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博app

小说:死去的老陈头,手里的打狗棒动了一下,我知道可能要诈尸

  小说:死去的老陈头,手里的打狗棒动了一下,我知道可能要诈尸

  吃完饭我们送走胖子,过小子和李刚,也回家睡觉去了,我这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

  经历了大厦的事情,再加上喝了很多酒,我也是困意袭来,回到屋倒炕上就睡着了。

  在我迷迷糊糊之间,听到大喇叭的响声,我心里合计咋回事,这是谁家死人了?

  忽然我听到我爸叫我,“唐河,唐河,你快醒醒,老陈头死了,让你去给看看。”

  “额?”

  我晕乎的睁开眼睛,栽栽塄塄坐起来,看着我爸说道:“老陈头死了,不是有看尸的么,为啥让我去给看?”

  我爸拍我一下说道:“人家说了就去看看吧!看尸的他家找了,阴阳先生也找了,就寻思咱屯子你懂的多,去给帮帮忙。”

  我点了点头说道:“哦,那好吧!我这还没睡醒,一天事可真多。”

  我晃晃悠悠站起来,跟着我爸向外走,雪儿她们四个说道:“唐河,我们陪你一起去吗?”

  我回头看了她们一眼,摇头说道:“你们跟妈给家吧!一个死人的事,你们就别去了。”

  “嗯”

  四个丫头点头答应,我这才和我爸出门,来到老陈家的时候,在大门口就听见哭声,还有烧纸钱的味道。

  我和我爸走进当院,陈老三看到我们来了,走过来说道:“哎呦,兄弟来了,刚才让我大叔去找你,姐夫这什么也不懂,寻思找你给我帮帮忙。”

  我到现在还没醒,迷糊看着他说道:“阴阳先生和看尸的都找了,还能有啥用我帮忙的,我帮你喝酒还行......”

  陈老三屯子论我叫姐夫,跟他说话也没啥正经的,另外老陈头八十多岁了,虽然是死人也算老喜丧。

  “喝酒就喝呗!姐夫啥时候差过酒。”

  陈老三说完,我和我爸进屋,人在外地下停着,我爸鞠了三个躬,我给磕了三头,死者为大么!

  完事我和我爸进屋,不少人在给叠纸钱,阴阳先生坐在桌子前,再给写挽联字还不错,阴阳先生抬头看一眼,然后惊讶的站起来说道:“你......你是唐大仙吧!”

  我看着这个戴眼镜的老头,想了半天也不记得他,但我还是点了点说道:“嗯,是我,先生咋认识我的?”

  阴阳先生走过来,跟我握手说道:“哎哟,你给取出的小鬼孩,和我是一个屯子的,当初我在他家看过你。”

  “哦,原来是这样。”

  我点了点头说道。

  阴阳先生笑了笑,“唐大仙你先坐着,我把挽联写完再唠。”

  我点头说道:“嗯,快忙吧!”

  在我们唠嗑的功夫,窗户外面放着个梯子,陈老四家的小子,淘气爬到梯子上去了,有人在外面就喊:“哎,那孩子,你快点下来。”

  我和阴阳先生回头看去,我俩也同时喊道:“哎,外面的人,快把那孩子弄下来,老头殃子落在窗框上了......”

  可还不等我俩说完,那孩子就掉下来了,“咕咚”一声摔得挺重,外面有人就喊:“哎嘛,这孩子咋的了,口吐白沫还抽......”

  我和阴阳先生,赶快跑了出去,来到孩子跟前一看,阴阳先生直拍大腿,“哎呀!这孩子让殃子打了,落那么高的地方,他爬梯子上去,这也真是该着了。”

  有人就说道:“先生,那你赶快给整整啊!”

  先生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去刮些茅坑底壁上的陈年老粪来,放在青瓦片上烧了给他吃下去。”

  “我靠,不是吧!咋这特么的恶心,先生还有别的办法吗?”

  老陈家的人一听,很不情愿的说道。

  院子里的人也直摇头,对于这种方法不认同,就连我都觉得很恶心,但我知道这确实好使。

  先生摇了摇头说道:“这方法既快又有效,别的办法我一时想不起来。”

  这时先生回头看见我,笑着站起来说道:“唐大仙,他们觉得我的方法恶心,要不你给帮帮忙吧!”

  陈老四也走过来说道:“兄弟,你就给看看吧!吃大便的方法,哎嘛,还不别用了。”

  我听完陈老四的话,差点被他给逗乐了,那特么那是吃大便,那叫人中黄好吧!这个货当然不懂,我也没跟他解释。

  我低头想了想说道:“先把孩子抬屋去,然后把他衣服脱下来,拿家去用大铁锅煮,烧三个开就没事了。”

  大家把孩子抬屋去,我先给他抽搐止住,又让人打水给他擦了擦,陈老四给衣服扒下来,抱着往家里跑去。

  阴阳先生佩服的说道:“还是唐大仙厉害,这方法我又学一招,比我那办法可强多了。”

  我看着先生笑道:“这也没什么,殃子就是人死最后一口煞气,这孩子刚才无意碰到了,由于时间短不会进入体内,所以只要把沾染煞气的衣服,用开水蒸煮就可以了,时间长还是你的办法管用。”

  “哦,原来是这样,刚碰到的好使,那我就知道了。”

  阴阳先生,别看是个小老头,但在我面前好像学生,可以说相当的尊重。

  通过这件事,我和阴阳先生熟悉了,再屋里唠的挺好,看尸的老王头也进来,看我俩唠的挺欢,也跟着我们侃起来。

  这老王头也有七十多岁,知道的东西可真不少,七百年古八百年糠的,我们山南地北的瞎侃,就在我们唠嗑的时候,陈老四家的孩子醒了,坐起来和没事人一样。

  他妈过去拍着孩子,问东问西的查看,孩子说就是睡了一觉,根本就没什么感觉,陈老四媳妇才放心。

  这时候,陈老四跑回来问道:“孩子好了吗?我把衣服煮了三遍,现在还在锅里煮着哪!”

  他媳妇拎着孩子下地,对他说道:“好了,一点事也没有,这可多亏了兄弟啦!”

  陈老四跑到我跟前,一个劲的鞠躬道:“谢谢老弟,谢谢老弟......”

  我摆手说道:“你们可别客气了,该忙赶快去忙吧!”

  陈老四点了点头,“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外面的事还挺多,我先去忙活啦!”

  “喵”

  “汪汪”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外地传来猫狗的叫声,吓得看尸老头一蹦,就跑了出去喊道:“谁家的猫狗,赶快把它们轰出去。”

  猫在前面跑,狗在后面追,围着老陈头的尸体,就转开起了,大伙强把火给撵出去,可这时老陈头手里,拿着的打狗鞭子,突然动了一下子,我知道这可要坏事......