑头发卷卷的,穿一套英式西装,唱很多别人写的歌,有一些自己创作的,但不多,这样的情况大概持续了四五年。

  直到我开始制作自己的专辑,把自己的意念放在创作里面,公司也非常认可。最快乐的事情是,我在2013年得了金曲奖最佳国语男歌手,那张唱片《以爱之名》是我第一张自己制作的专辑,从那个时候开始有很多真正的乐趣。我知道自己的初衷是什么,知道当初是被什么打动,我一直以来对摇滚乐有非常深的执着跟热情,那才是我想传递的音乐,所以在2016年的时候才会有狮子合唱团的诞生。我慢慢找寻让我做下去的动力,如果都不让我尝试,不能有任何想法,那应该会抹灭一个有智慧跟很有才华年轻人的未来(笑)。

  萧敬腾在非洲思考人生,开启了一段永难忘怀的旅程

  像现在公司签的新人,对于一个艺术家,我的角度跟公司的角度绝对是两极,因为我一定要让他们做想做的事,要不然他们的灵魂会被市场、会被我们的审美给抹灭,甚至消失,然后失去一切。所以我非常坚持听创作人、艺术家心里的理念跟想法,我觉得这非常重要。

  就算人生可以重来,我也不想,因为我现在很好,唯一就是我的阿嬷没有看过我现在的样子:努力工作赚钱,给家里很好的环境、买房子、让家人旅游、让他们过很好的生活,但因为阿嬷已经走了,这点一直都觉得蛮遗憾,但也无能为力。另外一点是,如果重新选择我出道的方式,以乐团的方式出道,我会想看看结果会是什么样子。

  现在的这个阶段,我相信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你有你的任务,你的任务做完的时候,可能就是离开的时候。当你还没做完任务,就是还不会离开,这是我的理解。生命当然会有喜怒哀乐,但珍惜身边美好的事物,等到我的任务结束的时候,人生也没有遗憾,特别圆满。

  萧敬腾在非洲思考人生,开启了一段永难忘怀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