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艾泽拉斯生死录 第35章 渐近的通灵学院

  冰风岗的旅人们知道我们从遥远的南方到这里调查诅咒神教事件,都热情地将这一带的故事,或者可以说是传闻传说,逐一告知我们,以致我们坐在熊熊燃烧的篝火旁边,也不会因无聊而变得过于可怜;他们还把辛苦捕猎得到的黑熊肉奉献出来分享给我们,而当我把熊肉放在嘴边时,竟犹豫了。因为这让我想起了Apple,不知道依巅现在怎么样了。

  她应该到家了吧?假如她到了,那我们之间不仅远隔漫无边际的海洋,还相隔着一棵世界之树的距离一一秦达希尔。

  遥望天际那一弯被瘟疫毒气遮盖的残月,思乡的情愫油然而生。我想念泰达希尔青翠的树木,想念林木间活跃可爱的小松鼠,想念在树林空中飘荡的灵光,想念神圣清澈的月亮井,更想念月神艾露恩恩赐的娴美月光。

  泰达希尔是第二棵世界之树,而第一棵世界之树,则是诺达希尔。早在一万年以前,我们暗夜精灵就在卡利姆多北部,依靠着诺达希尔建立了一个守护大自然的国度。若非海加尔圣战之中抵挡入侵我们的燃烧军团阿克蒙德统帅,这棵世界之树也不会遭到剧烈的毁坏。

  这片久经沧桑的土地,不断遭到邪恶势力的入侵,已经满目疮痍,没人可以挽救我们,唯有自救。虽然不能一蹴而就,但我愿意为了这片土地,为了暗夜精灵,为了联盟,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

  在冰风岗休息了一夜,虽然午夜寒冷无比,但体力总算明显恢复。打开帐篷,映入眼帘的便是惨淡的晨光透过昏黄的浓雾落在满地枯草上。这早晨的天空,如同黄昏一般,却不带半点生色。

  我又查看了赤城叔叔那些毫无动静的魔法点心,再带上干粮,与伙伴们一同启程。

  西瘟疫之地原属洛丹伦王国管辖,是提瑞斯法林地的东部农业中心,自从亡灵天灾降临之后,原本生气盎然的农田沦为了亡灵横行的荒地。为了避免接触不必要的麻烦,我们离开了冰风岗,尽量避开陆路,直接走水路,朝东北部的通灵学院进发。

  

  我们进入的,依旧是那条自北向南的河流,不过现在已经远离塔伦米尔了,我们就不需要潜水了,直接用漂浮术漂浮在水面上行走,这样的好处是不受水流影响,也可避免弄湿衣服。

  河流的源头是达隆米尔湖,中央有个湖心岛,名为达隆岛,而通灵学院就是建造在这个岛上。这块土地原本属于奥特兰克王国的一个巴罗夫富奢家族,这个家族曾经掌握着一大片土地,后来因为他们在一次恶魔战争中向兽人投诚,与联盟作对,经常骚扰侵扰联盟的领地,尤其是达拉然更是深受其扰,最终,联盟才不得不将之击毁。

  之后,这块土地便被克尔苏加德用以建立通灵学院。如果要追溯其历史,那大概有十年了吧。他们在这里秘密传教,吸引并训练教众,带出了许多强大的法师。然而,当时洛丹伦王国的人们,对此还一无所知。直至亡灵瘟疫的散播,这个邪恶的地方才逐渐被人们认知。可是,一切都太迟了。

  从那些旅者的口中,东一凑,西一拼的,我所认知的对通灵学院的历史,大概就是这样。

  越往河流源头走,就越是发现河流浑浊不堪。不知他们都做过些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水飘散着一股怪异的气味,极有可能是在秘密进行炼金实验——从芬倪对此深感兴趣的反应,我基本就略知一二了。

  走到尽头,我们从河边的岩石爬到陆地上,眼前展现的就是宽阔的达隆米尔湖了。

  待续……

  

  燃星

  5078f9cb 5409 4c6b abd7 668f4c97727a

  28.6

  字数 1252

  冰风岗的旅人们知道我们从遥远的南方到这里调查诅咒神教事件,都热情地将这一带的故事,或者可以说是传闻传说,逐一告知我们,以致我们坐在熊熊燃烧的篝火旁边,也不会因无聊而变得过于可怜;他们还把辛苦捕猎得到的黑熊肉奉献出来分享给我们,而当我把熊肉放在嘴边时,竟犹豫了。因为这让我想起了Apple,不知道依巅现在怎么样了。

  她应该到家了吧?假如她到了,那我们之间不仅远隔漫无边际的海洋,还相隔着一棵世界之树的距离一一秦达希尔。

  遥望天际那一弯被瘟疫毒气遮盖的残月,思乡的情愫油然而生。我想念泰达希尔青翠的树木,想念林木间活跃可爱的小松鼠,想念在树林空中飘荡的灵光,想念神圣清澈的月亮井,更想念月神艾露恩恩赐的娴美月光。

  泰达希尔是第二棵世界之树,而第一棵世界之树,则是诺达希尔。早在一万年以前,我们暗夜精灵就在卡利姆多北部,依靠着诺达希尔建立了一个守护大自然的国度。若非海加尔圣战之中抵挡入侵我们的燃烧军团阿克蒙德统帅,这棵世界之树也不会遭到剧烈的毁坏。

  这片久经沧桑的土地,不断遭到邪恶势力的入侵,已经满目疮痍,没人可以挽救我们,唯有自救。虽然不能一蹴而就,但我愿意为了这片土地,为了暗夜精灵,为了联盟,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

  在冰风岗休息了一夜,虽然午夜寒冷无比,但体力总算明显恢复。打开帐篷,映入眼帘的便是惨淡的晨光透过昏黄的浓雾落在满地枯草上。这早晨的天空,如同黄昏一般,却不带半点生色。

  我又查看了赤城叔叔那些毫无动静的魔法点心,再带上干粮,与伙伴们一同启程。

  西瘟疫之地原属洛丹伦王国管辖,是提瑞斯法林地的东部农业中心,自从亡灵天灾降临之后,原本生气盎然的农田沦为了亡灵横行的荒地。为了避免接触不必要的麻烦,我们离开了冰风岗,尽量避开陆路,直接走水路,朝东北部的通灵学院进发。

  

  我们进入的,依旧是那条自北向南的河流,不过现在已经远离塔伦米尔了,我们就不需要潜水了,直接用漂浮术漂浮在水面上行走,这样的好处是不受水流影响,也可避免弄湿衣服。

  河流的源头是达隆米尔湖,中央有个湖心岛,名为达隆岛,而通灵学院就是建造在这个岛上。这块土地原本属于奥特兰克王国的一个巴罗夫富奢家族,这个家族曾经掌握着一大片土地,后来因为他们在一次恶魔战争中向兽人投诚,与联盟作对,经常骚扰侵扰联盟的领地,尤其是达拉然更是深受其扰,最终,联盟才不得不将之击毁。

  之后,这块土地便被克尔苏加德用以建立通灵学院。如果要追溯其历史,那大概有十年了吧。他们在这里秘密传教,吸引并训练教众,带出了许多强大的法师。然而,当时洛丹伦王国的人们,对此还一无所知。直至亡灵瘟疫的散播,这个邪恶的地方才逐渐被人们认知。可是,一切都太迟了。

  从那些旅者的口中,东一凑,西一拼的,我所认知的对通灵学院的历史,大概就是这样。

  越往河流源头走,就越是发现河流浑浊不堪。不知他们都做过些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水飘散着一股怪异的气味,极有可能是在秘密进行炼金实验——从芬倪对此深感兴趣的反应,我基本就略知一二了。

  走到尽头,我们从河边的岩石爬到陆地上,眼前展现的就是宽阔的达隆米尔湖了。

  待续……

  冰风岗的旅人们知道我们从遥远的南方到这里调查诅咒神教事件,都热情地将这一带的故事,或者可以说是传闻传说,逐一告知我们,以致我们坐在熊熊燃烧的篝火旁边,也不会因无聊而变得过于可怜;他们还把辛苦捕猎得到的黑熊肉奉献出来分享给我们,而当我把熊肉放在嘴边时,竟犹豫了。因为这让我想起了Apple,不知道依巅现在怎么样了。

  她应该到家了吧?假如她到了,那我们之间不仅远隔漫无边际的海洋,还相隔着一棵世界之树的距离一一秦达希尔。

  遥望天际那一弯被瘟疫毒气遮盖的残月,思乡的情愫油然而生。我想念泰达希尔青翠的树木,想念林木间活跃可爱的小松鼠,想念在树林空中飘荡的灵光,想念神圣清澈的月亮井,更想念月神艾露恩恩赐的娴美月光。

  泰达希尔是第二棵世界之树,而第一棵世界之树,则是诺达希尔。早在一万年以前,我们暗夜精灵就在卡利姆多北部,依靠着诺达希尔建立了一个守护大自然的国度。若非海加尔圣战之中抵挡入侵我们的燃烧军团阿克蒙德统帅,这棵世界之树也不会遭到剧烈的毁坏。

  这片久经沧桑的土地,不断遭到邪恶势力的入侵,已经满目疮痍,没人可以挽救我们,唯有自救。虽然不能一蹴而就,但我愿意为了这片土地,为了暗夜精灵,为了联盟,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

  在冰风岗休息了一夜,虽然午夜寒冷无比,但体力总算明显恢复。打开帐篷,映入眼帘的便是惨淡的晨光透过昏黄的浓雾落在满地枯草上。这早晨的天空,如同黄昏一般,却不带半点生色。

  我又查看了赤城叔叔那些毫无动静的魔法点心,再带上干粮,与伙伴们一同启程。

  西瘟疫之地原属洛丹伦王国管辖,是提瑞斯法林地的东部农业中心,自从亡灵天灾降临之后,原本生气盎然的农田沦为了亡灵横行的荒地。为了避免接触不必要的麻烦,我们离开了冰风岗,尽量避开陆路,直接走水路,朝东北部的通灵学院进发。

  

  我们进入的,依旧是那条自北向南的河流,不过现在已经远离塔伦米尔了,我们就不需要潜水了,直接用漂浮术漂浮在水面上行走,这样的好处是不受水流影响,也可避免弄湿衣服。

  河流的源头是达隆米尔湖,中央有个湖心岛,名为达隆岛,而通灵学院就是建造在这个岛上。这块土地原本属于奥特兰克王国的一个巴罗夫富奢家族,这个家族曾经掌握着一大片土地,后来因为他们在一次恶魔战争中向兽人投诚,与联盟作对,经常骚扰侵扰联盟的领地,尤其是达拉然更是深受其扰,最终,联盟才不得不将之击毁。

  之后,这块土地便被克尔苏加德用以建立通灵学院。如果要追溯其历史,那大概有十年了吧。他们在这里秘密传教,吸引并训练教众,带出了许多强大的法师。然而,当时洛丹伦王国的人们,对此还一无所知。直至亡灵瘟疫的散播,这个邪恶的地方才逐渐被人们认知。可是,一切都太迟了。

  从那些旅者的口中,东一凑,西一拼的,我所认知的对通灵学院的历史,大概就是这样。

  越往河流源头走,就越是发现河流浑浊不堪。不知他们都做过些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水飘散着一股怪异的气味,极有可能是在秘密进行炼金实验——从芬倪对此深感兴趣的反应,我基本就略知一二了。

  走到尽头,我们从河边的岩石爬到陆地上,眼前展现的就是宽阔的达隆米尔湖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